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如何形成好的社会关系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临的问题,而我们又或多或少的面临如何选择朋友,如何分配与朋友的时间的问题。本期播客首先辨析了作为功用的朋友并不是好的社会关系,并提出了好的社会关系应该是两个有德性的人之间的互动。除了类似节制的德性养成方式,好的社会关系还要求我们与朋友之间有密切互动、尊重自己的感受和理性,并有意的控制数量。最后我论证了朋友的必要性,也就是好的人追求本身即善的东西,善于思考和感受的人本身即善,所以朋友对于好的人是必要的。

正文

问题的缘起

在工作以来,由于我在一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工作,加班是非常严重的,加班的问题是另一个话题,我想谈谈的是关于社交关系、朋友的问题。

由于工作占据了比较多的时间,一般情况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时间被大量投入的工作当中,当一边的时间投入比较多的时候,自然给每个人面临的就是工作和生活平衡的问题,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生活的组成,除了我们第一时间反应出来的消遣和休息、就是与朋友、家人和伴侣度过一些时间。

我会认可良好的生活需要有创造性的工作与创造性的情感,创造性的工作这个话题我做过几期播客讨论,而创造性的情感,我还没有做过系统性的论述。而另一方面,无论是与朋友、还是家人或是伴侣度过时光,这通常是如何分配闲暇问题下的一个子问题。

同时,闲暇时间的稀缺要求我们去思考我们如何分配我们的闲暇,休息分配多少时间、消遣娱乐分配多少时间、与朋友家人相处分配多少时间。如果没有预先对于闲暇的时间分配上的思考,我们中大多数人大概率会比较难控制自己的闲暇,从而又把难得的闲暇时间交回给设计好的消费机器。这就像如果一个没有深阅读习惯的人被抛入互联网,那他与有这个习惯的人的差距会愈发严重。

就社交这个问题上我担心面临的实际问题是,在工作之后我们发现我们的朋友圈会逐渐缩小,接触的很多同事有难以成为比较好的生活上能够沟通的伙伴,所以我想要提前做一下准备,来预备一下这个问题。

作为功用的朋友

有的人可能会说,朋友嘛,相处得快乐就好了嘛。这是引起我的第一个警惕,因为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就早就有过这样的讨论:有的人愿意同机智的人相处,不是因为他的品质,而是因为他能带来快乐。

我的警惕在于,从感觉上来说,我与一个人相处的时候能够感觉快乐,并不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感觉,同样的感觉我们既可以在视频消遣中得到、也能够从电子娱乐中体验,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它的功用感过于强了。

同时,与一个人相处感觉快乐,也是一个脆弱的状态,这种脆弱在于人的变化性,如果一个人变化或者不能再给自己带来愉快,这个朋友和这段感情也就不存在了。

而快乐背后的概念代表着功用,对于一个人的情感,用人带来的快乐是功用,用物带来的快乐也是功用。功用并不是一种持久的需求,这样的需求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毕业之后,许多之前玩的好的,一起吃饭、游戏的朋友在毕业之后就没有联系,就是作为功用的关系断开的结果。回到上面的闲暇时间有限的问题上,如果我们需要有创造性的情感和用得很好的闲暇,对于什么是功用型的社交,什么是真的社交,是需要做的第一步分辨。

而不能分辨的情况,背后其实也隐含着另外一层意味,就是自身可能就不是一个节制的人,过多的追求快乐的感受,选择愉悦而不是善好。这个问题我在上一期播客讨论过。

什么是良好的社会关系?

那么什么是良好的社会关系?从《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论述我看到了这样的句式,也就是先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自然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同时收获什么样的结果。

用同样思维方式去思考,并不是我单方面去评判这个人怎么样,他和我是好的关系,另一个人与我不是,而是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良好的社会关系是德性上相似的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坏的人之间相处是坏的社会关系,好的人相处就好的社会关系。

好的人之间的相处,表现出的特征不是一个朋友能给自己带来快乐,这大概率是功用型的关系,而是表现出两个人具有共同的德性,无论是节制、勇敢、公正还是慷慨。

成为有德性的人

那么怎么收获良好的社交关系,或者说,怎么成为一个好的人呢?上一期讨论的是节制这种德性,要想养成节制德性,首先要做的是成为一个有节制德性的人,而节制德性并不在于在某一件事情上表现出克制,而是通过行为养成了在任何事情上都有节制的习惯。

密切交互与交谈

第二个方式是共同生活、密切交互和交谈。所谓“若不交谈,所有友爱都会枯萎”,而共同生活背后包含着许多行为,当好的人之间密切交互的时候,他们必定面临着利益分配的问题、面临着观点不同的问题。而当面临这样的问题时候,好的人会展现出较大的慷慨,而坏的人相处会斤斤计较,而彼此的慷慨,包容又会让彼此的德性到一个更好的状态。这其中也隐含着一个这样的假设,与好的人相处必然会使自己变得更有德性,近朱者赤的道理无论中西方很早都有这样的认识。

感受与逻各斯

第三个方式被交给了自己,也就是当一个人认可自己与他人都有某种相似的德性,并密切交互之后。自身的感受和理性是怎样样的,这种感受应该不仅包含快乐,而是包含着欣赏、慷慨、激发与愉悦的。快乐这种感受在好的社会关系中是一个必要项但不是全部。

数量的控制

第四个收获良好的社交关系的方式,是控制这样社交关系的数量,社交关系不是越多越好,比如亲密关系就只有一个,不去谈心理学或者生理学上的理论,仅仅因为爱是一种情感上的过度,由于其本性,它就只能为一个人享有。而有限的社交关系能够让关系中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与自己密切互动,这其中的数量也需要有限控制。

朋友之必要

最后一个议题,如果我们去到另一个极端,朋友或者社交关系是必要的吗?很多没有好的情感经历,或者社交受挫的人会有这样的看法,觉得人不一定要有好的社交关系,同样从伦理学视角去看,朋友的必要性可以由德性的养成的观点切入。这也是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少有的极其严谨的三段论式的论述。总结下来可以是这样一个结构:
1. 幸福的人追求其自身就是善的东西
2. 人的生命在于感受和思考,这样人与其他物不一样,而这样善于感受和思考的人,形成了自身就是善好(自足的)
3. 好的人追求幸福,那么朋友对于他是必要的

总结

总结一下,如何形成好的社会关系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临的问题,而我们又或多或少的面临如何选择朋友,如何分配与朋友的时间的问题。本期播客首先辨析了作为功用的朋友并不是好的社会关系,并提出了好的社会关系应该是两个有德性的人之间的互动。除了类似节制的德性养成方式,好的社会关系还要求我们与朋友之间有密切互动、尊重自己的感受和理性,并有意的控制数量。最后我论证了朋友的必要性,也就是好的人追求本身即善的东西,善于思考和感受的人本身即善,所以朋友对于好的人是必要的。

而在此回到生活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对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有所觉知,当我们意识到身边接触的朋友越来越少,或者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很少留下来互相欣赏的朋友的时候,这就是需要我们思考何为良好的社会关系的时候了。

但让我们思维迷惑的是,有的人说与人交往需要真诚,它既对也不对。有人说与人交往要多为他人着想,它同样脱离了真实的语境。我们没有办法穷举我们能够面临的所有情况,我们只能抓住那个能够让我们持续获得好的社会关系、亲密关系、同事关系的主轴。也就是从自己出发,通过实践成为一个有德性的人,运用自己感受、理性并他人密切交互。这可能才是让我们收获创造性情感的方式。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