#16:作为筛选器的街道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6%EF%BC%9A%E4%BD%9C%E4%B8%BA%E7%AD%9B%E9%80%89%E5%99%A8%E7%9A%84%E8%A1%97%E9%81%93.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6:作为筛选器的街道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六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41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我喜欢听着播客在街道中行走的习惯引发了我对于线下不可替代的体验的思考。在数字生活不断侵蚀线下生活的现在,我们缺乏的是处理线上线下生活的关系。我喜欢的城市中复杂的、被高度人为干预、被组织和挑选的地方。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我有一个习惯是听着播客在街道中行走,具体比较深层次的原因我不太了解,但是我总是能够从这样的行走中放松自己,并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这引出来一个我一直很想聊的话题,也就是什么是线下不可替代的体验。 据说启蒙时期的一些作家就很喜欢在城市中行走,可能行走能够带给他们灵感,这种效果很类似于与人交谈的影响,通过接触不可预期的,未经修饰的内容让思维跳出固定的循环。本来来说这样的发现行为也不一定完全依靠线下体验来做,网络其实本来也是可以的,但是网络的过滤气泡影响往往大过我们的预期。 我更关心的是当我期待去线下体验的时候,我应该去哪里。城市的组织形式有其特有的复杂性,历史的延续和现代人的改造让城市的某处位置成为现在的样子。所以复杂性是我在考察一个地点是否值得去的一个重要的考察因素。 我相信喜欢线下发现的人不会喜欢逛开发区或者购物中心,它们正是不能满足我提到的复杂性的例子,缺乏文脉的延续和冲突带来的影响,让这一处地方所带来的信息密度很低。 而我听反转电台第一期主播们在聊什么是一个好的书店。力推的是北京的万圣书店,大多数书店都没有像万圣书店一样有过对信息如此高度的组织。在万圣书店中,书不是被分为古典文学和当代文学,而是被更加专题化的被分为类似「人类合作秩序」的一个个话题。它是被高度人为干预的,被组织和挑选的。 这种挑选在数字社会有很好的映射就是网易云歌单或者豆瓣豆列。它们的存在是对几乎无限信息的一部挑选,作为个体我们要做的是信任他们的选择,再从中挑出我们喜欢的内容。不管是书店,展览,还是城市规划或者街道上的存在的门店,又或者城市特定空间中人的生活方式,它就像是一种一直在迭代的筛选器,帮助着我们处理复杂性。 另外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我们好像非常快速的已经接受在数字空间无论是编辑还是算法影响我们的筛选器作用,而对于实体空间,我们慢慢把它看做正在消亡的纯粹功能空间,对于数字空间与实体空间的认知变化的如此之快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 最后我想说的是街道是真正的随机增强现实。在狭义的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被定义以前,我更倾向于把在电影院看电影等类似的活动当做虚拟现实,现在的虚拟现实也是,他们的终点是在某一个时间段替代感官从而让我们达到某种状态,尽可能的削减干扰信息是必须的。 而线下的体验是对我们自己现实的增强,不可预期的内容和叠加的信息让我们的感官一次次的被打扰。这就像是李如一在《一天世界》会员通信:第二块屏幕(2018.05.06)说的,阅读时尽可能的淫乱,在写作时专注。而大多数人所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始终处于被控制的「专注」之中。 这或许可以用来解答上面我提到的所谓旅行应该如何旅行,旅行的目的不同可以被分为度假、游学、旅行。而只拿旅行来说,我更倾向于去往那些陌生的,复杂的,且被高度人为干预、被组织和挑选的地方。他们可以是集市,是街道,是公共出行与集聚城所,可以是很多有碰撞的地方。 在我看来,不断的思考旅行是我们生活所必须的,它带领我们处理线上和线下生活的关系,我不希望看到的是 大多数人已经在线上被剥夺了控制自己的权利,在线下也依旧只是完成功能性需求,或者被趋势着抵达。作为筛选器的街道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这样的复杂性,这是我对我这个爱好的解释。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5:个人信息输入自动化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5%EF%BC%9A%E4%B8%AA%E4%BA%BA%E4%BF%A1%E6%81%AF%E8%BE%93%E5%85%A5%E8%87%AA%E5%8A%A8%E5%8C%96.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5:个人信息输入自动化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五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37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我聚焦个人信息输入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在面临非常多的信息源,它们没有被有效控制又抢占着我们的时间,我试图通过整理,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信息输入系统,来达到一种状态,我可以通过有限的几个工具进行输入,我知道我应该从哪里找到优质的内容,并且有信心持续发现和消费好的内容,我可以不担心我会错过好的内容,也不用担心我因为转换终端而结构性丢失内容。我可以找到属于我自己的消费场域,当我选择进入的时候,我能够持续进行输入。 现有的信息输入系统问题 理想的个人信息输入系统的原则 个人信息输入自动化 总结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一、现有的信息输入系统问题 大多数人都有很多个终端,手机、电脑或者 Pad,但是大多数人没有掌握一项在数字社会生存的基本技能,也就是对信息消费的管理能力。我在很多篇文章里面都提到过文化消费的话题。如#10:被设备控制的阅读习惯 | infoier | 设计乘数, 非虚构文化消费与缓解焦虑 | infoier | 设计乘数,还有 设计师的文化消费分类,我都是在试图解决每个人面临的信息过剩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每天都需要消费信息,或者说对于文化的消费,大多数情况下就是我们对于信息的消费,而这样的消费不仅构成了我们的主要的娱乐来源,也构成了作为设计师的生产力内容的大部分输入来源。 如果我们不有效的控制信息输入的来源,对于信息过载、无法进行筛选的的内容我们可能就会丧失自己信息输入的主导权。 主导权的丧失,会让我们很容易就迷失在信息消费之中,不是被各个应用的 Feed 吞没,就是被标题突出且贩卖焦虑的营销文字所吸引而难以思考。而我发现在信息的输入、消费和归档的过程中,有这样几个问题: 信息输入多源头,多终端 发现不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信息发现和消费同时进行 通知没有进行管理而将我们 淹没 喜欢的内容无法进行跟进 收集的内容没有进行归档 首先第一个问题:信息输入多源头,多终端。这可能是一个现状,而且很多人不会觉得它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我看来,信息的多源头和多终端输入,就很有可能导致我在播客 #10:被设备控制的阅读习惯 | infoier | 设计乘数 提到的包括被设备控制信息输入内容的问题。当我们使用手机的时候,我们会不经思考的打开微信,然后打开朋友圈,在看完朋友圈之后,我们可能会打开类似知乎的 Feed 流应用,这一切的行为都是没有经过思考的。 但是当我们使用电脑的时候,我们可能是另一套操作习惯,可能明显的刷朋友圈的行为减少(可能是平台不支持),但是更有动机打开浏览器去查看收藏夹中的内容或者根据个人的习惯进行操作。