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乘数》播客# 18:佛与一场即兴演奏
这是《设计乘数》播客的第十八期,这一期是由我独自录制的节目。

收听方式:

  • 你可以直接在“播客”或“Podcast”上搜索《设计乘数》,我也推荐你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 你可以在设计乘数博客的文末直接收听:http://www.infoier.com/?p=45148
  • 你也可以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设计乘数》订阅收听

内容简介:

这一期我聊了佛陀的修行办法,佛陀的追求从禅定到涅槃的转变。分析了涅槃的途径即慈悲与般若,并展开了慈悲的元意义的质疑。
从而引出了人生意义的可以是一场即兴演奏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可以引导我们我们可以建立起一个环环相扣的理想,在借用佛陀「慈悲」的方法的同时,享受这场即兴演出的过程,这个过程具有环环相扣的理想的严密体系,同时这个过程又包含自由与愉悦。

沟通反馈:
Zoe.gongzy@gmail.com

参考:
佛学概论 (豆瓣)
人生的意义 (豆瓣)

正文:

想聊这个话题的原因是我最近阅读的两本书,它们发生了一场有趣的碰撞,同时这个话题也与我的上一期播客《Bret Victor的理想》有关系,这期依旧是一期关于意义的讨论。

首先我想说的是则有趣的关于佛陀的故事。佛陀是一个很有天分的人,在看到了人苦的四相,也就是“生老病死”之后,他决心成为沙门来寻求破解之法。他首先做的是拜瑜伽宗学习禅定。

由于他的天资很高,他很快进入了第七禅“无所有处”,并再又一次拜师后达到了第八禅“非想非非想处”。但是他很快意识到即使进入禅定的终极境界,他自己依旧摆脱不了生老病死,他开始明白最有成效的途径应该是找到极端方法的“中道”,既不禁欲,也不纵欲。

或者说佛祖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对自己的人生意义有了质疑,他不想做只是自己解脱的人,他又觉得解脱苦难的方法并非投胎转世,只有涅槃才是最后的解脱办法,而涅槃的必要条件就是善行(慈悲)和智慧(般若)。

他在自己悟道之后,佛陀出于慈悲想要让更多的人也解脱苦难,让那些“一叶蔽目者,不会因为未闻其说而光阴虚度”。

直到这里,我开始产生了一些问题。我非常理解佛陀觉得无止尽的去修禅定等级,即使到了随时随地都能进入禅定的状态也不能摆脱苦的心态。而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他找到的新的人生目标是慈悲与智慧。

或者这样问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慈悲,谁定义了慈悲。慈悲的行为是否是有内在意义的。以至于佛祖认为他坚定的广泛传播佛法的行为就是“慈悲”的组成之一。

有绝对的深刻具有元意义的慈悲行为吗?我想是没有的。我到现在为止也无法去精算我们的公益行为,如给非洲送去蚊帐,是让非洲人民免于疟疾,还是致命性的打击了当地的蚊帐作坊是轻工业,让非洲一直处于贫困。

我们当然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目标,在个人主义盛行的现在,我们当然可以把尽可能多的消费、爱与幸福作为人生目标,也可以以沉思、大多数人的幸福作为人生目标。佛陀是把消除苦而作为了人生目标,并想要众比丘众把它的理想传递下去。

而我担心的是,各种以目的作为理想的行为会让理想本身变得脆弱。个人的对慈悲的定义不同,并且不存在元意义上的绝对慈悲。对于慈悲的追寻可能会让我们陷入对于概念的坚持。

而我更喜欢的是另外一种描述,来自于特里·伊格尔顿的《人生的意义》的结尾。他把人生比作异常爵士的即兴演奏。爵士乐队的即兴演奏,明显与交响乐队不同,因为很大程度上,每位演奏者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自由表现,但是他在这么做的时候对其他乐手自我表达式的演奏怀有一种接纳性的敏感,他们所形成的复合的和谐状态并非源于演奏一段共同的乐谱,而是源于在他人自由表达的基础上,每位乐手都可以用音乐自由的表达,每位乐手的演奏,越有表现力其他乐手就会从中得到灵感被激励而达到更精彩的效果。将爵士乐比作人生的意义,那就意味着要在更大的范围内建构类似的共同体。

源于他人的自由表达的基础上的,自身的喜好能够被激发并能演奏出精彩的效果,我觉得是对于慈悲更好的诠释。因为它把慈悲行为的目的性转化成了自身对于过程的关注。

从佛陀的慈悲理念来理解,佛陀是赠与的,是自己开悟后给众生的普渡。

而一场即兴演奏中,并不是佛陀一个人对于其他人的赠予,而是大家在共同认可的规则下的互相激励。他意味着实践者同样需要影响更多人,但是它的目的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过程中产生了什么。

我想我更认可作为即兴演奏的慈悲。对于智慧,也就是般若的追求,我非常的认同,佛陀可能是用四圣谛,苦集灭道的方法,但是最终的目的都是形成一种对于生存境况的深刻而有哲理性的认知。我觉得对于现代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学习也同样具备这样的效果。

而对于慈悲与般若的结合,我觉得它可以有更符合现代理念的解释。因为我们不再相信转生轮回,所以我们不必以佛陀的“摆脱苦”作为人生的目标,反而可以将本世的尽可能多的体验与本世的觉知与平静,包括更高的智慧作为目标。那么达到这一目标的方式可以是类似于涅槃的方式,即慈悲与般若。

而践行慈悲就像一场即兴演出,我们是为了影响尽可能多的人,并吸引尽可能多的优秀的演奏者来参与这场即兴演出。并且我们可以动用现有的社会工具与商业工具,他可以是科技、商业公司。这个过程甚至能够给你带来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同时,正因为你的慈悲,这场即兴演出让你能够被激励起更多的智慧和更精彩的效果。这个过程让我们的思维更具佛陀所说般若的特征,它是觉知而又平静的。

最终我们可以建立起一个环环相扣的理想,我们能够知道我们大大小小的理想位于我们这场即兴演奏的什么位置。世俗意义的成功可能是我们拉拢更多演奏者的途径,我们不再排斥“入世”并使用商业社会中的公司来尽可能的影响更多人。同时,我们不会只是在工作,我们知道我们的亲密关系和社交关系也是我们的即兴演奏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样的奋斗目标,给我们指出了一个方向,我们需要貌似毫无目的的如爵士乐队的演奏一样生活理想,它不是要服务于某个世俗理想或者形而上的理想。它给我们描绘出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具有环环相扣的理想的严密体系,同时这个过程又包含自由与愉悦。

播客简介:

《设计乘数》是由用户体验设计师龚子仪发起的设计播客,他相信多学科整合的力量能够给设计带来乘数效应。播客试图讨论科技、社会、经济、心理等诸多话题,用设计的角度参与并不断进行探索。

关于我:

个人网站:infoier.com
知乎: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zi-yi-2/activi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