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这期播客讨论三部分问题,第一部分我发现在工作中普遍出现着我们自己认知的能力和工作内容不匹配的问题,第二部分我为了理解这个问题,引出了工作中我们自己和主管共同面对的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逆向选择问题,第三部分我引出了信号传递理论,并举例利用这套理论我们可以如何解决这类问题,我们需要传递可被观察的,且代表我们完成目标更低成本的信号,来消除信息不对称,让我们参与的这个市场更加效率。而让这个市场更加有效率,才是我们可以解决我们的能力与预期不匹配问题的系统性方法。

正文

工作能力被低估的问题

最近在工作之余和两位同事做了比较深入的沟通,两位同事分别是工作4年和工作1年的设计师,沟通中我发现,两位同事包括我自己,都会在不同职业阶段面临类似的问题,这些类似的问题举例可以是:当我看到一个行业大挑战而自己好像很难参与时,如何做选择;当我看到了一个更感兴趣的挑战,但是当前能力被低估的时候,如何做选择。这类问题我把它都归因于我们面临着信息不对称和逆向选择问题,所以在这一期我希望提出信号传递理论的视角,来看待这类问题,从而给自己具有实际意义的指导。

首先是第一个设计师,在和她聊天的时候,我发现她面临着这样的困扰:作为一个工作时间比较长的设计师,并且自己一直在不断的学习和思考,她能够一定程度地看到一个行业和设计师的岗位未来发展的方向。如在保险领域,普通民众现在经常看到的是金牌的保险代理人赚得多,时间自由,有的人可能会因为这样的想法去做代理人了。但是一个相对更有远景的设计师能够看到的是,个人经纪人可能会在未来3-5年更有优势,而再往未来看一些,基于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智能定价核保的保险产品,将会是风险管理的更合适方向。那么她的内心矛盾就出现了,既然已经看到了未来的一部分图景,自己手头做的事情很多都会显得没有价值,比如在端内做营销的设计和短视的运营活动。这是她面临的问题:她希望在她的工作中能够参与到面向未来的设计,尽量避免不重要事情对自己的损耗,但是现在没有这样的机会。

第二段聊天是和一个相对年轻的设计设计师,她面临的问题是她觉得她的能力在同样的层级内已经不错了,甚至在更高的层级都有一定的竞争力,但是手头负责的事情总是挑战过小的。同时在工作生活之余,还有很多事情想做,导致对工作的事情不能像之前那样提起兴趣,不够专注。她面临的问题与第一个设计师的问题类似:她自我认识的能力已经达到,但是面临的挑战不足。

逆向选择问题

我们再抽象一层,我相信在工作中这类问题普遍存在:觉得自己需要做更大的挑战,但是当前挑战不足。而由于我的同事大家的能力都还不错,我也相信这类问题不能完全归因于每个人对自己的认知不客观,或者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我想应该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通过调研,我发现这个原因我抽象来看就是在工作中我们面临了信息不对称和逆向选择问题,主管会自然地会倾向于给你相对更小的挑战,接下来我就来解释一下这是如何发生的。

逆向选择问题是由美国经济学家乔治·阿克洛夫(Georqe Akerlof)提出的,他的1970年的论文《柠檬市场:产品质量的不确定性与市场机制》阐述了这个问题,并让他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当时研究的是美国二手车市场是如何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格局。

引申到在工作当中,我们假定我们自己是更加了解自己的能力的,所以在工作中我们自己是掌握信息较多的那一方,而主管是掌握信息较少的那一方。信息较少的那一方是买方,他的出价就是给我们分配的工作职责,假如他可选的下属有3位,他们能力分别是10、5、3,但是下属都会声称自己的能力是10的,因为无论是从自我认知,还是在市场交易当中,由于买家无法做明显分辨,所以宣称自己的能力是10是最好的选择。那么由于买家是理性的,他做出这一次买入有1/3的几率挑中能力10的商品,1/3的几率挑中能力5的商品,1/3的几率挑中能力3的商品。那么他最好的选择是取商品价值的期望值,也就是101/3+51/3+3*1/3=6,买家也就是我们的主管的出价就是6。在阿克洛夫的逆向选择模型中,这里价值10的商品就可能被挤出市场,而价值5和3的商品就会留在市场当中。如果进行多次交易,这个市场将会变成只进行低价值的商品在交易,高价值的商品会被不断挤出的市场。

