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乘数》播客#4:出去看看,也分旅行和度假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四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079
  •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是我在纽约旅行时的一些思考,试图讨论旅行的动机、方法和预期。还有旅行与度假的区别。

正文:

最近我在纽约旅行,在纽约会待两周,期间去了华盛顿和费城,这一篇文章写于时代广场的某个咖啡厅,外面下着雨,我开始质疑旅行的意义。

因为旅行途中觉得有些东西让人不适而开始变得怀疑,我相信有许多人有过同样的怀疑。质疑很多人为什么去景点拍照,去看一次这样的真实到底和看图片有什么本质区别。我会问到底什么才是必须离开房间必须要到实地去才能体会到的,而且这个体会的收益是高于我出来旅行的成本?

或许,出来了开始质疑,这个心态的变化本身,就是旅行的最重要的意义。让自己不得不做其他的事情,把本觉得重要的事情看的不那么重,就是旅行的意义本身。它没有什么期待,因为没一个有形的期待。

我不觉得旅行是为了找寻一个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地方去待着,有人说西方人很多时候是去度假,而不是去旅行,度假和享受型消费非常相似,可能会去海岛、去高山去远洋。但是相比之下旅行是与度假相反的,它不是让你舒服而是让你更不舒服。

很多时候旅行给你的感觉不仅仅是体验上不舒服,更有点像扯着你的耳朵告诉你,你以前活的生活太过单调,还有很多人过着你想象不到的生 活,而且他们也这样习以为常。

那么设计师有没有可能为了设计而去旅行。我觉得如果觉得是值的,是可以的,但是大多数情况下看展之类的活动并不是那么值,实地展览比看影音资料的价值并没有高出那么多。在实地看展览的益处在于,如果是知识类的展览(如大都会博物馆),展览的布置有环境可以进行辅助的记忆,如果是美术馆(如惠特尼美术馆),实地展览带来的是对于装置作品更好的展示。那么我还想追问,还有什么是在旅行过程中非做不可的呢?

按照我之前的想法,可能就是按照当地人一样,以你设想的身份生活。首先是按照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吃当地人的食物,乘坐当地人的交通工具。然后想象你是一个怎样的身份,你可以不是你原本的职业,当然,也可以是。如果还想当一个设计师,就去逛展逛有趣的商店,如果你想当一个文艺票友,就去买几场话剧看看。如果是一个历史爱好者,那么你真的会愿意挤一挤名胜古迹。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觉得拥挤不习惯,但是李如一之前就写过一篇文章中讨论过一个相关的观点,在食物上local和delicious本就是不一样的,没有人应该保证你当地的体验就是你感觉最舒适的体验,最本地的食物,在你的舌头感觉出来可能就是不那么美味的。

“旅行”而不是“度假”和很多其他的行为很像,如看一本你不了解领域的书或者故事,看一部与你的爱好不一样题材的电影,与一个不同职业的人聊天,去有意识的了解某个艺术风格或者建筑流派,去系统的了解一个宗教的世界观。之所以要旅行,恰恰是因为它会给你带来全方位的“不适”。

很多人会把旅行和度假混淆。有的人以为旅行就是度假,给自己找一个最舒适的状态,很有可能就是宅在家里,做最熟悉的事情,看最熟悉的视频订最熟悉的食物。但是有的时候看到别人出去旅行了,出国旅行、拍照好像成了新中产的政治正确,他们可能也会订一张机票,到另外一个城市,做最熟悉的事情。

有的人总是在用相机旅行,他们 不会像本地人一样生活,旅行的目的通常是因为跟从。因为旅行会带来资本的流动和经济的增长,从而催生了许多相关的职业,创造了许多消费趋势和消费观念。许多人会按照社会期望的在不同的地点消费和拍照,吃了本地的食物时候后发现不那么好吃,又满城市找火锅和熟悉的西式快餐就成了他们旅行的全部。

听机核网分析塞尔达传说的有一期节目“尝试着探讨一下《荒野之息》中“冒险”的技术”我觉得可以很好的定义旅行的动机,他们说塞尔达传说其实是一款典型的冒险游戏,人们的天性是冒险的,人们会有倾向的靠近可控的风险。因为人们靠近风险的动机,其实是在迎接对未来的挑战。或多或少的我们会有对未来有许多焦虑,而冒险或者旅行是一种风险可控的挑战,当完成一次挑战的时候,可能意味着我对未来的掌握就更多了一丝胜算。

在拉丁语里,Adventure冒险这个词源其实是Arrive,也就是到达。到达这个结果是模糊的,它不是数字理性的,我们能掌握的,只是到达这一个结果。在阅读非虚构类图书的时候,我们是数字理性的,我们会预期我们 投入的时间应该得到某种能力的提升。而现实世界是量子化的,一个因素触发连续取值的运算,外部环境与我们互动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触发了很多不同的模式,而不仅仅是我们的某种能力值的提升。它不是明确收益的,旅行是对我们对明确收益这个监狱的一种挑战。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讨论出去旅行的时候,我们可能需要想想我们是在旅行途中,还是去度假的路上。去一个城市,没有什么景点是非去不可的,也没有什么食物是非常不可的,我们要的其实是一种不舒适的状态,某种类似于冒险的, 对自己思维的挑战。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