这会导致我们如果离开了桌面的条件而长时间的外出出差,我们会进入一种完全有异与平常的信息输入方式,并不是信息输入方式的「改变」是不好的,我觉得问题在于是否有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种异于平常的信息摄入状态。 而信息的输入源头过多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来说使用 RSS 订阅阅读的人可能是很少的,我们通常的信息输入入口可能数都数不过来,我们会被朋友圈的文章吸引,也可能根据不同的习惯使用各种类型的内容应用,多入口带来的问题是每个入口由于甚至 App 拜访层级的原因,都可能带来打开频次的变化,而不是根据内容优劣来进行区分,这在我看来是难以接受的。 另外信息的多源头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会让信息的消费者更倾向于,或者被限制于在某一个平台上消费内容,甚至有的平台不允许进行外链,这是邪恶的,比如微信,我在 Open Web 再死亡 | infoier | 设计乘数 这篇文章中有提及。 第二个问题:发现不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发现不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伴随着内容的诞生,而在互联网出现之后被无限的放大,最终完全的成为了一个许多人明明知道,但故意忽略的问题。 对于信息的发现,我们基本完全交给了搜索引擎和算法来做。我有看到过这样的言论,说谷歌放弃 RSS 的原因是他们的产品哲学中,是相信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来解决内容发现的问题的。在互联网早期,我们还可能用 RSS 来管理自己的信息源,但是内容生产是在太多了,只好交搜索和算法来做。这在我来看是迁就大众的做法。 正由于搜索引擎的列表排序的机制,加上算法带来的 Filter Bubble 的影响,更加上一些企业抛弃 Open Web 的理念(如微信、得到),将内容锁死在应用内部,导致好的内容也无法被检索,且这可能是作者不愿意看到的。让我们越来越难以发现自己想要的信息。 第三个问题:信息发现和消费同时进行。第三个问题是 Feed 的原罪,我们现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碎片内容消费被 Feed 瀑布流所占据,它可以让我们比较快的浏览发生的内容,而这种在我看来只适用于阅读碎片新闻和短小言论的信息浏览格式被使用到了许多地方,在浏览 Feed 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感兴趣,一般的用户可能会立刻点击进入开始阅读,可能十分钟之后再次进入到 Feed 中。 这里产生的问题是优质的内容和一般的内容没有被归类,对于个人而言,我们在阅读状态的时候,其实是只需要优质的内容的,甚至在我们订阅一些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哪些是必读,哪些是选读的。可 Feed 把这些内容都混杂在了一起。现在的 Feed 流设计是在用分组来进行补救,稍后阅读也可能可以部分解决这部分问题,但这也并没有很优雅的解决,有多少稍后阅读的应用是稍后不会打开的。 他们不会被打开的原因不仅是应用本身设计的可能问题,而更多是使用者本身没有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信息消费顺序或者系统。 第四个问题:通知没有进行管理而将你淹没。好像每一个应用都想给我们通知,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在用户数量的增量已经大大放缓的现在,应用或者网站都在做用户每天 24 小时的零和博弈,而微信又已经必然的分去了好几个小时。通知是一个最粗暴而又最打扰用户的方式。 多数情况下,除了 IM 消息(其实有很多 IM 消息也不包含在其中)和即时性很强的新闻,我们不需要即时的消息立刻通知我们,但是遗憾的是,什么时候给我通知,通知什么,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权利被产品的运营者所掌握着。 用户能够选择的仅仅是对通知的“是或者否”,而不能精确到我具体的内容,或者给予通知进行更精细的分级,这对于有信息输入要求的用户是很大的问题。 第五个问题:喜欢的内容无法进行跟进,第五个问题已经开始接近信息的归档,现状是,及时我们能够非常有效的管理我们的信息输入,但是我们难免会和人交流的时候接受别人的推荐,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事情,比如我对于台湾摇滚音乐从来没有过了解,我有一个朋友恰好是很资深的台湾摇滚乐迷,当她向我推荐一个乐队的作品时,我应该是有一个地方放置我之后想要跟进的内容的。 而大多数情况下是,我们可能在当时的情境下聊的正酣,但由于一个电话我们的谈话被中断,之后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我之后即使闲下来,也很难想起我们之前的谈话,可能某种契机或者大脑的提醒我会想起来,但是这样的仅仅依靠记忆的对内容的管理在我看来是及其低效而不合理的。 第六个问题:收集的内容没有进行归档。第六个问题其实在我看来是最好解决的,也就是信息归档的问题,我们经常性的会有一个想法,或者在什么地方看到一个好的文章,或者一个人言论,甚至一张很漂亮的装饰画。 他们的内容主题迥异,发现的平台也很不一样,甚至格式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可能顺手摘抄进自己的笔记本,或者使用浏览器的「收藏夹」,或者某个应用给你提供的「收藏」功能。这样的收藏在每一个应用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你也只有打开这个应用或者网站才能找到这些被「收藏」的东西,这样说起来,这个词并不贴切,应该用「埋葬」会更加合适。 二、理想的个人信息输入系统的原则 上面提到了的问题,不仅包括信息输入的问题,也包括数据的搜索,归档问题。这几个问题都非常关注,而且也期望或者正在建立这样的自动化系统。这样的系统在于,它能大大降低由于我们作为人的状态波动而导致的风险。 这样的风险的来源可能是我们由于过于劳累,由于突发原因没有休息好,或者某种客观限制带来的,个人的自动化系统能够让我们在状态不好的时候,也能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而在聊具体的信息自动化系统之前,我想先列出我认为比较理想的信息输入系统大体的描述应该是怎样的,他们分别是: 有限信息来源平台 不会陷入 Filter Bubble,持续发现新内容 不错过任何自己关注的信息源 合理利用不同终端的特性 内容发现和内容消费分离 首先是有限信息来源。我们可以例举一下我们一天中看内容的来源,可能是 Kindle,可能是新闻软件,科技媒体,朋友圈分享,群分享等等,而我这些内容,都是恰好在每一天的注意力战斗的幸存者,由于某种巧合的原因被我们看到,而我期望的是,我去看的内容是在仅有的几个平台的,我能够明白我为什么要看它。 第二点是是很自然的风险系统性防范,让自己初步陷入任何的 Filter Bubble,持续发现新的内容。当我要满足上面提到的第一点,有限的信息来源条件时,我必须要保证我即使每天只看少数几个平台,我也不会陷入只看这个平台「生产」的信息的状态中。有的人可能只看纽约客,它的确可以很深度的阅读,但是它可能很难听到其他媒体的声音,我需要的是全互联网内容的输入,而不是一个自造的 Filter Bubble 第三是我不希望错过任何一个自己关注的信息源。有很多的内容是持续产出的,比如我关注的某个人有新的动态,或者某个我想看的纪录片有新的一集,看最新的,自己最关注的内容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需求。而解决类似的问题现有的方法普遍是使用通知,而通知主要存在的问题分别是: 即时性。有些时间需要即时通知,有些不需要 重要性。有些通知是重要的,有些不是 类型。有些是娱乐订阅的通知,有些是资讯的通知,现在没有做好的区分 这里需要做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通知体系,来保证不错过任何自己想要关注的信息源,但是又不被无效的信息打扰。不抱歉,系统提供商和应用产品提供方都只是想怎么占用你更多时间,你得自己做这件事情,现在并没有现成的好的解决方案, 合理利用不同的终端特性。我在这篇文章这意识到了这个问题#10:被设备控制的阅读习惯 | infoier | 设计乘数,当时我的想法是期望我能够将任何场景下,不管我是比较静止的坐着,还是我在移动中,都能够输入一致的信息,在现在看来,我觉得也是不太合理的,我觉得理想情况下,是在我们「有意识」的条件下,注意这里是有意识的,在不同的场景下我们能够消费有价值的信息,充分利用不同终端和场景的特性和优势。 