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二十八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本期播客沿着何为良好生活的路径思考,讨论良好实践的表征可能是什么。由此引出了新教伦理的发展过程的回顾,发现新教伦理同样面临过无法证明教徒是否被上帝真正拯救的问题。最后转到个人理性的角度,讨论良好实践的表征可能不在于客观目标,而在于主观的理性判断。

正文

什么是发挥了自己的潜能?

一直以来,我的前几期播客虽然不是自己预先想好的,但是回过头来看我都在关注的是“何为良好生活”的问题,如果我认可之前的推论,良好生活就是良好实践,良好的实践就是让自己的潜能得以发挥。那么现在令我困惑的就是接下来的关于实践的问题,这个潜能的发挥应该是有一个表征的,什么样算是发挥了我的潜能。

我是完全相信很多公司的创始人,他们维持着高强度的工作,是完全处于一个发挥自己潜能的状态的,他们就像是加尔文宗的教徒,觉得自己为职业奉献是为了增添上帝的荣光,而今天这个为上帝增添上帝的荣光是变成了更人文主义的,发挥自己的潜能的好的实践。

但是我们作为个体会纠结和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们做这个工作真的可以发挥自己的潜能吗?我们不会认为是加班加了多少个小时,或者职业的晋升,或者赚了多少钱是潜能发挥的表征。那么这个潜能发挥的表征是什么,即便是潜能发挥是一个过程,那这个过程应该也有和常规生活状态不一样的表征,这就引发的我的思考。

新教伦理对于潜能发挥/恩宠状态的追寻

前面提到了加尔文宗的教徒式的生活,我开始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如此的乐于投入工作,所以我开始阅读马克思·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通过阅读,我发现新教在几百年间也经历过类似的问题和困惑。

新教塑造了我们今天的生活,新教首先接纳的是获利的合法化,但是对于消费的克制。即便我们现在抛弃了对于消费的克制,彻底的倒向了功利主义和消费主义,但是之前的经历也可以给我们参考。

新教伦理中,从路德宗到加尔文宗,再到后来的虔信派、莫拉维亚弟兄会,循道宗或者浸礼宗,其实都在解决这个问题——就像上面的提问,什么状态是潜能发挥的状态。

由于加尔文宗是预定论,在当时的新教中也会问,被上帝恩宠的人是怎么样子的?上帝选民衡量标准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只是他们那个时候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灵魂的拯救,我们现在刨去了宗教的成分,追寻的是良好生活。

当时的人会这样问,为了证明自己是被上帝恩宠的,是像天主教一样去教堂做祷告、忏悔吗?不是,所谓因信称义,新教已经尽量规避了教会和教堂这个中间人的功用。

是像新教普遍弘扬的行善吗?如果说信徒行善,或者饱含对恩宠的期待就能够得到上帝的恩宠,这就意味着上帝被人的善行所支配,但是上帝不被因果律所支配,所以这个命题是矛盾的,那么就是上帝是否恩宠,无法掌握。

是像加尔文宗弘扬的,完成世俗所赋予的责任和义务吗?比如完成自己的职业,职业在德语里面是Beruf,英文中对应的是Calling,也就是神的感召。所谓尽可能的做好自己的职业就是上帝的荣光,尽可能多的物质积累。但是人们以赚钱为人生的终极目的,这显然是非理性的。

是新教后期所谓清教徒式的禁欲主义吗?当然也不是,禁欲主义是为了新教中求得不同的动机的产物,它通过以条理的方式对自己的行为对自己监督,来确保获得恩宠,但是由于这个模式必然带来的资本积累和消费节制,自然的会让很多人产生动摇。

是我们现在所奉行的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的观念,尽可能多的做物质积累,再尽可能多的消费吗?这可能是最坏的状态,对财富的追求让我们陷入工具理性和精神懈怠,沉迷消费让我们被消费主义控制。

我在上面的新教伦理,给出的表征,在宗教中所说的恩宠状态,或者资本主义中企业家的精神,都不是很满意。我在想,那是不是这个表征就是没有办法通过客观的状态来判断的,因为前人已经走了这些路了都行不通。

那它应该是什么?

理性的作用

“上帝并非要人们艰苦劳作,而是要劳作时的理性。“”

直到我看到了这段论述,如果从新教伦理中,我们对于自己时间或的状态,其实我不接受的是忙忙碌碌,是艰苦劳作,而不动用理性去思考和引导自己。

这个所谓良好的实践能够带来的,不是将金钱的获取为第一目标的工具理性。也不是新教伦理里面说的,通过赚取财富,又不消费财富,给上帝增添荣光的行为。

它是需要持续发现和具有非常多前提条件的,这个过程需要我们大量的阅读和实践,去了解自己。而且就像我分享的新教伦理一样,需要理性、时间和创造性的情感作为支撑,它最终会落到一个主观判断上,但是它能够通过不断的理性批判螺旋向上。才能够让我们尽量避免迷狂状态和间歇性的神经疲劳。

它可以让我们不陷入对于加班工作道德或者不道德的批判,也不会陷入对于金钱的崇拜,这个主动权在我自己,但是它是比纯粹的金钱追求更高成本的一条路,它是更困难的一条路,因为盯着客观的钱,或者客观的消费是更简单的一条路,这是很明显的事情,具有很强的知识积累前提、运用理性、不断实践、加上爱的情感。但是应该是一条更好但是更难的路。

参考:

马克思·韦伯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4746104/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