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本期我在讨论有限理性决策问题。我讨论了在决策过程中它们分别面临两方面市场问题:市场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还有两方面我们自身的原因:认知偏见和信息不完备。我具体解释了这四部分问题如何影响了我们无法做出理性决策,并提出了可能的克服办法。

正文

本周开始由于工作上的设计课题的原因,开始相对系统性的看行为金融学的相关研究成果,也正是由于行为金融学不仅研究市场的非理性行为,比如股票市场的某些股票的价格长期偏离,也研究很多市场中投资者的个体行为,所以在看相关文献资料的过程中, 产生了很多对于自己日常生活的反思。

在第39期的播客《处置效应与交易系统》中我提到了处置效应在我身上,尤其是投资中的影响,而这一期,我会更加扩展性的不仅看投资行为,而是去看对于我们自己而言重要的,广泛的决策问题。而我在思考之后想说的是,面对重要决策的时候,比如换专业、换工作、换房甚至换亲密关系对象,认识到自己的行为非理性与信息不完备以尽量减少决策,是对个体而言最可行的方式。下面我会由行为金融学的视角来解释这个问题。

我主要用到的支持是芝加哥大学的Nicholas Barberis和Richard Thaler在2003年的文献综述《A survey of behavioral finance》,行为金融学在近些年有了更加长足的发展,往后当我有了更新更有价值的发现之后,再做分享。

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

首先是决策过程中的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行为金融学首先关注的是错误定价问题,在传统金融研究中,价格偏差会立即修复成合理定价,因为传统金融研究的前提是市场中的理性人假设,从而支撑有效市场假说(EMH),而行为金融学发现市场中充满大量的非理性交易者,市场并没有办法快速修复,而市场的非理性可能对价格产生实质性且长期的影响。

以换工作为例,一个公司被广为好评,在市场中可以被评估为偏离其本身价值,首先求职者会面临的是基本风险:公司有大量的信息没有被披露,而由于信息传递效率问题,公司会进一步错误定价,而让很多求职者选择了它。

另一部分是噪音交易者风险,市场上的非理性交易者会因为看到一条悲观消息之后更加悲观,所以会导致一家刚刚出现了负面消息的公司被进一步看空,从而导致求职者错失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而噪音交易者风险带来的还一个问题是过早清算问题,由于短期回报受挫,而看空的公司被进一步看空,所以很多债权人,在市场中就是指持有这个公司的股票的人也会不得不过早清算,因为他们的投资者会要求尽快赎回。而对于被影响公司的公司员工,也可能面临类似的问题,比如某个被市场广为批评无法上市的公司,里面的员工也会因为市场上的噪音交易者影响而过分看空公司,从而自己选择离开公司,对自己过早清算。

认知偏见与信息不完备

上面提到的是市场的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所带来的对于个体决策者的影响,而另一部分阻碍我们做完备决策的方式则是我们自己的认知差异和信息不完备。

认知偏见首先代表的是过分自信,认知的研究对于我们过分自信的表现已经有了比较完备的研究,我们每个人都更倾向于对自己的决策过分乐观,并且乐观的估计自己的技能和和完成某一事情的可能性;我们还可能会下意识地相信小数定律,相信某个随时事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次了,下一次应该不会发生;我们会选择性的去看支持已经做的决策的证据,而忽视那些反对的声音;我们会很大程度的受到锚定效应的影响;而且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反复被强调的事情也会加深我们的偏见,我们很大程度受到信息呈现方式的影响。

上面提到的认知偏见是假如我们不经过刻意训练,是很难主动克服的。我们本身的认知方式就是这样,从而导致了我们无法做完全客观的决策,而多重认知偏见混合起来的影响,就是整体市场的非理性。不仅如此,还在影响我们的是我们难以掌握完备的信息。

先不论非常原初层面的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语言和文字完整的传递内容,单单从认知层面,我们在做重大决策的时候就难以掌握完备的信息。我们倾向于了解和信任私人的信息,以我所从事的保险行业为例,大量的人投保动机的唤起来源于身边亲朋好友的患病经历,而不是客观的自己的年龄和身体水平后面的健康风险。