内容发现和内容消费分离。这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来说,只有在看电影的时候是纯粹的内容消费,其他情况下,特别是文字内容的摄入情况中,我们很多时候由于 Feed 的存在,导致我们一边在发现内容,一边在消费内容。内容质量的混杂是对我们精力最大的损耗。 三、个人信息输入自动化 3.1 分离内容发现与内容消费 要分离内容发现和内容消费,我们首先有弄清楚的是我们哪些行为是内容的发现,内容的发现是我们随意的浏览,交流、生活中的许多事情,这些信息有的很好,有的不好。而内容的消费,是我们消费内容最重要的环节,去发现内容是相对容易的,而消费内容时,我们需要不需要思考我们应该看什么,而是应该达到的状态是,我知道这个盒子里都是好东西,我只需要去输入就好了。这里的启发来自于少数派的一篇文章信息输入自动化 – 少数派。 3.2 资讯长文自动化 首先要讲的是资讯长文的自动化,这也 是除开书籍阅读之外,我花最多时间的阅读形式,但是它是相对难进行管理的,问题在于它的发现渠道是在太多了。我看的内容,通常是一些科技媒体,如 36氪_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还有爱范儿 · 报道未来,服务新生活引领者。有一些行业报告,如企鹅智酷,也有个人博客,如一天世界,有想要跟进的采访报道,如Interface Lovers | Interviews,也有一些公众号的文章,或者微博,Twitter 的人的动态,这里的入口特别多。 而我做的第一步是,将科技新闻,通过即刻 App 进行订阅, 因为即刻的产品特性,他能够自动抓取比如科技媒体、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文章,这样一些我平时即使错过也没有关系的内容,全部转移到即刻上 对于深度的内容,如我提到的一天世界博客,Interfacelover 采访更新,一些 UED 团队的文章更新,或者另外的我想要看的内容,我会通过 Feedly 订阅,然后链接 Reeder 的,这样来让自己在 Mac 和手机上同时看到优质的信息 对于一些特殊的没有提供 RSS 订阅的内容,我会使用 Feed43 这样一个免费的工具来自己手动创建一个 Feed,再使用 Reeder 订阅。 对于一些会员通讯,如通过邮件形式发送的内容,我会将它转发到 Instapaper 这样一个稍后阅读的软件,再通过 Instapaper 自动同步到 Reeder 上。 对于设计类内容,我会使用 Chrome 上的主页插件 Muzi.li 来进行阅读查看,而它只支持电脑上,相对静止的状态时浏览,这也是我对桌面浏览的认同。如果看到好的内容,我会转到 Instapaper,然后在 Reeder 上进行阅读 所以从上面的方法,我的资讯长文的输入,只需要三个入口,分别是即刻、Muz.li 和 Reeder。而其他的内容,都是通过软件之间的自动协作来完成的配合,它虽然不优雅,但是这也是 Open Web 的迷人之处。 而这三个入口中,即刻更偏向于移动端浏览资讯,这也是符合习惯的,在碎片时间,我们更擅长做发现内容的事情。Muz.li 让我可以在工作状态下,完全的进入只浏览设计内容的状态,这也是更偏向于桌面使用的。而 Reeder 是当我想要进行深度阅读的时候,我知道只有打开,就会有我已经挑选过的内容等着我,我只需要输入就行了,不会有任何的劣质内容干扰。 3.3 移动带宽自动化 我觉得播客的复兴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在移动中,我们的眼睛无法完全专注于文字内容或图片视频内容的输入,而脑带宽必须被占用,就像内存一样,在 Mac 闲置的时候,处理器和内存会进行文件整理,Spotlight 索引的创建,而我们完全可以将听觉带宽使用起来,播客是比较好的途径。 而这里的发现是相对纯粹的,播客的发现一方面来自于上面提到的资讯入口,一方面的发现就来自于 Podcast 的推荐。而消费工具,我使用的是 Castro,也是上面提到的那篇少数派的文章,和李如一经常提到的一个播客客户端,它的一个 Playlist 的产品理念,是只有对内容消费很有思考的人才会做的。 3.4 深度阅读自动化 深度阅读是我们必须坚持,必须一直做的事情,而且我非常推荐阅读好的非虚构的书籍,尤其推荐好的教科书,如戴维·迈尔斯的《社会心理学》等,但是既然是自动化方法,这里的重点应该是如何发现和消费。 发现方式依旧是上面资讯输入的三个入口,加上播客的入口,通过入口中资讯的打磨,我们是完全有信心持续发现好的书的。而发现的途径,还需要加上豆瓣,毕竟它在中文书籍中的参考价值还是比较大的。 而消费的入口,则是 Kindle,尽可能的书籍电子化会让你更好的归档、标注和搬运。 3.5 视频内容自动化 视频内容的发现依旧可以是上面提到的平台,还应该包括的是 IMDB,但是我上面提到的豆瓣和 IMDB,他们不会参与到内容的推送中,所以他们其实是内容消费时的一环,但是不会给我的信息输入带来更多的影响。 但是由于视频「追」的属性,我会引入一个新的工具,iShows TV/Movies,它们可以比较好的做「影像」内容的管理,而消费途径,由于版权问题,现在没有找到一个好的途径在同一个入口进行消费,不过这和书籍的管理是比较类似的。当你知道你要看什么的时候,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接近解决了。 3.6 线下体验自动化 线下体验也是信息输入非常重要的一环,展览由于它的现场感和布展策略,体验一直非常不可替代。而这同样可以通过上面我提到的,尤其是即刻进行内容发现,将 Mars、iDaily Museum、豆瓣同城的内容进行订阅,辅助进行管理。来指导城市生活的时候,比较短时间的出行城市发现,或者比较长时间跨度的旅行。 3.7 兴趣管理与物质消费自动化 还有许多很个人的内容,比如音乐、游戏,或者物质消费的类别,如服装、电子消费品,美食等。这些生活兴趣类的内容,同样可以使用上面同样的方法进行管理,而当你知道你要消费什么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接近解决。 3.8 放弃平台 做完上面的改造之后,我已经基本把我的内容消费,甚至物质消费都已经解决了。它包括资讯长文、移动带宽、深度阅读、影音视频、线下体验、兴趣和物质消费。这种信息输入自动化系统的建立,也基本保证了我上面提到的理想的信息系统的原则: 1. 有限信息来源平台 基本只有即刻、Muz.li、Reeder、Castro、Kindle这样几个主动输入内容平台,其他手机上的内容推送类应用全部卸载,退订所有公众号,或者只有在主动使用,比如搜索、订旅行机票时才打开。 2. 不会陷入 Filter Bubble,持续发现新内容 由于我的订阅源是全平台的,如即刻和 Reeder,它会得到这个平台生产的内容,还有这种平台、内容相关的信息。而如果是交流过程中意外得到的感兴趣的内容,我会使用 Instapaper 稍后阅读来提醒 3. 不错过任何自己关注的信息源 我不再需要打开任何 App,也能得到我之前订阅过的内容,而且这些内容是已经被划分过重要程度的 4. 合理利用不同终端的特性 即刻、Castro 是我在移动中才会打开的,Muzli、iShows TV 是我在桌面端有意识打开的,Reeder、Kindle 是我在想要进行深度阅读时不需思考打开的工具,而它们是跨终端 5. 内容发现和内容消费分离 即刻、Muzli、Podcast豆瓣等成为发现工具,Reeder、Castro、Kindle 是纯粹的消费工具 虽然它们有这么多好处,其实我也要放弃一些东西,而最大的损失就是个性化推荐,因为平台如 36kr,微信 已经不再能够了解到你的阅读习惯给你个性化推荐。而这也是我乐于接受的,我不要你给我量身定做的气泡。 另一个放弃的是,平台提供的只有平台有的东西,如 Ranking 排名机制。同时平台的内容,是以话题为入口的,如Medium 会有文化、设计、技术的标签,但个人订阅,通常是以个人为标签,你关注的是这个人而不是这个平台上的内容。 但就像我在文章 为什么设计师需要有自己的独立域名博客 | infoier | 设计乘数 说的一样,我认为设计师需要有自己的独立域名博客 1.不依靠任何第三方平台可以使内容真正的独立。固然平台会给平台上的内容带来正的效应,但是平台的衰落同样会让平台的内容随之贬值,我记得我还在QQ空间和人人上写过文章呢,那些读者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受众了。内容的独立会让内容本身不因平台的兴衰而影响自身的价值。 2.博主之间的交流比闭环的平台产品圈更加自由。通过任何浏览器都能访问的内容比只能从微信搜索的内容会更加自由,对于博主与读者也是一样。 3.博客作为思考与知识的沉淀区别于其他社交产品。人的闲暇生活不只是进行文化消费与消遣社交,发布内容不仅仅是关于自己的生活状态,博客本质上来说更多是做高质量的内容发布与个人形象塑造。为什么不在微信公众号上写文章?