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与生产活动内容的重合

设计师的文化消费困境在于,如果希望持续的提升自己的生产与创意水平,需要持续的对自己的文化消费品进行控制。这我在《创意从来就是做思维桥接》这篇文章中有过讨论。而关于文化消费种类的讨论并没有消除我对闲暇时应该做什么,或做什么能够真正获得快乐的困惑和焦虑。而通过与其他非设计师朋友的交流,我发现了设计师闲暇时焦虑的所在。

关于闲暇时焦虑的来源,我认为来自设计师的闲暇与生产活动的内容的重合。这个重合不仅限于设计师,对于任何形式的文化生产者都是如此:导演、作家、摄影师。这类职业从事的生产力活动就是在生产供人消遣的资料,对于设计师,很多时候解决问题的方式也是通过文化生产的形式。一个视频的推广,或者一张海报可能是我们为客户解决问题的方式。

而这类解决问题的方式的习得,通常来说不及很多技能性职业有系统。与朋友黄延聊天,他对于历史军事知识的掌握程度其实非常高,但是当我问及他的这些知识见解对于他写代码是否有帮助的时候,他说当然没有。他也不求通过文化消费中收获到许多能够为生产活动产生推进作用的资料。消遣以消遣纯粹的方式存在(即使他掌握到的不仅仅是消遣的程度),而如果要提升程序开发的水平,他当然会选择看编程的工具书籍或者博客。

文化创意相对来说创作过程更加混沌,交互设计与人机交互的掌握在可用性层面,而距离一个真正的产品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视觉设计中的色彩、版式构成,也同样是高度抽象的对于设计的理解。学习过程对于习惯了系统学习的科班学生十分困难。

而从另一个方面想,生产活动的内容其实来自于我们闲暇时所消费的产品。所消费的文化产品的颜色、版式与其他设计手法以及内容本身,可能直接影响到我们在从事生产活动时的产出,这要求设计师需要做严格的文化产品的输入控制。

错误认识文化消费的优劣

那么文化消费的层次是有优劣的么?在我看来文化消费的水平是不存在高低的,这也是许多设计师容易陷入的文化消费困境之一。文化消费自古就存在鄙视链之说,现在如果一个人在闲暇经常看综艺、网络爽文并且没事打的是三消游戏,他可能被认为是肤浅的。而一个人在闲暇时听古典音乐,阅读经典文学并玩的是3A大作,他可能被认为是高品位的。这种推崇 High Culture 的行为在文化生产者群体和学生中十分普遍。

但文化消费从消遣的角度来看,他如果目的是让人放松和开心,无论消费何种形式,其实已经达到了它的价值。而对于文化消费行为优劣的评判,其实来自消遣的动机。因为设计师的文化生产内容原料来自于平时的文化生产,所以对于文化消费的输入需要得到严格控制,只是消费网络爽文和三消游戏,相比于消费 High culture 的人,其缺乏的是文化产品所具有的‘知识性’,而长期以这样的消费方式,会造成文化输入的两方面的不足:

知识性与广度

知识性与广度是支撑文化生产的重要要素,知识性提供了文化生产时能够思考的深度,如一个了解达芬奇生平的人,更能够在做文艺复兴相关游戏或者古典艺术相关产品时占有优势。但如这个人把大部分的闲暇时间花在三消游戏上,它可能就对这类知识不太了解。

而广度影响到思维桥接的效率,是否能够以出乎意料且合理的方式将不同的思维原料进行组合,这在广度层面的文化消费行为中得到训练,这同样是专注于将肌肉记忆练得炉火纯青从而在FPS游戏中拿下好分数的设计师没法达到的。

但是以上依旧不足为文化消费优劣的问题下定论。对于除文化生产者外的人来说,无论是 High culture 还是 Low culture 其实都是其消遣的形式。欧洲曾一度掀起过在报纸上玩数独的风潮,但是我们不能说当时的文化消费水平是比现在高的,区别的只是文化消费的内容本身。

对于设计师来说,控制文化产品的摄入十分必要,而更加重要的是控制好文化消费的动机。

期望在文化消费中有些许知识性和广度的涉猎,但是又不知目的的消费纯消遣的内容。行为没有满足预期,这才是设计师的文化消费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