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三十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本期播客我从良好生活的实现条件切入,提出了外部条件对于我们自己的影响,以及不良的外部环境对于我们可能的工作异化、消费异化和偶像崇拜的问题。但是也提出外部环境虽然是脆弱的但是也是可改变的,之后我给出了我的建议,分别是延迟满足、不要孤立的进步和给自己创造有利的社会关系。但是也强调,这些建议只是个人能够做的事情,对于宏观问题的思考和参与同样甚至更加重要。

正文

外部条件对自己的影响

在前面的播客中,我已经讨论了很多关于良好生活的问题,如果良好的生活由创造性 的工作和创造性的情感组成,而创造性的工作需要我们自己的理知,我们自己的实践,我们和外部环境的互动这三个要素的参与。那么如何给自己创造一个良好、健全的外部条件,让我的工作和实践得以更好的发挥我的潜能,就是一个必须要关注的话题。

那么如果我们所处的外部环境不好,会有什么样的问题?讨论到做事时的外部环境,通常来说说的是我们所处的公司,以及我们所处的社会中的经济制度、社会管理制度和文化。

如果我们的外界环境不够好,我们首先会陷入压抑,因为这样的条件违背了我希望发挥自己才能的诉求,我们会做出反应,我们选择离开、试图做一些改变,但是或多或少的我们的才智、创造力会遭到损害。我因为身边基本都是大公司工作的朋友,我会有这样的观察,如果我们处于一个不良的公司和社会环境,这种压抑会带给我们下面一些影响。这些影响分别是工作异化、消费异化和偶像崇拜。

工作异化,我在大公司中做设计,这其实还算一个蛮能够创造自己价值的岗位,因为设计师很看重作品,你需要为自己的作品负责。但是这样的创造自己的作品的认识也是需要一定的知识性和反思做为基础的。我也看到过很多的人把自己当做流水线上工作的工人,或者由于团队的合作流程限制,他只承担着对原型图的界面美化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异化相当于把自己重新放回了计件工资和深度分工的时代,而它的影响最重要的是价值感的丧失,这种因为外部条件而带来的自己价值感的丧失,会让受这样影响的人开始对闲暇时的懒散做绝对的肯定,而对工作和工作相关的事情做绝对的否定。

消费异化。同样也来源于上面可能是工作合作流程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消费异化伴随着商品销售,我们如果没有健康的外部条件去定义我的身份,我们会很容易去用消费来定义我的身份,让我们以为消费什么东西就可以收获身份的认同或者快乐,但是其实这样行为只是让我们暂时忘记了自己的价值无法呈现的状态,焦虑感会在一段时间后重新找上门来。

偶像崇拜。不良的外部环境对于我们自身价值感的打压极其强烈,而如果一个人没有足够的理性和爱的能力,他会期待更多能够给他归属感的地方,比如国家崇拜、商品品牌甚至是某个个人的崇拜。这可能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年轻会更多的追星,因为他们处于一个自身力量很弱小,但是期望建立起个人价值的时期,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来他们的外部环境没有给他们一个很好的个人价值感建立的引导。偶像崇拜也是不良的外部条件的负面影响给我们带来的不良结果。

为何外部环境脆弱

而从个人的角度来讲,外部环境的搭建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但🈶是脆弱的。我们人生是由一个个决策组成的,我们选择上什么样的大学、选择去哪里工作,选择和谁结婚,选择什么时候要小孩,或者什么时候买房,这一系列觉得都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我们所处的环境,这个环境又由身边的物质文化环境和人组成。每一次的决策都会基本全部的改变这个外部条件,那么如何去选择一个对自己发展有益的,健全的条件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需要慎重选择自己所处的环境。

创造一个健全的外部环境,我能做的事情

在弗洛姆的论述里,或者其他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的论述里,他们会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从经济、政治和文化上解决问题,比如经济上的全民基础收入,政治上的小社群自治,文化上的教育改革等等,这些事情我们大多数人无法参与。但是我希望还是回归到自己能做的事情。我们自己能做的事情我举例来说,分别是延迟满足、不要孤立的进步和给自己创造有利的社会关系。

首先不要孤立的进步,在社会中,激进的运动和理想主义都带来了灾难,比如20世纪的纳粹和苏联都是孤立的理想主义的产物。而对于个人来说,不是追求在孤立的领域迈一大步,而是在不同的领域慢慢前进是需要的,而这些领域应该是理性、创造性的工作和创造性情感。如果说我们不得不在大的机构和公司中工作,去接触不同的岗位和领域,把自己的工具化程度减轻,可能是最可行的办法。全能型的技术可以减轻工作的异化程度。

其次是延迟满足,我们需要在时间的过程中学会延迟满足,并且习惯只期待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只有有了延迟满足,我才给自己留了一丝空间去冲突、疑虑和做决定。这也是应对消费异化的重要方法。

创造有利的社会关系,工作其实不是一个纯粹的外部客观的行为,同样的工作如打扫卫生,在自己的家里为自己的家庭收拾,和与去其他人家里做清洁工,是两个不一样的体验,我们需要更多创造这样的分工,让自己拥有更多参与感。这要求我们更努力的参与到一个群体中,和这个群体中的人有更好的关系,也要求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创造一个这样的环境,让自己的行为不是在其中交换金钱,最好情况下是与这个社群一起成长,我们需要在多个社会关系中找到价值,而不只是在一个社会关系中不断强化自己的工具性。

良好的状态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短期内无法改变和逃离我们所处的环境,这个经济环境自身和底层逻辑就包含着把人工具化,和无限追求增长、不断增加经济效益和财富的内在诉求。所以即使我们有了上面的解决办法,可能最后的结果无法避免也会让其他的纯粹的商业机构和个人,在这个竞争市场中掌握更多优势。

但是这需要我们在做这样一个决策时就要接纳这些所谓的“损失”,这里接纳的是我们生活的目的不仅仅是在市场中占据优势,把自己看成一个能够不断增值的商品、一种投资,因为如果这样看的话,你只有在::把自己卖一个好价钱::,或者为配偶买包的时候,才体现了价值,而不是理性与爱的能力。或者是体现自己的::消费能力::,去消费音乐、电影、打游戏、买东西的时候才体现自己的能力。或者是::害怕不合群::,没有勇气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买东西都买的是“网红”的时候,他才感到自己的存在。我们不是期待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商品,而是过一个良好生活。

但是如果想要更深度的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还需要更多人,在社会底层的经济与社会规则上努力。我在准备的时候,也时常在想还有什么能够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外部环境,它可能不是让我们所处的社会整体的变好,但可能是让自己有一个相对好的环境,就是谨慎的做选择,去优秀的人聚集的地方。

参考:

健全的社会 (豆瓣)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