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对少年状态的否定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二十九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也可以在荔枝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FM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 infoier.com 看到播客的文字版 内容简介: 本期播客从我自己正在经历的毕业这件事情出发,提出了我对于所有自己决定负责的感悟。然后我提出了永恒少年的概念,讨论了永恒少年的问题和它对于良好实践的影响。最后我提出了在我们习得了对于外在世界否定的能力之后,应该也下定决心对于人的自然状态告别。 正文 对自己所有的决定负责 最近我忙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毕业设计的事情了,在清华这样的象牙塔呆了7年,马上就要工作,感触很多。但是很多情绪上的感受我相信很多的同学都会经历,对于熟悉的环境和人难以割舍,和对于未知的憧憬和恐惧。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很强很深的感悟,就是我决心对少年状态予以否定,而我能够观察到的是即使有很多朋友已经开始工作甚至成家,还依旧没有脱离少年的状态。 在解释少年这个状态的时候,我希望引的是心理学中的一个术语,叫永恒少年(Puer aetenus),这种永恒少年状态的被描述成永远停留在青春期,他们富有创造力但是难以对一件事情坚持很长的时间,他们始终生活在一个消极父亲情结或者母亲情结当中,他们要么在寻找,要么认为自己处于一个有一个人能够无限包容自己的状态之中。 这样认为自己会被包容的状态在情感问题上表现出的同性恋和唐璜主义先不谈,在做事和工作上,我觉得就表现为自欺。我觉得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会这样的状态,认为自己已经为一件事情付出了很多,应该应得某种程度的满足。比如我已经这么累了,应该可以大吃一顿。在这样的描述中,我自己被自己看成一个客体,而我自己又同时扮演一个包容的,能够满足我自己内心少年的角色。 而没有什么比不自欺更难的了,在做事的维度告别少年的状态,是将原本看做客体的我和无条件宽容自己的我看成我自己一个人。这个完全是我们自身的人会完全的对自己负责,我没有义务无条件的满足那个要求的自己,这时我们做到是把以前母亲宽容的权利交给了自己。在那个时候,我可以有意识的选择在工作到深夜之后不吃夜宵,因为我知道我的心理和体型都由我自己负责。这让我想到了BYM播客的主播简里里提到的,有一段时间她瘦了很多,而那段时间正是她终于意识到了,她是她自己,不用是那个会迎合父亲母亲的,保持一个比较胖的,看起来是幼年未发育的状态的自己。 告别少年状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除了体形上的变化,其实还影响到我们每一次的日常决定。当我决心告别少年状态时候,我可以选择让自己摄入不必要的热量,我也有权利让自己不摄入不必要的信息,这也正是我一直很关注的,我们所消费的信息会最终塑造成我们自己。我们在日常做决定的时候带有着大量的偏见、情绪、尚未成熟的观点和自发性的假设,我们也会依靠着惯性打开手机阅读内容与聊天,这些共同构筑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而对于少年状态的否定则是对所有这一切的决定进行审视。 永恒少年的问题 那么永恒少年到底有什么问题,去翻阅了几篇心理学的文章后我总结,停留在永恒少年的人大概会有这样的问题,他们可能会比较难适应周围的环境,同时在自身表现出包含着自卑与自大。而又比较难在一份工作干很长时间。但是他们富有创造性,这是少年特有的幻想的特质所带来的,并且具有完美主义的倾向。 而我为什么觉得这样的状态需要告别,即使他可能有富有创造性的特质。原因在于我觉得创造力除了幻想的能力之外,还可以有其他的能力得以习得,但是如果我认可前几期播客我的推论,良好的生活在于良好的实践,良好的实践在于从事创造性的活动让自己的潜能得以发挥。我们如果要成为一个让潜能得以发挥的个体,潜能发挥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不断的对人的自然状态予以否定。 而停留在少年状态中的人,因为他们讨厌从事需要耐心和长久训练的工作和运动,难以真正的对自己负责,这样会导致他们处于一个日常经验缺乏的状态,而日常经验越空洞贫乏,理想和幻想就会被抬到越高的程度。而这与真正的实践是相矛盾的。 对于自然状态的否定 回到对自然状态的否定,我们好像经常说自然的就是好的,但是这句话是非常经不起推敲的,相反,对于自然的否定我认为无论是从宏观来说,还是从个体来说,都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因为自然有一个难以克服的特点,这个我会在后面提到。 从宏观来说,技术、政治和科学都是对自然状态的否定,我们用这些手段让河水改道,让明亮在黑夜之后依旧持续。而对于个人来说,自然状态也不是天生就好的。因为我们在谈论自然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是在谈论一个好像不可避免的、不可改变的特质,这里天然包含着判断的句式。比如描述人性是贪婪的一样,背后的意思是我们在这样的特质面前无能为力。 但是自然的问题并不是不可改变,而是太过于反复无常了。自然状态下的自我精神是不完美的,自然状态蕴含着创造力,同时也蕴含着破坏力。应用到我们自身,个人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对自然状态不断否定的过程,我们对破坏力予以否定,给创造力予以肯定(这和对破坏力的肯定是相对的,所以可以描述成一句话)。而到了一定的人生阶段,我们掌握的一定的对外在世界否定的技能,比如设计的能力和计算机,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对自己的自然状态做终极的否定,这个否定让我们敢于对自己的所有决定负责,告别永恒少年的状态,这是真正经历日常经验的第一步,也是良好实践的开始。 如果你对永恒少年的状态感兴趣,可以读读《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或者《小王子》中的小王子。 参考: 永恒少年:漂泊是人生最大的挑战丨《小王子》 – 知乎 红楼梦 (豆瓣) 小王子 (豆瓣)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沟通反馈:Zoe.gongzy@gmail.com 知乎:zhuanlan.zhihu.com/infoier 微信公众号:设计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