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乘数》播客#25: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二十五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本文以日常生活中的沟通这个话题入手,讨论了知识付费内容为什么失灵,又讨论了宏观理论在个体实践中失灵的原因。综合这两点,我阐述了欧文·戈夫曼的戏剧透视法的理论,并分析了我更认同他的观点的原因。
最后结合上面的论述,我提出了我们应该更多的阅读严肃内容,并对理论进行宏观和微观的类型区分,更重要的,鼓励我们每个人进行良好的实践,在一次次的实践中完成对自我的建构。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正文

这次我关心的话题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临的沟通的问题。由于我们使用语言、表情和文字沟通,现在我们又越来越缺少面对面的沟通的场合,这导致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难,可是沟通又是我们要达成共识并且相处的基础,这个问题就变得尤其重要。

知识付费为什么失灵

这么重要的问题当然会被商品社会捕捉到并将它变为商品,现在的知识付费的课程中就有很多关于如何沟通的课程,举个例子在知乎和得到上的所谓职场社会学的课程。它们通常有从所谓的“从众行为、人际互动、认知失调”的理论去解释社会互动现象,来告诉我们在社会交往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但是这些课程大多数是没有用的,问题出在用宏观理论去指导个体实践。比如方宏进在知乎上的课程“职场社会学”中就有提到“交换理论”,交换理论当然是社会学或者经济学中的常用的解释性理论。但是在这个课程中他这样应用这个理论:我们每个人可以按照市场的规则在职场中进行等价交换,不仅仅是社会财富,还可以交换关爱、尊重、喜欢和效忠。进一步去分析我们有哪些资源可以拿得出手,去职场场景中进行交换,甚至具体怎么交换更加划算。

我们当然不会以这样的思路去在职场中进行实践,我们在职场中的实践是个人的,这件事情与和我们互动的人的人格、习惯、好恶有关,更和我们所做的这件事本身有关。这一类知识付费的课程的问题在于,它们仅仅是关注了我们每个人都关心的话题,但是用了一个并不合适的路径给予我们建议。

一类建议是纯粹技术性的建议,即要待人真诚,或者待人有所保留,这一类的脱离场景的建议就像是许多谚语一样彼此矛盾,所谓“男子汉大丈夫,宁折不屈!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它总是对的。

另一类建议是用宏观理论指导实践,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在观察社会现象的时候,会总结出人类行为的一些规律,如社会学家总结的结构功能主义、符号互动理论、社会冲突论等等。通常来说,这些理论具有极强的解释性,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们的行为,都不是通过理论所建构而成的,这些理论通常无法指导个体实践。

宏观理论为什么在个体实践中失灵

就像网络科学、社会科学中的网络模型不是指导了网络的诞生一样,众所周知,网络的诞生是军事的产物,其中的小世界网络也没有指导网络的诞生,而是不同的个人节点在接入过程中的涌现后果。

比如微博是典型的小世界网络,即随着节点数量的增加和节点的相连,节点彼此的距离会大大降低。这样的模型在电网和线虫的神经网络中也有出现。但是和瓦特和斯托加茨论文《“小世界网络”的集体动力学》中阐述的一样,这样的结构可能是由两种互相矛盾的压力造成的,即在系统内快速传播信息的需要,以及产生和维持可靠的远程连接的高成本,共同造成了不同系统的中的小世界网络的形成,通常它们不是刻意设计的结果。

总的来说,许多理论仅仅是具有解释性,或者只能指导大尺度的实践。无论是刚刚提到的小世界网络模型,还是前面提到的交换理论都是如此,我们可以用交换理论在解释人与人的交往行为,也可以甚至用它来辅助设计一个市场经济中的环节,或者设计一个类似微博的产品。但是它不能够被用来指导实践,因为我们每个人不会这样行为。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那么我们每个人是如何行为的?我找到了一个可能更好的指导思维,它将戏剧透视法应用于传统的符号互动论,整体的思想由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在他的专著《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体现。

戈夫曼将我们每个人比喻成舞台上的表演者,借助某个生活场景的道具,与剧班的其他成员合谋,共同表演出剧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有 give 表演,也会有 give off 流露,我们的表演会有固定的属性的「前台」和通常隔绝关注的「后台」。我们通过自己的表演和工作,和剧班一起,达成戏剧实现。

而想要表演成功,我们必须提供一种场景,让观察者的头脑中的刻板印象得以实现,这就是所谓的表演符合现实社会的期望。在表演中,我们从个性化的自我向社会化的自我转变。我们对剧班忠诚,并避免与观众之间建立情感纽带,抑制自己的情感冲动,而我们与剧班产生默契,共同掩盖和营造着某种场景和真相。