原因见上一条 而我也更推荐关注个人,而不是被平台包装过的没人人格特征的内容,或者封闭的平台中的内容。这是数字时代独立生存的基础觉悟和技能。 总结 上面我提到了现在每个人信息输入的系统性问题,然后我聊了聊我认为理想的信息输入系统时怎样的,最后我提出了我自己的信息自动话系统。在亲身使用的一段时间以来,我能够明显感觉到我的内容输入质量变高了,在消费内容的时候没有那么多阻抗。 更重要的是,我不再因为内容而焦虑,我知道我应该从哪里找到优质的内容,并且有信心持续发现和消费好的内容,我不担心我会错过好的内容,也不会担心我因为转换终端而结构性丢失内容。而且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消费场域,当我选择进入的时候,我能够持续进行输入。 当然,信息的输入系统还有持续的优化空间,而且我也有朋友同样在思考这样的事情。同时我也在关注如何建立个人的检索系统、内容归档系统、个人 CRM 体系,交往系统等等。 对这些问题的好奇的原因我觉得完全来源于我觉得对觉知的追求,知道自己的行为的原因,并且有意识的进行改造。我想用一段话来结束,我觉得也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Know yourself, Hack yourself.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4: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4%EF%BC%9A%E5%BF%83%E7%90%86%E6%B2%BB%E7%96%97%E5%B8%88%E7%BB%99%E8%AE%BE%E8%AE%A1%E5%B8%88%E7%9A%84%E7%A4%BC%E7%89%A9.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4: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四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33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阅读欧文·亚隆的《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的一点感想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一)引子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二)沟通与联结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三)过程与决定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四)机制与方法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五)意义与价值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一)—引子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二)—沟通与联结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三)—过程与决定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四)—机制与方法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五)—意义与价值 参考: 《心理学是一种高杠杆的礼物》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BYM播客 认知行为 苏珊·桑塔格 当代艺术需要被公众理解吗?》 《未来简史》 “机会成本” 《闲暇与时间管理》 《艺术与视知觉》 格式塔心理学 《设计思考路径的塑造》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3:双拼 Hack 自己的禅意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3%EF%BC%9A%E5%8F%8C%E6%8B%BC%20Hack%20%E8%87%AA%E5%B7%B1%E7%9A%84%E7%A6%85%E6%84%8F.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3:双拼:Hack 自己的禅意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三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29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我学习双拼的一点感想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双拼是什么 2. 双拼的好处 3. 双拼的学习方式 4. 怎么学习双拼 5. Hack 自己真正的好处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双拼是什么 所有的字都可以通过两次敲击打出来 比如 k 既能代表声母 k,也能够代表三拼音节 uai,打快字就是 kk 在比如 h 既能够代表声母 h,也能够代表零声母音节 ang ,所以打“王”字,就是 wh 如果全拼是两个字母就能打的,全拼和双拼输入一致,如“字” 则是 zi 如果是一个单音节的字,如“哦”,则是两个字母重复,打oo 如果翘舌音开头,比如“上” 是 shang,则打字是uh 双拼的好处:打字速度明显增速 但是每一个字录入的时候所需要的击键次数恒定为两次,而全拼则是2至6次不等 正确的提升,这个作者用了大量的心力在做一款好用的双拼输入法,为了研究字形输入,作者翻遍了中文字库研究规律,并结合字形输入建立了四码出字出词的方式 双拼的学习方式 通过声母、韵母的简单的介绍与输入规则 一开始打双拼的时候会需要记忆,会很慢 Zh ch sh 卷舌音会很难记 然后会开始把你要说的每句话都自动开始转换为双拼,甚至都很难思考 然后会开始记忆很多常用词,肌肉记忆开始形成 一开始会很怕打很长的词,但是 慢慢变得很有勇气,因为会知道所有的词都能用两次敲击打出来 怎么学习双拼 搜索小鹤双拼 Hack 自己真正的好处 在一个已经不在学校的年纪,改变习惯并且通过不断的联系养成 觉知力 两次敲击就能打一个字,是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正确率的提升 参考: 小鹤双拼输入法 – 官方网站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2:我们会对消费与创造有所克制吗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2%EF%BC%9A%E6%88%91%E4%BB%AC%E4%BC%9A%E5%AF%B9%E6%B6%88%E8%B4%B9%E4%B8%8E%E5%88%9B%E9%80%A0%E6%9C%89%E6%89%80%E5%85%8B%E5%88%B6%E5%90%97.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2:我们会对消费与创造有所克制吗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二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25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在上海衡山合集看到 MUJI 的书的一点感想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我们会对文化消费和创造有所克制吗 2. 人生的死亡焦虑 3. MUJI 等产品的消费动机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上周去上海的衡山和集看书,MUJI 的原研哉在一篇文章说到,MUJI 不想做那种人一看到“哇,这就是我想要的设计”的感觉,而想做的是“这个就不错”的感觉。因为消费社会不断的在刺激我们的感官,我们总是在寻求刺激自己感官,寻求那种“需求”。 这让我想到今天听李如一说的,我们从上个世纪开始,文化刺激的阈值升高了。 让我想到这不就是消费社会带来那种“哇,这就是我想要的”的感觉的负面结果吗。