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三十一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之前我讨论过人生的仓位管理的话题,当时我结合最优投资比例模型和亚历山大·埃尔德的理论,去讨论结合风险和收益要素,如何决定我们应该投入的资本数量的问题。这期播客我想讨论的更深一些,我们不得不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而区分风险和不确定性是关键的,但是我们不得不面临不确定性不可算这个问题,市场通过挑选管理者、集中化和专业化来应对不确定性问题。而我引申到个人,认识到自己的边界,决断,交往行为和创造性行为可能是个人应对不确定性问题的方式。

正文

一、风险和不确定性的问题来源

之前的播客,我探讨过人生的仓位管理的问题,当时我借助最优投资比例的模型,和亚历山大·埃尔德的理论去讨论我们应该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其中的做法是我们在做某一次决策的时候,去衡量这一次行为的确定性和收益,去判断应该在这件事情上投入自己多大的仓位,在投资的时候就意味着应该在这一次操作的时候投入多少钱,而在做一件事情时就是考虑为这件事情投入多少时间。

虽然当时这样的思考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但是它也有很大的局限性,主要就是因为除了在投资市场中我们应该做相对精确的仓位管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通常不会这么思考。

同时,只是从投资的角度去看自己的时间管理和决策,在经济学这样庞大的知识图谱中,它还是相对微观和简单了一些。即使我们用到了投资中的多个要素:心态、交易策略和仓位管理,对于我们来说依旧还不够。我觉得我还缺乏的是一个宏观的视角去看待我们如何面临生活中的挑战和时间分配,带着这个问题,我开始关注宏观经济学中的视角。

在检索过程中,富兰克·H·奈特的《风险、不确定和利润》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在最优投资比例中,有两个因素决定了我们的投入仓位,分别是确定性和报酬倍数,而这个公式成立的前提条件,则是我们假定确定性和报酬倍数是可知的情况下。但是实际情况是,我们面对生活中的大事小事,很多时候都没有绝对的确定性,我们始终面临风险。另一方面,我现在在蚂蚁保险从事体验设计的工作,抛开对于保险从业者的偏见,保险行业本质上是去解决风险问题的方式,带着对于所从事工作的好奇, 如何去理解风险和不确定性,它们又可以如何指导生活,是我这段时间关注的话题。

带着这个问题,我去读奈特的《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除了它经济学独特的视角,还有它的经济学和哲学相结合的文风是我喜欢它的原因。

二、市场如何应对不确定性问题

完全竞争和现实竞争不一致,利润的产生

讨论我们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首先奈特打破的是我在本科学习的古典经济学原理的均衡理论。古典经济学假设供给自动创造需求,需求和供给的曲线总会相交产生一个价格,而这个价格会让供给和需求同时满足,利润归于零。

区分风险和不确定性

但是真实的情况是我们面对的永远不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由于竞争双方永远不可能达到信息完备的状态,那么市场上就不存在完全竞争的均衡条件,这里的差别就产生了利润。而上面的信息的不完备,就带来了风险和不确定性,对于个人来说也是一样,我们在决策的时候永远无法掌握完备的信息,所以我们个人跟经济学中研究的企业一样,在决策的时候也必然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

这里我们通常会认为,我可以通过不断的尝试,经验的总结来算出风险和不确定性发生的概率,就像最优投资模型假设的那样,我们可以算出这一次决策的胜率是70%还是80%。可是奈特区分了风险和不确定性,风险是可度量的风险,而不确定性是不可度量的。

人们可能知道风险发生的概率,通过经验总结和不断冒险,根据过去发生的事情可以推断未来的可能性,但是不确定性的定义就是因为人们缺乏对于将要发生的事件的基本认识,无法通过经验和定量分析和进行预测。

企业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市场自发的出现了它的第一个解决办法,市场开始选择人。在不确定性的假设下,决定生产什么与如何生产比生产本身更重要,这个时候组织开始依赖一些具有管理才能的人,让他们负责生产和经营活动。在通常的产业组织理论中,企业的本质是由荷兰、西班牙时期出海商船股份和投资而提现的。

