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如何走出中等陷阱

一直以来我总是发现自己很容易陷入某种令自己不满的状态,在做某件事的时候,能够快速掌握基本,在前期会花很多时间去钻研,满以为自己找到了很难找到的兴趣而沾沾自喜,而在到达“还不错”的状态的时候,就会放慢脚步、拖延。在开始看一本书,学一个技法,与人聊天的之后的几分钟迅速失去兴趣,去做一些偏向文化消费的事情,比如看电影,玩游戏,而实质上并没有去消费其内核。 在经历这种状态多次之后与不同的朋友聊天(其实很多时候也不是很主动),上不同的平台搜寻答案,无一例外说我没有找到“梦想”,还有人说得了“五月病”,是说在春夏之交,发现理想与现实差距、心情压抑、对事物丧失兴趣缺乏动力的状态,这当然是调侃。 一、要克服并走出中等陷阱,首先是要了解自己 首先我想到的是所谓理想,在从事设计几年之后重新怀疑自己对其的兴趣实则是一个前期工作做的不足的体现,在初次进入一个行业时当然是不了解的,而在一个行业从事几年之后依旧没有放弃,我相信不应该过度批判自己当初的选择和自己的天份。而这种前期工作不足会使我在现在或者未来一次又一次的陷入自我怀疑,要克服并走出中等陷阱,首先是要了解自己。 二、时刻更新自己的作品集 UI中国上我看到许多设计师会以年度的上传自己的作品集,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在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我坐下来开始想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而很多时候不自知会使我们做出自己不理解的举动并依旧不知。改编自John Logon的话剧作品《Never the Sinner》讲述在20世纪20年代的芝加哥,两个有着令人羡慕家境的女高材生相约无理由谋杀一个小男孩的故事,剧的结尾在控诉社会或者家庭的因素造成了这场惨剧,一个女孩因为性需求,另一个女孩因为明显的犯罪倾向。而判处这两个女孩死刑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悲剧一直在上演,女孩至死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是对冷血和不自知的评判角度问题。 在不了解自己擅长与不擅长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最容易陷入妄自菲薄。我们dribbble,pinterest上那么多好的设计,会怀疑自己的能力体现在哪里,自己拥有的是什么。在看dribbble的时候我们会让我们悉心培养设计思维直接退化成最纯粹视觉化,在那类时候我们并不会从用户、用例、体验的层面去思考,丧失这种设计师应有的理性而不自知时我们会十分焦躁。 时刻更新作品集是一个应该坚持的方式,重思考与整理比花同等时间看pinterest更重要。而看设计图片分享社区的时间应该是在一个实际设计开始前、结束后有目的性的搜索并参考。(文后附我的简历和作品集) 三、有进阶意识的看书与学习 交互设计学科一直没有很有体系的进阶学习方法,真恰如现在倡导的扁平化结构、分布式布局。这造成了交互设计的学习者会面临两个问题。 其一,会花大量的时间去阅读重复的知识,而难见真正收益。(web界面设计、aboutface、UI界面设计等书中知识许多重合)。 其二,不明白自己的位置和行业门槛。没法和更高阶的设计师对话,除了工作经验其他难以证明自己的能力,行业门槛的不清晰同样是焦虑的源头。 有进阶意识的看书和学习是需要培养的能力。和刘英滕聊天聊这个话题,他平时刷Designer News,Medium,Twitter,听科技播客,交互设计的产品前沿在这类平台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如Instant Article的发布。我想作为初学设计者,广泛刷书是必要的,作为有一定经验的设计师,广泛看产品是必要的,所处各个阶段对自己的要求不尽相同。 四、关注体验并向死而生 对于高交叉的行业时时刻刻会面类似不清楚定位的问题。我在知乎上的签名是:“交互设计可能不能做一辈子,体验设计可以”,是我在阿里的主管 丑鬼-朱曾 和我交流时说的,和几位同学都交流过。 我的想法是,交互设计的面太窄,即使算上实体交互,在有生之年也有可能见到所谓自然用户界面。交互设计可能如很多曾经发达并沉寂的学科一样,转型或消失。比如中世纪之后的钟表、指南针制造业。而体验设计是可以做一辈子的,它代表的是设计师对全流程的考量,非可量化的评判标准和高度的学科交叉让从事体验设计更具挑战性和生命力。在学习交互设计、并广泛阅读心理学、社会学科的同时,我选择关注全流程服务设计并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