而信息不完备所带来更严重的问题过度交易问题和处置效应,我们的很多时候的决策服务于情绪和对于信息的偏见。

过度交易问题的研究来源于Barber和Odean,在理性的世界里面,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支撑我们做决策,我们会选择暂时不做决策,而与这个假设相反的是,全球的证券交易所的交易量非常高,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也是如此。而且更有趣的是,他们还证实了其中男性的交易额更高,平均收益更低,而且相对于女性,男性更爱研究数据。

可是令人可惜的是,这种过度交易和高频决策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更高的收益,而是更低的收益,研究是这样解释这个问题的:人们认为他们拥有足够强大的信息来证明交易的正确性,而实际上信息太弱而无法采取行动。

我想说的是,这样的信息不完备是系统性的,包含信息的分发和接受两个部分。信息分发层面,现在每天使用好几个小时手机的人接受着大量的信息,我们好像接收了大量支撑我们的信息,但从信息分发的层面他们关注的问题重复而且缺乏深度,从爱德华·塔夫特的信息理论去解释就是,这些信息单纯是散点的信息而无法形成知识或智慧。

而从信息接收层面来说,信息的不完备来源于我们自己的认知偏见,过度自信的难以克服和各种情绪的影响,让我们高频进行损害自己的交易。

有限理性的克服

总结一下上面我提到的我们难以进行决策的原因。它们分别是市场的两个原因: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还有两个我们自身的原因:认知偏见和信息不完备。或许可以这样说,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难以克服上面提到的4个缺陷来做出足够理性的,价值最大化的决策。我的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克服。

行为金融学虽然是经济学领域显学中的显学,但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并不多,反而是市场上的机构交易者们应用地比较多,他们利用利用市场上非理性交易者的心理和行为做信息与资本套利,赚取超额收益。

不仅如此,像我上面所说的,行为金融学不仅仅影响到我们的金融行为,还影响到我们日常的各种形式的决策,一个在市场中高频交易亏损的人,可能在求职过程中,或者买房结婚等重大决策时候同样做出非理性决策,那么应该如何应对?仅从上面提到的信息结构来看,我想到的也是从两个方面入手。

应对市场的基本风险和噪音交易者风险,我所想到的就是尽可能的减少自己决策的频次,让自己尽可能少的做决策。这的结论不难推导,市场的基本交易风险在于我们没有办法预测可能发生的风险,而噪音交易者所带来的影响会让看多的更多,看空的更空,我们无法预测拐点的来临。所以尽可能的减少决策频次,是更加理性的做法

而应对自身的认知偏见和信息不完备。可能是更加可操作的做法,对于自己而言,当我们了解到了自己的认知过程,那么Hack这个认知过程就变得可能了,对于认知偏见,我觉得我们需要从不同的角度去认知自己的认知过程,通过行为金融的视角只是视角之一,通过演化论的视角、通过心理学的视角、通过社会学的视角、通过生理学的视角、通过伦理学的视角等等各种视角的切入,会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的认知过程,从而为干预自己的认知过程成为可能,因为不主动干预,我们必然会像上面提到的噪音交易者一样做决策。我们过度自信而收益甚少。

应对信息不完备这个问题是更需要个体努力和反思的环节,尽可能多而有效的收集信息,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而不是直接信任媒体给到的报道和观点,相信更加一手的信息,并且看别人是如何做的而不是如何说的。我们不仅仅收集和消费信息,而且采用输出的形式让这些信息结构化,形成内化的知识与智慧,尽可能使自己的信息得到完备,也会是更加理性的做法。

参考

  • A survey of behavioral finance – Nicholas Barberis, Richard Thaler
  • Barber, B., and T. Odean (2001), “Boys will be boys: gender, overconfidence, and common stock investment”,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 配乐:We Bought The Fl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