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三十三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从设计支撑,到赋能,再到驱动,设计仿佛要在未来驱动着商业前进。但是我提出目标并不一定是这样,反观政治与政治哲学的关系,政治关心的是权术与治术,政治哲学关心的是何为良好生活的话题。就像商业关心的是流量与商业模式,设计关心的是用户价值,这本就是不同的话语体系。最后总结商业和设计的同时成功,从不驱动开始,哲学的发展,从哲人不王开始。

正文

设计驱动现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听到很多关于设计师责任升级的讨论。从最早的设计支撑,到前两年的设计赋能,到现在说的设计驱动。我好像听到一个逐渐放大的声音,设计师需要越来越多的参与到商业当中,并且逐渐接管商业的话语权,好像商业产品急需设计赋能和驱动,这些商业产品等着设计师来做决策。

另一方面,Airbnb的创始人布赖恩·切斯克和乔·杰比亚是在设计师线下见面会经常被提起的名字,两个设计师创建起了全球最大的共享民宿平台,商业上的成功在佐证设计师将会成为商业竞争中的一个重要力量。

但是我要挑战的是,仔细去看大公司中讲的设计赋能到设计驱动,还是设计师创业的奇迹。他们好像都缺乏可复制的交往模式,而在公司和商业中,合作者最期待的却是这样的合作模式。

上周我听了我们团队的述职,有一个动效设计师的代码能力也非常厉害,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自己用代码写出原型,而且性能极好。“在必要的时候,我会指导我们的开发写代码”他这样说。现场听的时候,我们自然会觉得他很厉害并且为他喝彩,可以说他作为一名设计师在驱动驱动业务和技术,在合作关系中,他占据更强的话语权。但是这也仅仅是设计师驱动,并不是设计驱动。在这样一个关系模式中,我们也没有沉淀出能够复用到各个业务场景的合作模式,能够让设计真正驱动。

在看Airbnb的创始人创业的时候,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两个兴奋点,一个是他们作为设计师的身份,另一个是他们用到了设计师才会看重的方法,如亲自为租主拍摄优质的房屋照片。但是在这个案例中,他依旧缺少可复用的模式,在创业过程中,他们更多的是像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和VC谈投资,开发产品积累用户,再进行下一轮融资。

哲人不王

不仅仅是设计师和商业的纠结关系,我在看陈嘉映的《价值的理由》其中一章的时候,看到了哲学家也有过类似的纠结,纠结政治和政治哲学之间的关系。

柏拉图的“哲人王”是一个性感的话题,在他的理想国当中,应该由哲人王来领导城邦,他自己也真正的投身到了政治当中,柏拉图3次前往西西里从政,最后都没有好的结果,晚年也只有柏拉图学园留了下来。孔子从30岁开始就一心希望某得官职,到50岁做上官,最终也是颠沛流离,没有在政治上有什么大的成就,后来返回鲁国,专心编书讲学了。

在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开始产生警惕,我总是觉得他们的成就无人能出其右,可是在实际的政治实践的时候,却老是碰壁,难道是他们所研究的学术和理论无法落地吗?那这些和我们所研究的设计方法最终落到商业产品中,有什么关系?

这其中最大的区别我觉得陈嘉映老师讲的非常透彻。我们需要区分的是政治与政治哲学,在狭义的政治中,政治家们关心的第一要义是权利,第二要义是治术,而政治哲学的首要任务在于探究政治的目的或意义。这里的目的或者意义,请就是研究什么样的生活是良好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保障良好生活。可以想见从政者并没有那么关心这些。

商鞅、韩非子、李斯的权力和治术的修为比孔子周密切实很多,就像是企业家创业者们在商业上的思考比设计师们周密切实很多一样。和狭义的政治一样,狭义的商业关心的是流量和商业模式两方面,可设计关心的是什么样的产品能够带来用户价值,给用户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这样的类比和政治与政治哲学的关系非常类似。

在讨论柏拉图和孔子参政的时候,我们总是很少的把政治与政治哲学区分,将他们的权术与治术和商鞅、韩非做对比,那当然是比不上的。他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尝试政治哲学是不能能够驱动政治,最后的结果是失败了。

设计不驱动

因为政治和政治哲学关心的问题不同,商业和设计关心的也是不同的。既然关心的问题不同,那也谈不上谁驱动谁了,一心的想要用我们推崇的设计方法强行插入另一个话语体系,本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更少的记住商鞅和韩非,更多的记住柏拉图和孔子,因为他们的功绩在于文教,孔子的文教集中在仁,仁AV中塑造了一个民族的品格。

但是回想当年,我能够想象当时的民众更多地知道和谈起那些政治家们,就像我们今天谈起大的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家们。也能够理解的是,因为他们在当下有特别强的话语权,会有很多的人想要夺取这个权利中心。就像当年的王道派主张的,只要施仁政于民,“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陈嘉映说,这不仅欺人,而且认错了自己的工作性质。怎么可能用仁政就可以抵御坚甲利兵呢?当然是严格的训练和战略战术才可以在战场上胜利。

商业上的流量与商业模式才能在商业上胜利,那如果商业上流量和商业模式并不是设计关心的,设计的驱动也自然是一个伪命题了,接下来的问题是,设计如果不驱动,那应该怎样参与到商业当中呢?设计能为商业做什么呢?

《哲人不王》这篇文章很好的解释了这个问题。一个国家不能仅仅靠政治和政治人物领导,商业和设计的关系,从更大的看就像是政治和教育的关系,当教育为政治服务的时候,这一定是一个文化凋敝,所有人都不敢说真话的时代。所以并不是教育为政治服务,而是应该问政治能为教育什么。

那么用同样的句式,并不是设计可以怎样驱动商业,设计可以为商业做什么,而可以表述,良好的商业,离不开良好的设计,不如问商业能为设计做什么。

有人会说,这也太理想了,如何达到这样的程度呢,什么样的商业能够在残酷的竞争的市场中还会去考虑能为设计做什么?推导到这里的时候,我自己一开始也有一点不接受这个结论,但是我认为这样的思考逻辑和结论是严密和正确的。那么要达到这个结果,需要有三个保证。

  1. 商业当中商业为主,商业继续思考流量与商业模式如何做大做强,并且更有效率,这个时候,狭义的设计必然会参与,它肯定会被作为资源使用,在这里一味的抢话筒只会什么也做不成,设计要做的是提效而不是驱动。
  2. 商业和设计要有一定的独立性。在历史上,只有文教和政治有相当的独立性的时候,才是文化和政治都大发展的时候,文教不会在这里替代政治,但是商业公司中设计的独立性必然会带来更良好的商业。
  3. 商业领导者要有尊重设计的态度。就像一个严刑峻法的政治家无法成为一个良好治理者一样,更好的政治家有良好的狭义政治的权术和治术,还有良好的文教修养,而他们如何有良好的文教修养,就是他成长环境中的教育所带来的。一个商业领导者是否尊重设计,正是他成长环境中接触到的商品和服务所带来的。

哲人不王,哲人的功绩在于文教,设计不驱动,设计的功绩也一样在于文教。狭义的商业参与我觉得可能会越来越需要设计提效的努力,而这会给设计师带来更大的空间,也只有不纠结于是否驱动,才会真正让设计师看到更多机会。

最新一期的疯投圈播客的标题是“中国有过多企业旨在提升效率,太少能创造体验”,这正是我们面临的现状,要说设计去驱动商业,那只是在提升效率的路上越走越深,Booking这个公司的产品可能就是最终的形态,可能只有我们不考虑设计如何驱动了,商业在思考能为设计做什么的时候,才可能是新体验产生的时候。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