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我不厌烦对我关心的问题做反复的探讨,因为只有反复探讨才可能出现新的东西,本期我想讨论的,依旧是求知、阅读和重要性感受的问题。首先我重新提出我们在阅读时面临的真实问题:时间不足和注意力稀缺。并提出了理解框架的作用和现今分科学习缺乏个人性的问题。最后我提出了阅读的差序格局概念,从个人性出发,关注和自己相关的圈层问题。最后我希望分享的,也是希望对我自己说的是:生活不是知道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而是一连串问题的求解过程。

正文

应对太多的内容

我不厌烦对我关心的问题做反复的探讨,因为只有反复探讨才可能出现新的东西,今天我想讨论的,依旧是求知、阅读和重要性感受的问题。

从我自己而言,在工作了一年以后我的工作愈加的忙了,通常来说我的深度阅读时间每周只有十几个小时,所以这十几个小时的分配就显得尤其珍贵,我深度的阅读读得不快,十几小时也越读个二十多万字而已,相比内容的生产,每个人的摄入能力都是不足的。

这种不足来自于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是我们时间的稀少,所谓“少有所学,壮有所为”。我想我也慢慢开始需要进入以输出为核心的年龄阶段了,那么这个年龄段的学习也必须符合我的需要才行,另一方面是我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宝贵,声光电色的东西太多,有再强的意志力也难去抵抗,这也是对人的一大消耗。

那么在宝贵的时间和注意力面前,对于内容的选择就尤为重要,对于许多人来说,读段子是读,读小说也是读,读论文也是读,读专著也是读。要说以人看文字这一动态去概括人的阅读行为,那是不合理的,关注内容的人偏要把内容分出个高低层次、类型功用才行。

这个时候,从哲学再到自然科学,再到更多的二级学科的分类就出现了,这也是我们熟悉的,从小我们就学习语数英,学生物化学历史地理,这是我们从小建立认识世界必要的方式,但是等到大了,进入了专业领域的学习,并且互联网中的声音越来越多,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喜欢表达自己的生活,对于内容的认识,我们又进入了一个理不清,不想理的阶段。

但关心内容和阅读的人总想再思考一层,我应该看什么类型的信息呢?以我看什么开心就看什么吗?这一层的感受是最容易通过反思而驳倒的,看开心的内容与吃饭遵循同一个边际效用递减的结果,看得越多,收益越少,反思过后的焦虑就越强烈。

如果看内容不是以开心就行,那我就看对我有利的内容呢?这一层的选择也很容易被驳倒,阅读通常来说是一个反馈很慢行为,工具书可以立刻有用但是门槛也比较低,反馈效力也逐渐降低,而偏反思属性的书又不能立刻见效,有些人感觉着不能立刻见效那不如不阅读了,图个轻松倒也好。

那阅读既不应该是为着开心,也不应该为着有用,那是为着求知吗?求知是有反思的人逐渐接近的,但是又摸不到结果的答案。如果阅读是为了求知,那什么是求得了知呢?求知怕是没有求得了或者没求得的分辨。那阅读之为何?我们又如何阅读呢?

理解框架的作用

要讨论阅读的作用和我们需要看什么内容,还得从个人的目标说起。汪丁丁教授在他的《浅谈读书以及我的微信体验》这篇文章中写道:假如你要坑害一位年轻人,只要将这块移动硬盘给他。这里的移动硬盘装着他多年阅读过的论文和准备的讲义。

他的背后隐含着两个意思:其一,阅读需要具有很强的个人性,“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怕是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需要的是和他自己息息相关的内容。其二,是他的许多文章提到的,阅读之前需要有理解的框架,没有理解框架之前的信息,不如不读。

就像在没有汪丁丁教授的知识的理解框架的时候,看太多的内容只会扰乱内心。

我再进一步拆解他背后的含义,阅读所具有的个人性是指,我所需要的内容是需要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我关心吃饱穿暖,那这类的内容对于我就是相关的,我关心国家大事,那国内外新闻或许对于我很有价值。这里我们先不讨论我们关心的问题真不真,但首先他需要是我相关的。

明确的知道有些事情与我相关并不容易,通常来说内容与我相关可分为“个体性”和“群体性”两个维度,一方面是作为个体,这个内容恰巧和我个体的处境相关,那这里就激发了我个体性的感受,另一方面我还在社会中有许多角色认同,国家认同感强的人对国际新闻有强烈感受,就是群体性的表现。

