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乘数》播客#23:用户研究的落幕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二十三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从体验设计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定性用户研究入手,我会回顾一下我对于用户研究的理解,从而引出现在的科技发展对于用户研究的影响,结合我在大公司和项目中的观感提出一些我对集中式高效率的担心。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正文:

用户研究的方法的提出的时间并不长,毕竟连用户体验的名词也才被 Don Norman 提出几十年时间。

用户体验设计中的用户研究方法和用户价值与商业目标是绑定的。大概可以理解为,商业公司需要完成一个商业目标,但是直接转化和盈利的途径必须是销售某种商品或者服务给一类消费者,所以需要满足这些用户的用户需求或者达成某种用户价值,来间接的达到商业目标。

这是一个可以很好理解的逻辑,所以由此引申的,用户研究会关注潜在用户和现有用户,并理解用户所处的环境和使用场景。我们没法只基于自己的生活环境对于我们不了解的人群进行直觉性的判断,这往往没有说服力,所以我们需要借助一些手段。

这些手段就是用户体验设计师很熟悉的定性研究方法和定量研究方法。普遍会用到的是用户访谈、用户画像、卡片分类、焦点小组之类的方法。

到这里都是非常说的过去的,而且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也就是这样学习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用户看成一个个个体,因为我们也没法对我们所有的用户对话,我们去和他们对话,了解他们作为个体的诉求。再结合他们的需求凝练成一个用户的画像。

但是现在的情况变化了,在上个世纪40年代的时候,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已经比较兴盛,关于他们的讨论也非常热烈。比如哈耶克和波普尔就主张一个自由的、分散的社会能比规划者更好的分配资源,因为规划者只能猜测分散在数百数千万人身上的知识。

在以前,这样的猜测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同时与这么多的人对话,那么应用到商业社会中,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找到一些典型,和他们做对话。

但是今天,最高效系统可能又变成了集中式系统,大数据让科技公司和政府可以完整的检测整个经济和政治,效率也比苏联的官员高很多。这里引用的是18年10月的经济学人的文章,有很多人对新一次的集中式欢欣鼓舞,因为这带来了效率的提升。

重新回到关于用户研究的话题,新一次的集中式决策不再是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或者法西斯主义了,而是能够带来了更高效率的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在我在大公司的工作的经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感是,有越来越多人,特别是之前没有接受过定性研究教育的人,已经完全没有对独立个体用户的认知。

而且他们好像并不必对这些用户进行认知。用户开始在数据矩阵和人工智能的分析模型中被看成一个个数据集合而不是鲜活的个体,增长黑客、上瘾理论在科技公司的盛行就可以作证这一点。

Ben Evans 在18年11月16号在 A16Z 的演讲的最后一段提到,像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企业,现在其实是中心化的,他们捕捉用户的动机、意义和价值。他举了一个很有趣的例子,对于不同的公司看到用户对一把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椅子的反应。Google 可能会联想到某个丹麦的设计师,Facebook会认为某个喜欢家居的人分享这个链接,而 Amazon 可能认为这个是 SKU。

但当他们的数据互通并且运用到了机器学习,那么用户在后台被处理信息的结果可能是不会再给这个用户展示迪士尼的广告。这是对前几年比较火的大数据的再进一步。

在机器学习的加持下,商业公司不再需要或者也不能通过定性研究的方式,来洞察用户的需求或者价值,它可以中心化的处理但是给每个人提供不一样的服务。以前的商业公司最大的优势在于规模优势,而现在他们好像有了超级能力。

Ben 也一样发现了这其中对于商业公司过于大的赋能,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加密。用区块链或者类似技术让数据有原生的信任和交换价值。这样在商业公司有了新的方式去发现意义和动机,用新的网络连接需求、行为和价值的时候。还能保障它是去中心化的和无需凭证的。这也给了用户保留自己数据的权利。

商业公司的目标是一直没有变化的,而我想叙述的是以设计师的视角,将要见证的定性用户研究的落幕,或者减弱吧。这可能在计量经济学和计量社会学,计量心理学的兴盛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我更想提的是我们每个人的对于自己的提醒。

这个提醒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作为个体的人的存在。我不希望是被监视的个体,或者在未经允许下被分析的数据来源,而且应该每个人都不应该是。所以从现在起就关注自己的数据安全和加密就很重要,具体为什么重要,引用 Ben Evans 对它的认识就像,你在1993年问互联网为什么重要一样。

另一个部分是作为科技公司的从业者。当面临的确带来的高效率的时候,类似人工智能对于用户需求的理解的高效率,这样的实在的提升的诱惑实在太大。但是我们不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的问题,毕竟如果说现代社会有什么问题最重要的话,我想我会回答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问题,而这一切的来源正式工业革命和相关的事件。而现代性引发的各种的问题,如普遍的个人价值和意义感的丧失,是我们到现在没有找到办法解决并且愈演愈烈的。

这一期的播客也只能算是抛砖引玉,如果您感兴趣,可以去听 Ben Evans 的演讲和查阅我文中提到的一些人,我把它们放在了参考链接中。

另外有一个好消息有分享,很感谢大家的支持,最近几周,设计乘数播客一直保持在苹果播客榜单和包括 Agora 的播客客户端在内的设计艺术类播客的第一名。这些都来自于各位听众的收听,点赞,评论和分享,谢谢各位。

如果您喜欢我分享的内容,也再次请您讲您喜欢的单集发送给你的朋友,并为我在包括苹果客户端在内的播客客户端点赞评论,这样会让我的内容让更多人听到,让你身边有更多和你相似的人。

另外我的播客会保证月更并永久免费,谢谢各位。

参考:

  1.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Ben Evans
  2.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3. 卡尔·波普尔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