我们总是很激进的去消费,我们总是不愿意放下脚步来说,有所克制是好的。 但是我从个人的想法出发,哪种做法是我更认同的,刻意的放慢脚步,是否是真的好的呢?就像李如一说做人工智能的人应该有所克制,他真正在说的是什么东西,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有所克制,克制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这让我想到如果给人以无限的生命,人会怎么样,得意忘形的主播张潇雨戏称,如果人有无限的寿命,那么人可能会永远的不做事情,因为后面的路还很长,而正是因为我们生命的短暂,所以我们才会很焦虑,才会着急。因为最终所有的焦虑,我们做事情的动机和节奏的决定性因素,都来源于我们对于死亡的焦虑。 虽然我们的平均寿命在不断的增长,但是我们的对于死亡的焦虑并没有因此减少,平均寿命两年的增加是80岁到82岁的人生最后的两年。我们会默认我们在那个时候,精力和激素水平只有现在的二分之一或者更少,我们能够享受并且回应感官刺激的时间段只有中间这几十年,我们能够工作和创造的时间也就只有几十年。 正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我们会不断的文化消费的刺激,去追求“哇,这就是我想要的”,而不是“这个就不错”,当我们发出感叹“哇,这就是我想要的”的那一刻,这个所谓“我想要”的那个东西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会追寻下一个我想要的东西,为了满足人们日益提升的阈值,文化供给做出相应变化的回应好像是必然的事情。 或者说,在年轻的时候,及时行乐和拼命工作好像是必然的事情,我们没有因为平均寿命的增长使自己的死亡焦虑有所缓解,我们必然会不克制的去消费或者去创造,即使消费会让我们的阈值不断升高,我们创造的人工智能最终会毁了我们自己,我们还是会无止尽的去做,因为我们害怕死亡。 但是我们好像身边慢慢有很多人开始接受慢生活,接受刻意节制的生活方式。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 MUJI 的设计理念就是逆现在的人们文化消费行为而走的呢,或者说我上面所说的我们没有办法节制是错误的呢? 我想又不是的,因为不止是 MUJI,很多书店、咖啡店都在宣扬慢的生活方式,我觉得可以解释的方式是这些做法也是我们缓解死亡焦虑的另一种方式,我们通过奔跑的方式,让我们在走向死亡的路上尽可能多的消费和创造,而我们又用刻意放慢的方式,让我们在死亡面前摆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1: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被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1%EF%BC%9A%E4%B8%80%E4%B8%AA%E5%9F%8E%E5%B8%82%E7%9A%84%E6%96%87%E5%8C%96%E5%8F%AA%E6%9C%89%E5%9C%A8%E8%A2%AB%E6%B6%88%E8%B4%B9%E6%97%B6%E6%89%8D%E4%B8%8E%E4%BD%A0%E6%9C%89%E5%85%B3.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1: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被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21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与朋友聊起城市的文化展开的延伸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城市文化与文化消费 2. 个人记忆如何加工表达为中国意向 3. 为什么要刻意对城市进行消费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最近一直特别的奔波,在各个地方出差,上一期播客也是我在出差途中的一点感受,讨论了设备如何控制了我们的阅读习惯,我们又应该如何控制自己消费的内容,而这一期我想谈一谈城市的文化。 城市的文化这个话题非常大,倒不如说我们应该如何与我们所处的环境相处,我们又应该如何旅行,而我想提出的是一个城市的文化与身处其中的我们其实已经不再有过多的关系,尤其是在现在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网络空间之中。 也就是说,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那天和朋友聊起,他生活在上海,我说我在北京虽然待了六七年,但是没有体会到在北京生活的感觉,也没有想留在北京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但说他看过有这样一句话来描述北京和上海,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像上海一样的大城市,但是北京只会有一个。 我问他是因为北京的文化吗?他说可能吧。我也没想太多,说,但是文化在现在只有被消费的时候才会与你有关,当你没有在消费你所处城市的文化,这个城市也就与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们或多或少的会受到所处环境的影响,我会行走在北京的街道上,乘坐北京的地铁,逛北京的购物商场,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所消费的北京,和被符号化的北京是两个互相没有关系的存在。 硬影像播客中有过讨论,在北京被消费的符号中,有窄窄的胡同,鸟哨等等,而老炮儿的摄影师罗攀就刻意没有用大家使用过的视角,而是用更加个人化的视角。 这让我想到第40期得意忘形播客讨论过的内容,嘉宾唐霜说在国外学服装设计的设计师回国后会做出很多让人感觉很中国的作品,而要做出这类作品的方法,恰恰不是去寻找能够代表中国的元素是什么。当我们去想代表中国的元素时,很多时候会想到龙凤、青花瓷之类的意象。 而这类意象符号必定是大众的,是符号化的,是属于群体的,迁就群体的,也是平庸的。我们能够从理智层面它们是中国的东西,因为的确他们就是中国的,但是我们不会非常深刻的去认同它们可以代表中国,就像我们不能认可放进星际唱片中的「高山流水」能够代表中国音乐。 因为我们最终认可的是我们自己的记忆,很多国外学服装的设计师他们学习的课程和要求,很多时候都是在挖掘自己的记忆、伤痛、快乐。比如从家庭成长出发,去提取设计的想法,最终做成代表自己的作品。 这个时候我们会很强烈的感觉到被做出来的作品中中国的感觉,因为它更少的被赋予符号,更多的传递个人的经历,这种经历被时代所影响,时代的影响最切实的反应到自己的记忆与经历中,又被加工表达出来。也就是所谓设计师个人的才是最中国的。 这里的中国有很多面,有的设计凝聚了迟迟入不了共青团的焦虑,有的是对于自己是独生子表示的遗憾,有的是频繁搬家的不安。这些记忆都可以是中国,龙凤与青花才不是。 最终我想说的还是我经常说的,我们消费的东西会塑造我们自己的样子,而对于思想与艺术的表达,包括某些门类的设计学科,向内寻找往往比向外找寻更加重要。 还有,我想提的是一个环境能够非常大的影响生活在其中的人,前几天到访中国美术学院,从王树和隈研吾的设计的建筑中走出来的学生,都传递出一点区别于其他学校的略带古风的气质。 现在我到了一个新的城市,我期望我更多的去发现这个城市,有的时候刻意的去发现和了解是值得鼓励的,旅行恰恰是这种刻意的行为,因为只有当你消费了这个城市的文化,这个环境或者城市才与你有关。而这些消费都将成为你最终输出的原料。 参考: [1]http://hardimage.pro/ [2]http://music.163.com/#/program?id=1366838915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10:被设备控制的阅读习惯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10%EF%BC%9A%E8%A2%AB%E8%AE%BE%E5%A4%87%E6%8E%A7%E5%88%B6%E7%9A%84%E9%98%85%E8%AF%BB%E4%B9%A0%E6%83%AF.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10:被设备控制的阅读习惯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17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由于出差引发的思考,由于出差导致我只能很少的使用电脑,更多的使用手机,我意识到我阅读的内容有了很大变化。 