这里多次博弈后结果我们先不做讨论,但是在工作当中可以这样解释,当一个主管出价是6的时候,假如你是一个能力10的人,很明显的会出现上面我提到的第一位设计师的感受,自己的能力被低估了,没有足够的挑战。假如你的能力是5,而一定程度的心理学中的过度自信理论,你也可能对自己的能力高估,你依旧不满意主管给出的出价6。这两类人要么离开市场,寻找更高出价的地方,要么工作的过程中因为自己的能力被低估而工作得不开心。

信号传递理论

那么我们作为一线的设计师如何应对这类的逆向选择问题呢?信号传递理论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在阿克洛夫的论文发表后的今天,美国的二手车市场不仅没有变成一个只有坏车交易的市场,反而二手车市场交易额是新车市场的三倍,这主要的原因是二手车交易市场建立起了基于识别码与历史档案、法律法规、推广认证制度、售后服务保障体系的一整套信息传递体系。我们在工作中应对这类问题,依旧可以应用类似的方式。

信号传递理论是由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提出的,他的论文研究的是教育水平如何作为劳动力市场上生产效率的信号。他提出需要在市场中由信息优势的一方,传递信息给信息弱势的一方,告诉它真实的水平和真实的质量,来让交易更加效率,这也让他和上面提到的阿克洛夫共享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应对上面提到的逆向选择问题,也就是买方只愿意出一个相对平均的价格,导致优质的卖方离开市场。这要求信息优势的一方传递一个信号,这个信号需要有两个特征:1)这个信号是能够被观察得到的 2)一部分人发射信号的成本比另一部分人更低。这就可以解决上面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斯宾塞当时的研究聚焦在教育市场,他研究的是具有更高的学历的人能够在劳动力市场上有更高的报酬,虽然我们都知道,就像北大经济学教授汪丁丁说的:我们在学校毕业的那一刻一半的知识已经过时了,但是其实从北大毕业这个信号是非常有价值的。在市场中,雇主作为信息劣势的一方是很难分辨求职者的能力的强弱的,但是这里的学历却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这个信号正好符合上面信号的两个要求:第一能够被观察到,第二假如一部分人在相同的时间,拿到了同龄人更好的学历、同学历下更高的成绩,毕业时间更短,并且看起来毫不费力能做其他很多事情并且都做的不错,这就代表这发出这个信号的成本更低,这就是一个对于雇主发射的一个有效的信号。

回到上面我提到的工作分配与能力低估的问题上,三个能力分别是10、5、3的同事同时在向我们的主管传递了他们的能力都不错的信号,这是很好的。但是这个信号还没有符合能够被观察到、并且信号发射成本低这两个原则,毕竟口头上说一说自己能力强,对于我们自己是一个成本很低、但是对于他人的分辨成本很高的事情。

那么更好的传递信息的方法是什么呢?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要看到更大的挑战是相对容易的,但是难的是向主管和市场传递出一个有效的、我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的信号。这需要我们做好手头的看起来不那么未来的、甚至不那么重要的事情做的很好。但是假如我们把这个事情做的好,并且做得快,而且毫不费力,这就传递了一个积极有效的信号,大学毕业时我们通过类似的信号系统进入一个公司,在公司中我们也需要用类似的信号来争取来更大的挑战、争取晋升。当积极的信号传递持续切足够有效的时候,推动行业的面向未来的设计机会自然会找到自己。在创业时争取投资人,也是一个道理。

今天我讲了三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我发现在工作中普遍出现着我们自己认知的能力和工作内容不匹配的问题,第二部分我为了理解这个问题,引出了工作中我们自己和主管共同面对的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逆向选择问题,第三部分我引出了信号传递理论,并举例利用这套理论我们可以如何解决这类问题,我们需要传递可被观察的,且代表我们完成目标更低成本的信号,来消除信息不对称,让我们参与的这个市场更加效率。而让这个市场更加有效率,才是我们可以解决我们的能力与预期不匹配问题的系统性方法。

参考:

  • 阿克洛夫《柠檬市场:产品质量的不确定性与市场机制》
  • 迈克尔·斯宾塞 信号传递理论

如果你觉得我的节目还不错,你可以去苹果播客客户端,或者小宇宙app上为我的播客评论,打分或者分享给你的朋友。
如果你想加群讨论,你可以添加设计乘数小助手的微信号,微信号是“设计乘数小助手”的拼音首字母
我也推荐你看看阿克洛夫和斯宾塞的逆向选择问题、信号传递理论,更多地观察我们日常的生活,并细心思考,期待与你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