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我们会对消费与创造有所克制吗

《设计乘数》播客#12:我们会对消费与创造有所克制吗...


#11: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被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设计乘数》播客#11: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被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21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的内容是我与朋友聊起城市的文化展开的延伸 这期播客你会听到: 1. 城市文化与文化消费 2. 个人记忆如何加工表达为中国意向 3. 为什么要刻意对城市进行消费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正文: 最近一直特别的奔波,在各个地方出差,上一期播客也是我在出差途中的一点感受,讨论了设备如何控制了我们的阅读习惯,我们又应该如何控制自己消费的内容,而这一期我想谈一谈城市的文化。 城市的文化这个话题非常大,倒不如说我们应该如何与我们所处的环境相处,我们又应该如何旅行,而我想提出的是一个城市的文化与身处其中的我们其实已经不再有过多的关系,尤其是在现在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网络空间之中。 也就是说,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有在消费时才与你有关。 那天和朋友聊起,他生活在上海,我说我在北京虽然待了六七年,但是没有体会到在北京生活的感觉,也没有想留在北京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但说他看过有这样一句话来描述北京和上海,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像上海一样的大城市,但是北京只会有一个。 我问他是因为北京的文化吗?他说可能吧。我也没想太多,说,但是文化在现在只有被消费的时候才会与你有关,当你没有在消费你所处城市的文化,这个城市也就与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们或多或少的会受到所处环境的影响,我会行走在北京的街道上,乘坐北京的地铁,逛北京的购物商场,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所消费的北京,和被符号化的北京是两个互相没有关系的存在。 硬影像播客中有过讨论,在北京被消费的符号中,有窄窄的胡同,鸟哨等等,而老炮儿的摄影师罗攀就刻意没有用大家使用过的视角,而是用更加个人化的视角。 这让我想到第40期得意忘形播客讨论过的内容,嘉宾唐霜说在国外学服装设计的设计师回国后会做出很多让人感觉很中国的作品,而要做出这类作品的方法,恰恰不是去寻找能够代表中国的元素是什么。当我们去想代表中国的元素时,很多时候会想到龙凤、青花瓷之类的意象。 而这类意象符号必定是大众的,是符号化的,是属于群体的,迁就群体的,也是平庸的。我们能够从理智层面它们是中国的东西,因为的确他们就是中国的,但是我们不会非常深刻的去认同它们可以代表中国,就像我们不能认可放进星际唱片中的「高山流水」能够代表中国音乐。 因为我们最终认可的是我们自己的记忆,很多国外学服装的设计师他们学习的课程和要求,很多时候都是在挖掘自己的记忆、伤痛、快乐。比如从家庭成长出发,去提取设计的想法,最终做成代表自己的作品。 这个时候我们会很强烈的感觉到被做出来的作品中中国的感觉,因为它更少的被赋予符号,更多的传递个人的经历,这种经历被时代所影响,时代的影响最切实的反应到自己的记忆与经历中,又被加工表达出来。也就是所谓设计师个人的才是最中国的。 这里的中国有很多面,有的设计凝聚了迟迟入不了共青团的焦虑,有的是对于自己是独生子表示的遗憾,有的是频繁搬家的不安。这些记忆都可以是中国,龙凤与青花才不是。 最终我想说的还是我经常说的,我们消费的东西会塑造我们自己的样子,而对于思想与艺术的表达,包括某些门类的设计学科,向内寻找往往比向外找寻更加重要。 还有,我想提的是一个环境能够非常大的影响生活在其中的人,前几天到访中国美术学院,从王树和隈研吾的设计的建筑中走出来的学生,都传递出一点区别于其他学校的略带古风的气质。 现在我到了一个新的城市,我期望我更多的去发现这个城市,有的时候刻意的去发现和了解是值得鼓励的,旅行恰恰是这种刻意的行为,因为只有当你消费了这个城市的文化,这个环境或者城市才与你有关。而这些消费都将成为你最终输出的原料。 参考: [1]http://hardimage.pro/ [2]http://music.163.com/#/program?id=1366838915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