我试图提出我们应该统一不同设备的阅读内容,塑造我们的阅读习惯,而不是被设备与环境所控制。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手机和电脑阅读内容的区别 2. 不同设备阅读内容区别的原因 3. 统一化阅读内容的方式 4. 统一化阅读内容的原因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这一期为即兴,没有文字版正文。 参考: [1]www.muz.li [2]feedly.com [3]https://www.invisionapp.com/blog [4]Product Hunt [5]Designer News [6]https://www.awwwards.com/ [7]Dribbble – Show and tell for designers [8]https://www.designernews.co/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9:抑郁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事情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9%EF%BC%9A%E6%8A%91%E9%83%81%E6%98%AF%E6%AF%8F%E4%B8%AA%E4%BA%BA%E9%83%BD%E8%A6%81%E9%9D%A2%E5%AF%B9%E7%9A%84%E4%BA%8B%E6%83%85.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9:抑郁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事情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九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13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一直想讨论的,也是困扰了我很多朋友的问题——抑郁,最近看了《人格心理学》这本书,里面开篇就讲了不同心理学流派对于抑郁的看法。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兴趣的形成与社会化 2. 不同流派对于抑郁的看法 3. 心理学教育必要性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这一期为即兴,没有文字版正文。 参考: [1]人格心理学.Jerry M Burger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8:我们为什么寄给外星人星际唱片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8%EF%BC%9A%E6%88%91%E4%BB%AC%E4%B8%BA%E4%BB%80%E4%B9%88%E5%AF%84%E7%BB%99%E5%A4%96%E6%98%9F%E4%BA%BA%E6%98%9F%E9%99%85%E5%94%B1%E7%89%87.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8:我们为什么寄给外星人星际唱片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八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09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缘起是由于生日收到一个礼物“星际唱片”,引发了我关于文化对于群体、个体的作用,延伸到文化产品与焦虑还有符号互动的关系,最后以文化生产者的视角谈了一下文化的符号化表达。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文化对群体的作用 2. 文化消费对于个人的作用 3. 文化消费与焦虑 4. 作为符号的文化 5. 符号表达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一、文化对群体的作用 关于消费社会与文化消费,我之前展开过很多的讨论,比如非虚构文化消费与缓解焦虑,消费主义对需求层次的影响,设计师的文化消费困境。但是每篇文章都是从一个单一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复杂的问题,它们讨论与文化消费相关的焦虑、需求层次和生产活动。可是每过一段时间,又会有新的问题冒出来,可能的原因是我依旧没有看清文化消费对我们影响的全貌。这次的讨论是我这段时间看了一些与文化消费相关的东西,总结了与不同的人聊天的收获,希望能够让自己看的更清晰些,至于为什么我一直以来这么关心这个话题,是因为消费占据了除开工作、睡觉之外最多的时间,而且很多人也在从事着文化生产相关的工作,而且我们人生时间有限。 缘起是前几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一个特别的礼物,这个礼物是一张星际唱片。由于我很喜欢看科幻小说,所以在这之前我就知道有这样两张特殊的镀金唱片的存在,它们在1977年随着两艘旅行者号探测器被发送到太阳系之外,用来告诉外星人地球上有什么样的生物,我们创造了什么。在这张星际唱片中,由于存储条件的限制,当时的内容编辑者,也是著名的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将大量的问候语与音乐放入了这张存储空间有限的碟片中,在感叹人类文化博大精深的同时,我也在想这样的问题,除了我们的位置和地球上的人类信息,萨根和当时的编委会为什么花这么大的篇幅来告诉外星人,我们有这样音乐和文化,而不是给他们其他的东西,毕竟我们还有很多其他东西。 关于这个问题,卡尔·萨根在采访中这样说:我非常欣赏唱片这一形式——因为我们可以发送音乐。此前发出的信息,都是关于人类如何体验世界、如何思考世界,但是人类存在的意义远远不止于这些。我们是有感情的动物,而感情又难以言传,尤其是面对生物结构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对象。对我而言,音乐至少可以成为一种感情交流的有效尝试。如果收到这张唱片的外星生命已经欣赏过许多其他星球上的音乐,就可以通过对比这些音乐,来感受地球的文明特征。 但是在选择有限的时候,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是怎样的音乐能够代表地球,我相信即使是每个地区或国家选择一首最有名的歌曲,组成起来也依旧无法代表人类的文明,更何况这一首曲子还可能在当地的代表性也会存疑。 在关于西方古典音乐的选择问题上,讨论的就焦点在于是否以牺牲海顿、瓦格纳或德彪西为代价,选用多首巴赫与贝多芬的作品。他们也会讨论《夏日时光》Summer Time 是否是一首超越地域文化的作品。 这个问题我想先放一放,也就是向非我族类传递一个最能够代表我们族群的东西,为什么是我们的文化产品,它的意义是什么,我会在后面再抛出我的看法。 在此之前我想先讨论一下文化消费对于我们个人会有怎样的影响,在之前,我总是会按学科分类的方法来界定我在看的内容,粗略的分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 自然科学中包含我们熟悉的物理学、生物学、化学、数学等等。社会科学中包含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宗教学、军事学、教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人文学科中包含美术、舞蹈、戏剧、历史、文学、哲学、神学、电影、音乐和游戏等等。 或多或少的,我们都曾经听到过许多文化消费的鄙视链,High culture 和 Low Culture 的分野非常明显,听古典音乐的人看不起听流行音乐的,每天看社会科学的人又看不起只是纯粹看电影的人,觉得他们没法在电影中找到社会运行的规律。 但是真的有High Culture吗?在面对一段文字的时候,它可以描述一段物理学发现,可以描写一段心理学实验,也可以是热恋中的男子的深情表白。在我看来,我觉得这里 High Culture 与 Low Culture 的划分是没有道理的,但是的确是有“能够用来改造世界”的文化和“无用的”文化的区分,从星际碟片来看,恰好,我们喜欢传递给别人我们创造了“无用”的文化。 