同样是符号互动理论,这个不那么主流的理论让我更加认可,我开始思考其中的原因,我觉得可能的原因是它虽然是成体系的理论,但是它运用的比喻是更加微观的。这里的微观是尺度上的微观,而它没有抽象到一个非常高的程度,它反而能够指导实践。

抽象程度很高的理论很难指导实践,在经济学中尤其明显,如一般均衡的达到仅仅通过需求和供给两条曲线的交点达到,它极其优雅但是更多的用于抽象解释,并且复杂科学正通过其他的方式更好的解释市场行为。而抽象程度太低的纯粹技术,就像我前面说的,无法让我们形成一个通用性的实践模式。那么,我们自己如何在不同的生活实践中找到合适的理论来指导自己的实践呢?

理论与实践

我们日常中的各种行为,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都能找到对应,毕竟是我们一个个个体的行为组成了群体,对群体的研究组成了具体的学科。我们不得不面临的问题是我们是独立的个体,我们如何找到自己生活行为的实践指导理论。毕竟社会学这样的学科,研究的目的的来源也不是指导个人实践。

首先,是更多从严肃学科去吸收内容。在网络环境下,内容的增多这个特点更进一步去看,很多其实是主观经验的增多,这一类的主观经验聚焦于个人的感受、体验和对某件事情的看法。它的问题在于语境的作用远远大于道理阐释本身,而严肃学科并不是摒弃了个人的观点和主观经验,它当然也有非常强的研究者的主观色彩。其中重要的是它是由学术共同体所认可的,有很强的结构体系的知识。这里的结构体系重要性在于你可以在阅读的过程中有更加清晰的脉络去把握作者所处时代的特征,和这些体系建构出的前因后果,并且你可以很容易的找到相反的观点与被验证的经典论述。

第二,区分学科的宏观与微观研究问题。以社会学理论为例,从孔德、斯宾塞、涂尔干开始的社会学,更多关注的话题是社会结构,或者社会发展决定人的命运,还是个体的人塑造了社会结构这样的话题。它是宏观的,而往后发展,到结构功能主义和符号互动论,就开始更多的关注微观层面的问题,比如小的群体的问题。

再进一步,可能到上面提到的戈夫曼对于社会交往中剧班的比喻,就开始能够应用到指导我们的具体实践。不仅仅是社会学,经济学也有指导国家发展的宏观经济学、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公共财政学,也有指导企业实践的微观经济学、博弈论等等。而心理学天生就是关注个人的心理的,我在戴维·迈尔斯的《社会心理学》和罗伯特·费尔德曼的《发展心理学》中得到了非常多的支持。

但是我并不是说我们尽可能多的去看只和个体实践有关的内容,这和疯投圈播客「用VC的思维买股票」中提到的,做VC的为什么还要看宏观经济、大公司的赛道一样。我们每个个人生活在一个宏观结构中,而时代性非常大程度的塑造这我们每个个体,比如我们每个人现在面临的问题通常可以从根源上找到现代性的问题、个人主义与平民社会的问题。这要求我们即要看宏观的理论,也要看微观的理论,这偷不了懒。

最后,持续的实践。实践永远是最重要的,瑞·达利欧在他的《原则》这本书中提到他会信任什么样的人。他认为对一件事情较可信的人要么至少曾经几次成功解决过相关的问题,或者对所得结论的因果关系分析得很有道理。

达利欧所说的两个特征,其实就是理论和实践,今天通篇都在讲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理论,而其实更重要的在于实践。就社会交往而言,我们的实践是我们真实的在社会环境中让一帮人认可你的观点,或者在真实世界交往中建立起几段真诚且可靠的社交关系,或者在一个正式的场景有成功的说服他人经历。

有意义的实践让我们在真实的场景下与人互动,去用五感和身体感受我们所处的环境,我们的毛孔会因为紧张收缩,汗腺开始分泌,心脏跳动速度提升,头脑充血,我们可能会左顾右盼并且羞于和人交流。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在头脑中闪过符号互动、闪过剧班和剧本,也会闪过很多不相关的东西。作为个人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得以教训和认同,我们再反过来继续阅读,去评判哪些理论适用于自己哪些不适用于自己。直到我们成为像达利欧所说的那样,既有几段成功的实践经历,还能对这个过程的因果逻辑分析的很有道理。

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建立起自我的认同,一段段的认同将我们自己塑造起来,持续良好的实践,直到我们觉得我们的潜能已经发挥完成,这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构建。

参考

  1. 《“小世界网络”的集体动力学》
  2. 欧文·戈夫曼
  3.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4. 一般均衡
  5. 《社会心理学》
  6. 《发展心理学》
  7. 「用VC的思维买股票」
  8. 社会学究竟在研究什么?-Mistletoe的回答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