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设计不驱动 哲人不王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三十三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从设计支撑,到赋能,再到驱动,设计仿佛要在未来驱动着商业前进。但是我提出目标并不一定是这样,反观政治与政治哲学的关系,政治关心的是权术与治术,政治哲学关心的是何为良好生活的话题。就像商业关心的是流量与商业模式,设计关心的是用户价值,这本就是不同的话语体系。最后总结商业和设计的同时成功,从不驱动开始,哲学的发展,从哲人不王开始。 正文 设计驱动现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听到很多关于设计师责任升级的讨论。从最早的设计支撑,到前两年的设计赋能,到现在说的设计驱动。我好像听到一个逐渐放大的声音,设计师需要越来越多的参与到商业当中,并且逐渐接管商业的话语权,好像商业产品急需设计赋能和驱动,这些商业产品等着设计师来做决策。 另一方面,Airbnb的创始人布赖恩·切斯克和乔·杰比亚是在设计师线下见面会经常被提起的名字,两个设计师创建起了全球最大的共享民宿平台,商业上的成功在佐证设计师将会成为商业竞争中的一个重要力量。 但是我要挑战的是,仔细去看大公司中讲的设计赋能到设计驱动,还是设计师创业的奇迹。他们好像都缺乏可复制的交往模式,而在公司和商业中,合作者最期待的却是这样的合作模式。 上周我听了我们团队的述职,有一个动效设计师的代码能力也非常厉害,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自己用代码写出原型,而且性能极好。“在必要的时候,我会指导我们的开发写代码”他这样说。现场听的时候,我们自然会觉得他很厉害并且为他喝彩,可以说他作为一名设计师在驱动驱动业务和技术,在合作关系中,他占据更强的话语权。但是这也仅仅是设计师驱动,并不是设计驱动。在这样一个关系模式中,我们也没有沉淀出能够复用到各个业务场景的合作模式,能够让设计真正驱动。 在看Airbnb的创始人创业的时候,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两个兴奋点,一个是他们作为设计师的身份,另一个是他们用到了设计师才会看重的方法,如亲自为租主拍摄优质的房屋照片。但是在这个案例中,他依旧缺少可复用的模式,在创业过程中,他们更多的是像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和VC谈投资,开发产品积累用户,再进行下一轮融资。 哲人不王 不仅仅是设计师和商业的纠结关系,我在看陈嘉映的《价值的理由》其中一章的时候,看到了哲学家也有过类似的纠结,纠结政治和政治哲学之间的关系。 柏拉图的“哲人王”是一个性感的话题,在他的理想国当中,应该由哲人王来领导城邦,他自己也真正的投身到了政治当中,柏拉图3次前往西西里从政,最后都没有好的结果,晚年也只有柏拉图学园留了下来。孔子从30岁开始就一心希望某得官职,到50岁做上官,最终也是颠沛流离,没有在政治上有什么大的成就,后来返回鲁国,专心编书讲学了。 在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开始产生警惕,我总是觉得他们的成就无人能出其右,可是在实际的政治实践的时候,却老是碰壁,难道是他们所研究的学术和理论无法落地吗?那这些和我们所研究的设计方法最终落到商业产品中,有什么关系? 这其中最大的区别我觉得陈嘉映老师讲的非常透彻。我们需要区分的是政治与政治哲学,在狭义的政治中,政治家们关心的第一要义是权利,第二要义是治术,而政治哲学的首要任务在于探究政治的目的或意义。这里的目的或者意义,请就是研究什么样的生活是良好的生活,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保障良好生活。可以想见从政者并没有那么关心这些。 商鞅、韩非子、李斯的权力和治术的修为比孔子周密切实很多,就像是企业家创业者们在商业上的思考比设计师们周密切实很多一样。和狭义的政治一样,狭义的商业关心的是流量和商业模式两方面,可设计关心的是什么样的产品能够带来用户价值,给用户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这样的类比和政治与政治哲学的关系非常类似。 在讨论柏拉图和孔子参政的时候,我们总是很少的把政治与政治哲学区分,将他们的权术与治术和商鞅、韩非做对比,那当然是比不上的。他们用一生的时间去尝试政治哲学是不能能够驱动政治,最后的结果是失败了。 设计不驱动 因为政治和政治哲学关心的问题不同,商业和设计关心的也是不同的。既然关心的问题不同,那也谈不上谁驱动谁了,一心的想要用我们推崇的设计方法强行插入另一个话语体系,本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更少的记住商鞅和韩非,更多的记住柏拉图和孔子,因为他们的功绩在于文教,孔子的文教集中在仁,仁AV中塑造了一个民族的品格。 但是回想当年,我能够想象当时的民众更多地知道和谈起那些政治家们,就像我们今天谈起大的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家们。也能够理解的是,因为他们在当下有特别强的话语权,会有很多的人想要夺取这个权利中心。