心理学家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 十分一刀切的说,人的行为的目的是为了寻求优越。如果假定它的说法有一些道理,那么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对于群体来说,寻求优越的方法并不是我占有了很多资源,而是我们这个群体拥有足够的闲暇,我们可以不再因为贫困和灾害让我们的同胞受到痛苦,我们这个群体有足够的闲暇来生产“无用的”文化。其实这样看来,在星际唱片中,到底是选用巴赫还是德彪西,这个选择并不重要,是否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来代表俄罗斯民族,其实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发送给外星人的是“歌曲”这种文化形式,它的“无用”感代表着群体的强大力量。 这与凡勃仑的《有闲阶级论》的论述十分吻合,个体的行为和群体的行为应该是微观与宏观可对应的,这里就是一个例子。告诉外星人我们拥有闲暇,可能是我们寄送星际唱片 选择歌曲为主要内容的潜在动机。 二、文化消费对于个人的作用 虽然对于群体来说,有所谓“无用”的文化,但是对于个体来说,则没有“无用”的文化,无论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文学艺术,都有不同层面的“效用”。我会试图列举它们可能的效用,只是不同的学科对应的效用各有不同。 1. 实用性需求。实用性需求是我们改造周围社会和参与社会分工的能力,它通常是自然科学和相关衍生的科技和技能。 2. 证据和事实。用来佐证自己的观念的事实,自然与社会科学、文化产品都有涉及。 3. 猎奇。多是官能刺激、性或者偷窥的需求,解决这个需求的文化性产品居多。 4. 共情。情感的需求,也是文化性产品居多。 5. 自我社会化。从文化产品或者权威中寻求和强化自己的价值观。因为社会化就是一个符号内化的过程,消费文化产品就是这样一个自我社会化过程,文化产品的消费很大程度的影响着我们自身的构建,并影响着自身的行为,这里多是文化作品发挥作用,自然与社会科学辅助。 6. 社交行为。个人通过消费不同的文化产品收集许多符号,促进社交,这里自然与社会科学、文化产品都有涉及。 7. 组建社群。社交行为的升级,形成有相同认知符号的社群,在社群中有更高的归属感和更低的交流成本,这里自然与社会科学、文化产品都有涉及。 8. 生产原料。对于文化生产者,可以把任何形式的学科都看作是生产原料,但是也需要分成两部分来看,分别是内容本身和表现手法;自然科学的科普知识,社会科学理论它们更多偏向于内容本身;视觉、听觉等效果风格,更多的偏向于表现手法,在消费文艺作品时,它们的占比会更大一些 以上八点,不同的学科和作品都会有涉及,我把它们称为文化消费品的心因性需求,可能还有没有涵盖完全的需求,但是我们还是可以以此为参考,选择我们想要消费的内容和想要学习的东西,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做是最重要的。 三、文化消费与焦虑 上面提到了文化消费有很多作用,我没有提到的是关于焦虑的缓解。弗洛伊德说焦虑的来源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现实焦虑、神经性焦虑和道德焦虑。我们总说我们应该放松放松,缓解一下焦虑。其实是在说我们想要推迟了焦虑回来的时间。 而且文化消费也会带来焦虑,这种焦虑来源于现实焦虑,人与人的文化消费的差异所带来的焦虑。无论是文化自上而下的下放,还是大众文化或者亚文化的崛起,只要我们没有在消费和他人或者我们认同的圈子相同的文化,就会给我们自己带来焦虑,文化本身并不是给我们带来焦虑的来源,差异才是。 焦虑的缓解应该有两个方法,分别是积极的释放和消极的释放。积极的释放的条件是结果还可以改变,大多数情况的结果也的确可以改变,我们可以试图去寻找压力源,直面问题本身并找到解决办法,而在结果不可改变,比如亲属的丧失,我们可以通过关注自身的情绪并寻求支持。我之前文章提到的,通过非虚构的文化消费来缓解焦虑,即是直面问题本身,通过阅读来缓解认知不足带来的焦虑。 消极的释放,是我们通过各种心理的防御机制来应对问题,通过否认、转移和投射的方法来面对,或者通过文化消费的方式,游戏、饮酒和药物的方式缓解和推迟压力的发生。当然这种做法被验证是不及积极应对有效的,而且我们在缓解焦虑的同时,通常喜欢消费众多媒体中的暴力与凶杀,这造成了更高的社会暴力倾向,或者药物的服用带来成瘾性,影响我们的健康。 四、作为符号的文化 我还想讨论一下个人文化消费中的八点之一的一个重要作用,也就是作为社交符号的文化产品。在现代社会学中有四个流派,分别是帕森斯的结构功能主义,卡尔·马克思代表的社会冲突论,芝加哥学派代表的符号互动论,马歇尔和帕累托代表的社会交换轮。而我觉得其中符号互动论最能够解释文化与社交的关系。 符号互动论认为社会是一个意义的系统,对于个体而言,马克思·韦伯也说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我们个人介入社会这个意义系统,就是在建构一种与社会相符合的共同理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知道什么是能够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什么得到鼓励,什么不被提倡,个人介入符号互动,也就是社会化的过程。 我们通过这种“好”和“不好”的判断,通过符号构建起自身的理解,这个过程当然是有意义的,同时我们掌握了很多符号,这也会影响到我们自身的行为。而文化产品可以说就是这些符号最具代表性的存在。 在上个世纪的著作中,有很多作品批评消费社会与文化消费,最著名的有鲍曼的《流动的现代性》,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居伊·德波的《景观社会》,特别是《消费社会》中批判,消费者被生产者控制,消费者的“自主选择”只是假象,还说很多文化产品并没有真正的作用,没有功能性。 我想提出一些反对“反消费主义”的看法。在鲍德里亚看来,好像没有“功能性”的文化产品就是应该被批判的,这让我想到那些追求“纯粹美”的美学家。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纯粹的东西,更没有所谓纯粹美和真理的存在。美必须是有所寄托的,拿现在的社会来说,审美必然与消费有关,我们可以说日本的审美中,有和静清寂的美,有序破急的美,有武士道的美,但是他们必然都需要依托文化产品存在,他们依托的可能是俳句、能剧、茶室和枯山水。 不仅没有纯粹的美可言 ,文化产品在这里还作为一种沟通的方式而存在,人的沟通方式是由外而内,从外表、行为、语言再最后才能触及心灵,文化产品作为一种沟通的符号而存在,作为沟通的符号就有其价值,在我看来,不一定消费的符号就是恶的。 五、符号表达 无论是任何形式的文化产品都可以或多或少的满足我上面提到的八点心因性需求,而且我认为消费符号不一定是恶的,但是我还是认为文化消费品有做的好和做的差的分野。 第一等的符号运用叫做符号性表达,它通常是符号的堆砌,拿赛博朋克举例,用上雾蒙蒙的天气和荧光灯,可能就可以算是入门的赛博朋克文化作品。 第二等的符号运用是符号的结构化表达,它的特征是进行符号的抽象表达,电影中不再需要那么多脏乱的街道和荧光,观众也能感受到这是赛博朋克风格文化作品。同样这适用于很多大的文化主题,如克苏鲁文化等。 第三等的符号运用是符号意义层的表达,它的特征是即使不了解这个文化系统中符号的人也能够了解其关注的问题,如赛博朋克中关于科技高度发展后“我是谁?”的发问,雾霾天和荧光灯已不再重要。这才是真正的“High Culture”,它与表现形式无关,它由表达效果决定。 而在我看来,在实用价值被满足之后(就像服装设计一样),设计其实就是在做跟多意义层的补充,我平时在做的交互设计,其实还更偏向于使用价值那边,而当设计中台化更加普及,设计师会更加转向符号意义层的设计,让我们设计的产品能够更紧密的与社会符号体系联结,让更多人去消费和理解,让更多的人能够更自如的通过符号和意义进行互动,这并没有什么可耻的,相反,认为物品只能有其本身使用价值的人,才更应该想想那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看重文化,将它刻录在星际唱片中寄给外星人的原因。 参考: [1]有闲阶级论.凡勃仑 [2]流动的现代性.鲍曼 [3]消费社会.鲍德里亚 [4]景观社会.居伊·德波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


#7:重新系统性学习