但是奈特强有力的用风险规避理论进行解释,世界上只有少数人是风险偏好者,而绝大部分人是风险规避和风险中性者,后者愿意交出自己对不确定性的控制权,管理者通过承担风险获得剩余,工人通过转嫁风险获得工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一直批判官僚和科层制,但是科层制依旧如此效率和强有力的原因,因为大部分人是愿意转嫁风险的,大多数人愿意逃避自由。这在弗洛姆的《逃避自由》中有更详细的探讨。

市场如何应对不确定性

除了企业通过选择风险偏好的管理者来应对不确定性风险,市场也有它的做法,它们分别是集中化和专业化。集中化,保险就是其中代表,市场中的保险公司将众多偶然的事件集中到一起,把投资者的较大不确定性损失转变为较小的保费。而专业化隐含着企业无限制扩张的深层冲动,企业的联合有助于克服不确定性。企业通过增加生产规模减少不确定性,使得大企业的成本总是低于小企业。

三、个人如何应对不确定性问题

认识自己的边界

总结上面我所讨论的,应对不可算的不确定性,企业和市场想出了三个办法去应对,分别是管理者、集中化和专业化。但是我更加关注作为个体如何去应对不确定性。我想提出的是,首先我要开始承认自己认识的边界。

奈特说,经济规律的解释力是有限的,而人类无法获得完备的经济规律,进而无法对未来进行正确的预测的根本原因是人类认识能力的有限性。而且它还说,经济学,是唯一有可能成为一门精确科学的社会科学,它享有科学的殊荣,也具有科学的局限性,即它像数学和物理学那样抽象,那样脱离实际。

除了上面我提到的在投资的时候,自信的投资者认为自己可以估计一个大概的投资成功的概率,我还想对我从事的体验设计做一些反思。这次回到蚂蚁金服,我发现设计师们比之前更加看重实验,甚至让我觉得,如果没有实验的验证,设计师都无法说出他的价值。

但是我想比较独断的说,我们现在如此在设计领域看重实验,力图将设计科学化的方向应该是错的。无论是从直觉上还是在推论上,我都不同意这一点。这只会让基于实验的设计结果要么只适用于一个很窄的场景,如支付宝腰封广告的投放策略,要么会让通过实验得出的设计理论落得抽象而脱离实际。

因为我认为大多数的设计问题和个人选择问题一样,通常不是一个可以估量的风险的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我们无法估计其结果的,对事件知之甚少的不确定性的问题。所以承认自己的认识的边界,不要去追求每件事情的确定性和科学主义所倡导的实验机制,可能是我们首先要做的。

成为管理者和决断

对应市场选择管理者,第二个我想说的是个人可以对于某种价值做出自己的决断,这个价值可能无法经过经验推导,就像是孔子说的“仁”,西方哲学说的“道德”,古希腊哲学说的“善好”,尼采说的“超人”等等。上面提到企业的本质,企业选择风险管理者来承担风险,而我们作为个体没有风险可以转嫁,只有让自己成为管理者,做出某种决断。对于上面提到的坚持,我们不去进行演绎推理上的质疑,只有承担风险的决断。

集中化和专业化

最后,对于集中化和专业化向个人领域的延伸,我还没有想到太好的对应,但是我隐约有一个方向,市场通过集中化和专业化来应对不确定性,集中化对应到个人这里,应该是交往行为。而专业化,或许是个人的实践和创造性行为。

而另外一个引子是,这一次我只提到了奈特的相关宏观经济学理论,在宏观经济中,不确定性理论可能最能够应用到对生活产生指导。而微观经济学中的博弈论,或许可以给我带来更多启发,这是这次讨论欠缺的,也是我之后去检索和思考的方向。

总结一下,我们不得不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而区分风险和不确定性是关键的,但是我们不得不面临不确定性不可算这个问题,市场通过挑选管理者、集中化和专业化来应对不确定性问题。而我引申到个人,认识到自己的边界,决断,交往行为和创造性行为可能是个人应对不确定性问题的方式。

最后,承认自己的不足,对坚持的事情有所决断,可能是我这次想要分享的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对21期播客《人生的仓位管理》的一次补充。

参考:

  1. 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 (豆瓣)
  2. 最优投资比例
  3. 《以交易为生》亚历山大·埃尔德
  4. 设计乘数博客《人生的仓位管理》
  5. 逃避自由 (豆瓣)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