就像当年的王道派主张的,只要施仁政于民,“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陈嘉映说,这不仅欺人,而且认错了自己的工作性质。怎么可能用仁政就可以抵御坚甲利兵呢?当然是严格的训练和战略战术才可以在战场上胜利。 商业上的流量与商业模式才能在商业上胜利,那如果商业上流量和商业模式并不是设计关心的,设计的驱动也自然是一个伪命题了,接下来的问题是,设计如果不驱动,那应该怎样参与到商业当中呢?设计能为商业做什么呢? 《哲人不王》这篇文章很好的解释了这个问题。一个国家不能仅仅靠政治和政治人物领导,商业和设计的关系,从更大的看就像是政治和教育的关系,当教育为政治服务的时候,这一定是一个文化凋敝,所有人都不敢说真话的时代。所以并不是教育为政治服务,而是应该问政治能为教育什么。 那么用同样的句式,并不是设计可以怎样驱动商业,设计可以为商业做什么,而可以表述,良好的商业,离不开良好的设计,不如问商业能为设计做什么。 有人会说,这也太理想了,如何达到这样的程度呢,什么样的商业能够在残酷的竞争的市场中还会去考虑能为设计做什么?推导到这里的时候,我自己一开始也有一点不接受这个结论,但是我认为这样的思考逻辑和结论是严密和正确的。那么要达到这个结果,需要有三个保证。 商业当中商业为主,商业继续思考流量与商业模式如何做大做强,并且更有效率,这个时候,狭义的设计必然会参与,它肯定会被作为资源使用,在这里一味的抢话筒只会什么也做不成,设计要做的是提效而不是驱动。 商业和设计要有一定的独立性。在历史上,只有文教和政治有相当的独立性的时候,才是文化和政治都大发展的时候,文教不会在这里替代政治,但是商业公司中设计的独立性必然会带来更良好的商业。 商业领导者要有尊重设计的态度。就像一个严刑峻法的政治家无法成为一个良好治理者一样,更好的政治家有良好的狭义政治的权术和治术,还有良好的文教修养,而他们如何有良好的文教修养,就是他成长环境中的教育所带来的。一个商业领导者是否尊重设计,正是他成长环境中接触到的商品和服务所带来的。 哲人不王,哲人的功绩在于文教,设计不驱动,设计的功绩也一样在于文教。狭义的商业参与我觉得可能会越来越需要设计提效的努力,而这会给设计师带来更大的空间,也只有不纠结于是否驱动,才会真正让设计师看到更多机会。 最新一期的疯投圈播客的标题是“中国有过多企业旨在提升效率,太少能创造体验”,这正是我们面临的现状,要说设计去驱动商业,那只是在提升效率的路上越走越深,Booking这个公司的产品可能就是最终的形态,可能只有我们不考虑设计如何驱动了,商业在思考能为设计做什么的时候,才可能是新体验产生的时候。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


#32:旅行人信札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三十二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这周是我毕业一个月,也是我工作一个月,毕业前后的两个月时间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心理上的变化很大,这期间看的书和想的问题,我觉得都比不上把这些片段记录下来,最能够保存下来真实的感受。像日记一样,我会每天时时刻刻记下来我觉得值得记录的东西,这期播客我模仿陈嘉映的《旅行人信札》,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记录下来这段时间的变化。 正文 这周是我毕业一个月,也是我工作一个月,毕业前后的两个月时间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心理上的变化很大,它不像我之前关注的话题,是类似“何为良好生活”这样比较聚焦的话题,可以用假设、演绎和推理的方式来把一个问题推进到更深的深度。这期间看的书和想的问题,我觉得都比不上把这些片段记录下来,最能够保存下来真实的感受。 像日记一样,我会每天时时刻刻记下来我觉得值得记录的东西,这期播客我模仿陈嘉映的《旅行人信札》,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记录下来这样心境的变化。 陈嘉映的文字举重若轻,修养和思考都透在朴实的文字中,写《旅行人信札》时他30岁,游历西安、成都、昆明、广州等等地方,用书信写给他的兄弟一些见闻。而我这些文字写给自己,描述还原当时的场景还是稍微少些,但是我想这也是最合适的记录的方式。 2019年5月24日 清华 距离毕业设计约一个月 回到寝室洗澡,水声很大,门外有女生说:诶,有人在洗澡诶。出来后看到有人醉倒在厕所,回头看到有一个同学在对着我笑,走廊里的人来来往往,有一个寝室传来有节奏感的音乐 ,还有被走来走去的人遮挡又透出的灯光。后来听说有一个同学把另外一个人打了,后来又有一个将要离开的人回到我面前对我说:我们不讨厌她。我像是看了一出全息玫瑰碎片。 2019年6月7日 上海 这次女朋友回国,是为了看在上海附近能够生产她品牌衣服的工厂,这几天我们总是在路上,聊到了小孩的话题。高铁开往宁波,我聊起:有的人在成为父母之前,其实没有找到过自己生命的意义。而有了小孩之后,好像是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把小孩的成长看成自己生命中最大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小孩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他会再18岁的时候离开,而两个人陪伴才是长久的,更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好亲密关系。