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在这一期,我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问题-闲暇时间分配的问题入手,引入的是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道德德性的视角。提出时间管理并不是真的命题,成为节制的人可能才是真的命题。在进一步阐明了人的行为和德性的关系,人的实践是怎样,他的品质就会怎样。在进一步引入快乐和痛苦的感受,提出快乐痛苦既可以作为训练的对象,也可以作为德性获得的评判表征。最后我提出德性养成的三个方法:感受力、适度和规避恶。

正文

节制问题

上一期播客我开通了设计乘数的微信群,群里有几次很好的讨论。有一个问题我十分关注,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有过这样的困扰。这个问题围绕闲暇时间如何分配展开,有人会这样去想,我觉得我的工作已经 很忙了,没有时间看书;另一说,我工作之余总是在看闲书或者视频,让我在闲暇的时候做相对严肃的事情是很难想象的。

从表面看这个问题,通常我们会把视线集中在时间分配上,也有很多书籍文章想要教给我们好的时间管理方法、无论是Todo List的工作方法,还是番茄工作法,它们都很难真正改变一个人的工作与生活习惯。去观察一个使用了这样工具的人,他的视频、游戏消遣的时间没有很大程度的变化,这可能是这个问题视角不够深,解法太过表层带来的。针对这个问题,我希望引入另一个视角,也就是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关于道德德性的视角。

道德德性

先不说道德德性这个名词本身,具体在时间分配这个问题上,在我看来具体的时间管理技术应该是一个更加靠后的问题,更加适用于每个人的时间管理方法,我提出一个假设,人的行为应该是他的品质的外在表征,一个能够很好管理自己的闲暇和消费行为的人,应该是首先他自己是一个拥有节制品质的人。拥有节制品质的人,他不会纠结于我在视频于游戏消遣上花了过多时间而深深自责,也不会因为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闲暇时间而感觉无力。具有节制这样品质的人,不会沉溺在过多的消遣和消费上,而是可以很好的根据自己生活的需要而适度的进行消遣和消费。

那么如果我们希望削减消遣的时间并不是一个真的命题,让自己成为一个节制的人才是真的命题,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自己具有节制的品质了。在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体系下,节制这样的品质被归于道德德性这一类目下,与节制相似的,还有正义、公正、勇敢、慷慨、大度等等,这些品质是和古希腊时期对一个好的城邦公民所要求的品质是非常相关的。这些都是很正向的词汇,和德性这样一个名词所对应的是,德性的意思就是对于人的出色行为的称赞,评价一个人有德性,可能是因为他勇敢,或者他具有智慧,或者他拥有节制的品质。

在德性的分类中,德性分为理智德性与道德德性,理智德性可以由教导而养成,理智德性又被分为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而道德德性则是由习惯养成的。而无论是由教导养成,还是由习惯养成,这背后都隐含着一直以来我所关注的良好生活的问题,良好的生活在于良好的实践,良好的实践在于将潜能得以发挥。而德性的养成,就是我们所有人将潜能发挥的过程,他还隐含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德性是每个人都可能获得的。想到这里,我也才慢慢对潜能得以发挥有了一层更深的理解,通常我们在想潜能的时候会去想作为个体的我的潜能是什么,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人本身已经具有非常宝贵的潜能。

习惯完善德性

亚里士多德在书中这样描述,自然馈赠我们所有人的能力都是先以潜能的形式获得的,我们先有视觉,再有反复的听和看,再有成为一个善于听与看的人。所以这背后也含着这样的逻辑,我们每个正常人,都有可能养成理智德性与道德德性,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获得节制的品质。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具有所有好的德性呢?我想除了每个人天赋不等之外,更多的在于每个人是否有相应的实践,我们总觉得我们首先要知道节制是一个什么样子,省钱算节制吗?严密的控制时间算节制吗?严肃地管理自己的朋友关系算节制吗?我们会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想象和操心,但是就像是只有通过反复听和反复看才能成为善于听的看的人一样,我们做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塑造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亚里士多德这样描述,我们通过造房子而成为建筑师,通过看书而成为爱看书的人,我们成为具有某种品质的人,是由于对于善的或恶的东西的选择,而不是关于何者善何者恶的意见。总结起来就是实践重于理知上,开始做符合德性的行为可能是第一步。

快乐和痛苦作为品质的表征

但是第一步还是很难迈出的,因为我们依旧缺少直接做的方式方法,并且我们会有很多对立的情绪的影响。我们通常会说,我已经很累了,我没有时间再做严肃的活动或者看书。后面隐含的是,让我做严肃活动是痛苦的,我需要找些快乐的事情去做。

各种道德德性的养成,总与快乐这个概念息息相关,我们总是趋近于快乐而逃避痛苦,这是人之常情,所以总是要求一个人追求痛苦而逃避快乐,是很难以接受的,所以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也把快乐和痛苦这两个维度的直观感受引入在道德德性的养成上。