问题也恰在于这里,我们看得越来越多,但是关心得越来越少,自然,真正知道的也就越来越少。分辨什么内容真正激发了个人性,还得从情绪波动上论证,这个问题先讨论到这里。

另一方面,内容光是激发了个人性还不行,个人在阅读的过程中还需要有理解的框架,否则就只是知道了一堆的无意义的内容而已。某朋友去哪个店吃了饭,紧接着某国家发生了什么自然灾害,再接着某贫困山区的孩子生活贫苦,这样的众多事实的堆砌并不是我们阅读或者观看的目的,因为看以上的内容,我们也没有对消费主义、自然灾害防治和贫困问题或者许多重要的问题有太深的反思。

要建立反思,学科教育做过数百年的尝试,我们被教用经济学、社会学、科学与心理学的视角来看待问题,这的确给了许多人强有力的对于问题的解释框架。但是这个解释框架遭受诟病也很久了,一来不跨学科的学习带来的是认识世界观点的割裂和片面,同时更重要的是,严肃学科过于看重框架而少了上面的个人性。个人的常识与体悟,在这个框架中又变得不重要了。

阅读的差序

那什么是更适合每个人的阅读、求知和生活的路径呢?我想做这样的探讨。参考怀特海(A. N. Whitehead )的演讲集对于重要性感受有过讨论,人的创造性感受又三个部分组成:重要性感受、表达和理解,它们又先后关系。

而要培养重要性感受,恰需要上面提到的两个条件:阅读的个人性和理解框架。而这里的理解框架,最好又是由个人性出发的,我想活用费孝通先生的社会学研究最著名“差序格局”的概念,提出阅读框架也应是差序格局这个观点。

费老这样描述差序格局:在中国社会的差序格局下,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结成网络。这就像一块石头扔到湖水里,以石头(个人)为中心点,在四周形成一圈一圈的波纹,波纹的远近可以标示社会关系的亲疏。

阅读的差序格局,也应该是由自己这块石头扔进湖水里所形成的波纹。这个波纹就是从我个人出发,我希望解决的问题。

  1. 最里层是我们最个人的问题,是情感的、生活的。对于个人而言,它可能关于文化、艺术、旅行、生活和投资。而这里面,情感是我们通常会忽略的重要元素。
  2. 往外一层是微观问题的求解。对我而言更多是职业和专业的问题,产品设计、运营与品牌营销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求解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虽然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在播客里面出现
  3. 再往外一层是中观问题的求解。因为日常生活中对个人影响最大的就是企业与市场,对我而言通常我关注的是企业和市场是如何运作的,互联网从业者通常看的科技产业、互联网、与我相关的金融、经济话题相关的公司和行业动态,被放在这一层
  4. 在最外一层是宏观问题的探索。这也是通常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关心的问题,这个世界如何运转?什么是良好生活?而我花心思最多的,集中在经济学、哲学、社会学领域。

怀特海说先要有重要性感受,再有表达,再有理解。而这三个步骤不断循环,推动着人做出创造性的行为,那差序的阅读方式的作用在哪里?我想差序的阅读方式的作用在于给创造性的行为提供重要性感受的培养,和问题求解的方法参考。

最后我想抽离一层看阅读这个问题,我虽然关心阅读,但阅读从来不是目的,也不应该是目的。金岳霖说知识的最高境界是“真且通”,真和通都不是阅读可以得来的,而是面对一个一个问题给解出来的。

解的这些问题,其实通常就是和我们个人相关的,落在差序格局的波纹中的某些个问题,假如我不那么清楚社会学的全部著述,我不能对符号互动理论、结构功能主义如数家珍,但是我关注我的亲密关系问题,我和我的伴侣共同解决了重要的问题,我收获了有创造性的情感,我虽然不能说真且通了,但是可以说这一解决问题的过程大有价值。

那么我总结一下阅读的差序格局,阅读的差序格局关心个人性和基于个人问题的理解框架,差序的阅读格局是让我重新回到关心个人的问题,对许多与我不相关的内容勇于拒绝,培养更强的重要性感受。但是又给我们提供一个区别于传统学科的理解框架,让我们不至于迷失与众多内容当中。

但更重要的我想分享的,也是我希望对我自己说的是:生活不是知道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而是一连串问题的求解过程。

参考:

  • 汪丁丁:微信时代的读书捷径
  • 汪丁丁:什么才是一流的知识?
  • 汪丁丁:抛弃“二手货”人生,过上“第一手”生活
  • 汪丁丁:浅谈读书以及我的微信体验
  • 怀特海(A. N. Whitehead )Modes of Thought
  • 费孝通 乡土中国
  • 金岳霖 知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