但是两个人的陪伴中也有一个人要离开,所以最重要需要学会的,就是和自己相处。 2019年6月17日 丰宁坝上草原 这两天去了丰宁坝上,一路开车过去,经历了大雨,大雾,车子好像开在云端。然后豁然开朗地看到了矗立在山坡上的风力发电站和起伏的草原。在清冷的湖边放风筝,开车把手伸出来摸风,岳程说这是青春的感觉。远处就是刚长出来没多久的松树林,天和山辽阔,窗外下起了大雨又放晴,让回程的时候大家更加深度的聊天。 我感受到了真实的美好,去亲近自然的美好,自然是多变又无法琢磨的,它在那里又充满细节,我每天接触的虚拟的信息,很多但是没有那么被组织起来,而更重要的是能够和身边的人亲近。去呈现自己,很多想法不断闪过,看着别人的表情,能够交错地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就是我们需要的。站在滦河山边,想起了曾点的描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样的状态我觉得正是我们内心希望的状态,它内在含有礼的秩序,但又和自然浑然一体。 回来的路上,岳程问我我怎么看大麻不合法的来历,我给他一个从外部性的正负的视角。轩竹说她喜欢和认可的人工作,而不那么在意做的事情。我反而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只能守住那些我们喜欢的事情。我们有很多困惑和不解,有很多志向和不满,都在车厢中传来传去。 子路率尔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夫子讥笑他,就像在讥笑平时的我们,我们的欲望和手段,我们对于身边自然和人的忽略。 这天渐渐阴下来,前面的车的尾灯渐渐亮起,回到寝室中,真实感的冲击更加强烈。 2019年7月5日 北京 今天和导师去聊天,我知道这会是我在离开北京之前最后一次和导师聊天了。坐在她小小的办公室里面。我问她,我总觉得我做事的时候会显得紧,这是为什么呢?她说,这是过于目标导向导致的,你过于的看重结果的时候,就越想尽快的去拿到那个结果,而忽视更加重要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 我问她,我很看重自己的信息输入,但是我们现在被推荐的内容,总是声量大的内容,而不是最优质的内容,我应该保持对优质的输入?她说保持好国际的视野,看国际上最好的内容,并且维护好自己的人际关系,和比自己优秀,而且是各行各业的人保持联系。 一个小时之后我离开她的办公室,我内心是很感谢她的,但是我的焦虑和担心还是没有很大的减轻,我即将加入的是一个必然会给我带来异化的公司机构,个人在大型商业机构面前很容易被吞没。我还需要有更多自己的坚持。 2019年7月19日 杭州 在分工之下的自我教育,还有自我实现的可能吗?到杭州一周了,一周时间已经让我看到了这个公司发生的巨大的变化。每天九十点钟回到住处,骑车在路上,最近正好赶上杭州湿热的天气,浑身黏黏的,就像是最近最关注的一个问题,如何让分工之下让自己得以发挥,让人很难理的清。 工作是对外部世界的否定,首先我要做的是改造外部世界和其他人,好在的确我的一点设计修改就能购影响数千万用户,我应该做的是让更多人通过设计的手段受益于金融保障产品,并帮公司解决一些问题。 工作也是对自我的否定,自然状态的自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状态的自我,选择长时间的工作,而不是相对清闲的工作,我抛弃更多闲暇对自己展开的否定,是让自己在实践和合作中发挥自己,而不是成为一个更好的为公司服务的工具。 2019年8月6日 杭州 今天是我们设计团队的香蕉会,组织者解释说之所以叫香蕉会的原因是香蕉是一个被设计的很方便的产品,剥开就能吃。会上老板说流量思维是非常不尊重用户的说法,这个思维把活生生的人看成没有情感的数据组,更应该关注的是流量的动力来源,给用户带来了什么价值,用户因为什么来到你这里。 2019年8月9日 杭州 今天百阿培训结束了,很多百阿的同学都有小孩,培训中有一个活动叫做生命年轮,每7年一个格子,画下来这7年中对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已经是父母的同学,画下的都是和家庭的画面,两个大人拉着一个小孩。 2019年8月17日 湖州安吉天荒坪 今天一路坐车到杭州的西北,下午四点到的时候还比较热,在山腰的村庄转了半天。傍晚开始扎营,扎营不费事,但是本来期待已久的烧烤倒是让人恼火,天气太过潮湿,火生不起来,有一口每一口的吃了点半生不熟的烤串就作罢了。天渐渐黑了下来,月亮出来了,刚刚过七月十五,是个大大的满月,在山的东南升起来,刚刚升起来月亮是鲜红的血月,现在已经升到了半空,想着如果不出来是看不到这样的景色的。远处可以看到一个山上的水库的大坝闪着灯,从扎营的地方看这个大坝像是某种外星奇观。再晚一点,和同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了十一点多,远处扎营的篝火也慢慢灭了,大家在帐篷里聊天讲话,讲的什么听不太清。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大概就是这个感觉,蝉鸣和鸟叫,还有湿热的空气混杂在一起,这个夜晚尤其的长。 参考: 旅行人信札 陈嘉映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