我需要承认的是我们追求快乐,这是第一个命题,我们也要承认我们追求节制这样的品质,这是第二个命题。这两个看似非常矛盾的命题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非常强有力的结合了起来。结合的方式非常精巧,我们通过节制快乐而变得节制,而变得节制了就最能节制快乐。勇敢也是一样,我们通过培养自己藐视并面对可怕的事物的习惯而变得勇敢,而变得勇敢了就最能面对可怕的事物。

我们再来理解一下这句话,快乐和痛苦在这里被以两个维度看待,一个是品质是否养成的表征,同时被当成了品质培养的训练对象。训练对象是我们通过节制快乐而变得节制,表征在于只有当一个人节制快乐并且以这样做为快乐,他才是节制的。相反,如果他以这样做为痛苦,他就是放纵的。这完全将道德德性的养成与否的评判交给了自己。

德性的养成

1. 感受力

有了评判标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非常具体的如何养成德性了。既然快乐和痛苦是德性养成与否的表征,那么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养成快乐和痛苦的敏锐感受力。所以柏拉图说,重要的是从小培养起对该快乐的事物的快乐感情,和对该痛苦的事物的痛苦感情,正确的教育就是这样。

对于我们也是一样,分清快乐和痛苦其实并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在视频消遣与游戏的时候,是感受到了真的快乐还是什么别的情感。在消费与自己消费水平不符的商品的时候,是真的感受到了快乐还是裹挟着别的情感,这样的分辨并不困难。分清高尚的东西、有利的东西和令人愉悦的东西。卑贱的东西、有害的东西、令人痛苦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困难,培养这样的感受力,对自己诚实是道德德性养成的第一步。

2. 适度

第二个德性养成的办法是适度,因为道德德性与情感与实践有关,而情感与实践又分为过度、不及和适度这3种程度。尼各马可伦理学中要求我们在各种情感和实践时做到适度。很多学者在阐释亚里士多德的时候会将道德德性中适度的观点和中国古典学说中的中庸相比较,这两个概念之间的确是有很多相似之处。在消遣时适度,不过多的消耗,也不做绝对的否定。

做到适度,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不同人的适度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很多人紧接着会想到的问题,我觉得的适度,可能你会觉得少了,或者多了。那么什么是适度呢,这个问题的解答像是上面通过自我感受的快乐和痛苦来评判德性是否达到一样,决定权又被交给了我们自己,亚里士多德提到适度,他说应该交由逻各斯决定,或者说人的理性,他说我们应该像明智的人会做的那样做决定。后面对于适度,还有更加详细的论述。

但是做到适度,这依旧是对自己是否诚实的问题,我们每个人不是一张白板,我们潜能中自然蕴含着各种潜能和理性逻各斯,每个人的逻各斯足够回答这个问题:我所做的这个行为是否适度。

3. 规避恶

要养成道德德性,第三件事情是尽量规避恶的目的和手段。因为有些事情本身就是恶的,比如幸灾乐祸、无耻、嫉妒,这没有什么不及或者过度所言,没有程度的区分,就是恶本身。我们出于这样的动机所做的事情,自然地就会带来了恶。

训练节制也是一样,当我们诚实面对自己的时候,如果我们是出于恐惧在做某些事情,出于知识焦虑的恐惧而看书,出于嫉妒的心态来交谈,这些恶的行为可能会在行为过程中侵蚀我们要做的事情。

令人羡慕的是,古希腊生活在一个有高贵和高尚目的行为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高贵高尚的目的,但是多了更多恶的动机和目的。可是善于恶同样并没有那么难分辨。但其实回到我们为什么要追求节制,如果从古希腊人的语境说,他们非常明确,追求勇敢、公正、慷慨和节制是高尚的,追求放纵是卑贱的。而对于我们,在这个时代培养出Noble的意识,是一件困难但是必要的事情。

总结

关于道德德行的培养,今天就讲这么多。在这一期,我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问题-闲暇时间分配的问题入手,引入的是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道德德性的视角。提出时间管理并不是真的命题,成为节制的人可能才是真的命题。在进一步阐明了人的行为和德性的关系,人的实践是怎样,他的品质就会怎样。在进一步引入快乐和痛苦的感受,提出快乐痛苦既可以作为训练的对象,也可以作为德性获得的评判表征。最后我提出德性养成的三个方法:感受力、适度和规避恶。

最后,分享一点我读亚里士多德的想法,我读的这本《尼各马可伦理学》是2003年版,商务印书馆出版,廖申白教授的译本。

第一个感受是伦理学的源头并不艰深,他关注的都是贴近生活的问题;
第二个感受是理性和人的潜能,因为逻各斯,我们内在就有很强的能力去分辨善恶,去得到自己的好生活。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