http://media.blubrry.com/infoier/p/7fvcxf.com1.z0.glb.clouddn.com/%237%EF%BC%9A%E9%87%8D%E6%96%B0%E7%B3%BB%E7%BB%9F%E6%80%A7%E5%AD%A6%E4%B9%A0.mp3Podcast: Play in new window | DownloadSubscribe: Android | RSS《设计乘数》播客#7:重新系统性学习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七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04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1.系统性学习 2.系统性学习的好处 2.1 建立结构,排除遗漏 2.2 联系与桥接 2.3 结构化表达 3.如何系统性学习 4.面对不同领域 4.1 成熟领域 4.2 新兴领域 正文: 最近最大的收获是沿着知乎上张俊杰老师回答的一篇问题有哪些心理学入门的书推荐? – 知乎推荐的书单进行了阅读,主要读的是在心理学领域我比较感兴趣的两个门类,分别是发展心理学和人格心理学。 发展心理学读的是罗伯特·菲尔德曼的《发展心理学:人的毕生发展》第六版,人格心理学读的是Jerry M·Burger的《人格心理学:万千心理》第八版。两本书的内容非常多,不是几分钟十几分钟就能够讲清楚的内容,但是我想讨论的是在阅读的过程中出现的一种非常久违的系统性学习的体验。 上一次体会这种体验,最集中的时刻可能是在高中时期,反而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由于是设计类学科的特点,道术器的学习混合在一起,这种系统性学习的感觉却丧失了。不管出于记忆还是传播的考虑,我相信人脑在存储信息的时候都会想要系统性的存储,可是也由于市场和设计本身变化的太快,我现在还是没有看到好的设计学习体系。 我想描述一下我看这两本书时的感受,在阅读之时,我能够知道我要看的事情的边界在哪里,哪些我需要着重关心,哪些并不用关心。有些人的名字、观念和主义会反复出现,他们互相影响着,彼此辩证又互相补充。 它的第一个好处是能够建立结构,并且排除遗漏。在我阅读《麦肯锡方法》时,他们在为客户做咨询时会做到相互独立、完全穷尽。目的是补充直觉思考可能出现的遗漏。很多关于理财的书和文章会从不同的层面指导我们合理的理财和生活。有专门的书推崇极简生活,尽量的缩减开支;有的书会告诉我们如何提高工作技能,从而提升收入;还有很多书会推荐一些股票、基金和债券,告诉我们应该合理的配置资产,去购买高收益的理财产品。这些书和文章讲的都对,而且每一个问题,都可以写成数十万字的书,要阅读这样一本书,每天阅读一小时,也需要一周的时间。直到死去的那一天,我们也大约只能阅读三四千本。 理财和设计一样,这两个领域都非常注重实用又有很多实用类的书籍。上面提到的这本书讲述的方法都对,可是作为一个完全不了解理财的人来说,我们需要的是有人告诉我们,从更加宏观的视角来看,我们要做的是增加收入、缩减开支、找到别人为你分担债务风险,通过不断购买资产来给自己带来更多的被动收入的过程。虽然《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清崎受到过很多批评,可是我依旧后悔我没有提前看到这样的书。而我相信,建立起这样一个思维的框架是初次面临类似的问题时最为必要的。 系统性学习的第二个好处是我们能够更好的做思维的路径和思维桥接。我曾经问过我的好朋友一个问题,我问你作为清华大学的博士,和外面那些民科有什么不一样。他也很清楚我问这个问题并不是问他们做的事情有什么不一样,而是在问更深层次的区别。他给我的回答是科研工作者和民科最不一样的并不是关注的问题,而是研究的方法。现代科学研究方法是基于公理和实验的,而民科大多没有公理更没有实验的动机,任何人都可以对引力波、黑洞展开讨论,看一个人是民科与否,只用关注他的阐释里支撑他公理系统和叙述逻辑。 与这样的公理系统和逻辑一样,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也同样有很多类似的研究方法,如人格研究时,研究者大多遵循的是假设-检验方法,个案研究法,数据分析法,无论我们关注的是什么样的问题,思考的思路大多是如此。 了解到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之后,再从细节思考定性研究的方法,我会更有思路并且也更加有把握。用户的研究所用到的 Persona 和 Scenario 无不需要遵循这样的研究思路,这就像我上面提到的学习理财的时候思路一样。面对不同的领域,做不同的产品,其实都是在验证我们的思维路径,创意是在做思维的桥接,这就是在做框架的延伸。 面对不同问题时,思维框架的延伸最终会影响到我们的表达。如果熟悉一天世界这个播客节目的听众应该不会陌生,李如一一直在强调工具会很大程度的影响到我们的思维,这里的工具是指我们用什么样的软件,用什么手机,上什么样的网站,使用什么语言。我非常同意而且这正是行为主义也很关注的问题。 而正因为工具有这样的影响,也可以带出系统性学习的第三个好处,也就是它会给我们结构化表达的能力。因为不仅仅工具会影响人的思维方式,我们阅读的内容包括叙事方式、使用的工具(包括语言)、任何文化与物质消费品,甚至只要我们可以与之交互的物与环境,都会影响到我们的思维方式,从而影响到我们的表达。 维特根斯坦说:我语言的边界就是我世界的边界。他同时用行动践行了它的主张,他用演绎论证和数学的手段试图讨论逻辑哲学,所以写了《逻辑哲学论》,罗素也完成了《数学原理》。相比系统性学习能够带来的结构化表达的好处,我更关心的是如何从行为主义层面控制我们与周围环境和人交互的触点,让自己能够感知自己行为的动机和自身正在发生的变化。而不是被广告、新闻、消费品控制行为。 上面是系统性学习的好处,而系统性学习的方法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并且掌握,只是在高中阶段我们被动的接收,而没有主动的去使用。它的方法就是了解一个大纲和边界,再细致了解当前领域最有成就的人的成果,并且阅读这些成果,最终消化后给别人讲述来完成思维的编码。这其中最困难的,不是拿起一本书,而是拿起一本最纲领性的书,这本书的挑选方式又来源于之前试错经验与人生经历的综合。补充一点是,有计划、有规律的学习、健身并不是系统性学习的必要条件,这是学习的节奏而不是学习本身。 最后我想讨论的是面临不同领域和问题时区别化的对待方式。以业余身份去学习成熟领域如心理学、经济学、社会学等,不是想在这个领域有新的发现和科研成果,这其实是相对容易的,从一本总论性有权威的教科书入手是好的选择。 许多不成熟领域如设计,系统性学习更加困难,包括交互设计不能称之为一个大的设计学科,也没有人写出具有权威性的教材型读本,这其实是学习交互设计最大的一个挑战,因为第一步是建立起自己脑袋中结构化体系,这也导致不同交互设计师的学习体系是不一样的,许多新兴领域与学科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其实回想起来,很多设计类的书都没有办法帮助我构建起一个有效的设计体系,更多的是设计师在讲自己工作时的一个个故事和一些感触,我相信很多设计师也深有体会,包括我回答的交互设计与用户体验的书籍有哪些推荐? – 知乎中提到的,大多属于这个范畴。 但是这样的新兴领域在现阶段普遍有一个共性是他们很多都是面向实际应用和市场的,实际应用的领域可以通过现在市场的需要去反推应该学习的内容,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框架。 参考之前的成熟学科的组织方式,也是一个方法。很多设计师推荐交互设计师看其他领域的知识,除了实际知识之外,其他领域的内容组织方式才是尤其重要。 工作与生活都是如此,除了设计这门职业,如穿搭、体育运动、家居装饰这些与生活相关的活动也需要系统性的学习。我想起之前有人问,我看了很多电影,如何进入阿里影业工作。我的回答是消费行为与生产行为的距离,比你想的大的多。消费行为对生产行为的促进如果没有经过训练和刻意控制,缺乏系统性知识和操作性实践,转化为生产行为的效率非常低。 最后,我想有个比喻。我们每构建起一个系统性的对某个问题的认识,才算是构建起一栋属于自己的楼。很多楼的建法彼此相似,最困难的是去挑选一副或者自己画出一副这栋楼的蓝图,在生命消逝的那一天,回想我们一生的认知领域,我们会有一栋高高的楼,几栋不那么高的楼,很多栋矮矮的楼和一地的砖头。 不能忽略的是,每栋楼其实都没有修完,或者有的楼的蓝图中途会有修改。但是只要这栋楼有了一个相对正确的蓝图,就算是比较成功的,因为只要这栋楼开始修了,哪怕是只有一层,他们彼此之间就有可能互相联结,也就不算遗憾。 遗憾的是我们积攒了很多砖头,却不知道把它们放在哪里。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参考: [1]有哪些心理学入门的书推荐? – 知乎 [2]《发展心理学:人的毕生发展》 [3]《人格心理学:万千心理》 [4]《麦肯锡方法》 [5]《富爸爸穷爸爸》 [6]一天世界 [7]交互设计与用户体验的书籍有哪些推荐? – 知乎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