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一)

这是我听第14期得意忘形播客《心理学是一种高杠杆的礼物》后做的延伸阅读。播客介绍了《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一书(作者是欧文·亚隆 Irvin Yalom),同时BYM播客也在做本书的分析。

我发现在心理治疗的关系中,心理治疗师与病人的关系,非常像设计师与用户(客户)的关系。完全的了解另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所依凭的语言媒介本就给我们带来了信息的损耗,又因为每个人对同一词汇的理解不同,让我们的互相理解更加困难。

但是在沟通中,心理治疗师与病人,设计师与用户都在做这样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心理治疗师充当的是病人的陪伴,引导病人发现自己内心的弱点,关注内心的体验并走向智慧、美好的一面。设计师同样在做类似的事情,设计不仅仅是带来好用好看的产品,在这之前,我们在做的其实就是去试图了解我们为之设计的群体。

与这个群体交流,我们可能通过二手资料,而更好的是我们能够亲身的与他们接触,与他们沟通交流,甚至一起生活。但是普通的交谈并不能给我们带来洞见。因为洞见的产生首先应该建立在我们自身的认知水平已经在比较高的层次。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设计方法:Persona、Scenario、卡片分类法等,但我们依旧没法理解我们的用户,发现下一个创业机会点更是困难。

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把我们所面对的个体或者群体想得太过于简单,我们更多的关注于表象而非动机,我们更多的关注结果而非过程,我们谈太多的趋势,谈太少的成长。更重要的是,我们太少的关注我们自身,我们会谈论我们的喜爱,调侃我们的拖延,也会时常思考如何处理我们的亲密关系,可是翻开心理治疗的书才发现,我们所做所想实在太少,而复杂的问题又实在太多。

因为主题之间相差比较大,所以我想通过几篇文章分开来讨论。在接下来的几篇连续文章中,我希望截取欧文·亚隆书中的章节展开讨论,讨论关于设计方法的参考、对艺术的观看方法,设计师的个人成长等等。

对通过心理治疗的了解,我发现心理治疗师们给设计师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礼物。无论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到后续发展出来的认知行为等疗法,还是心理治疗师与病人交谈的方式和他们的思考,对于我们设计水平的提升,还有自身成长都有很强的参考意义。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二)

本章将会讨论“沟通与联结”

从本篇开始,每章我会引用欧文·亚隆《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中的数段,并对其进行补充和引申讨论。首先是对于他人交流过程中“建议”的看法,和对艺术观看过程阐释的讨论。

这两者的相似点是在与他人交流和艺术观看时,我们都在试图与一个陌生的个体进行交流:他人在向我们倾诉的时候,我们假定永远无法完全的了解他们,但是我们需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艺术家在用某种我们熟悉或不熟悉的媒介表达,这种表达会引发我们对其表达的解读。

更少的建议,做更少的阐释

卡伦·霍尔奈:人生而具有自我实现的倾向。如果移除障碍,人自然地会发展为成熟的、充分实现的个体。我没有必要做所有的事情,我没有必要灌输给病人成长的欲望,灌输给他们自我实现个体所具有的种种特点,例如好奇心、意志力、对生活的热情、关怀、忠诚。

在一个朋友向你倾诉的时候,我们是否说了过多的他们应该如何做的方法,而忽视了他们作为当事人的感受。心理治疗中移除障碍的观点其实与人际关系中与他人交往的方式非常相似。这种观点无论对错,最有价值的我认为在给予我们自己还有与我们交谈的人一个信心,它相信只要我们移除障碍,我们可以健康的生长。

苏珊·桑塔格也表达过反对对艺术的阐释,我在《当代艺术需要被公众理解吗?》一文中有更详细的讨论,艺术表达的过程特别是对艺术阐释的过程,就类似于上面提到的给别人赋予我们自己自我实现的认知。

通过观察,某些艺术家早期开始用当代艺术手法进行表达的时候,都会想对于某种话题进行深刻的讨论。而由于我们生活的环境十分相似,我们会更加多的讨论个性、人际关系、时间与焦虑的话题。由于所用的艺术表达手法、材料和实现的限制,这种话题的艺术表达很难激发起我们的共同记忆。

有朋友问我,你们(美术学院毕业的)也会看不懂当代艺术、或者也无法欣赏古典音乐吗?我回答当然看不懂,如果没有经历过特定的文化产品的欣赏训练,即使在其他领域有些许成绩、能够完全的欣赏某种特定艺术表达形式依旧困难。艺术媒介本身会创造出某些有门槛的欣赏条件,这与触类旁通的领悟无关。

对于我们之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抱有洞见,而我们会试图装作已经完全理解的样子,这个做法是对别人高评价的期待和实现努力。但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更加坦白,承认自己不成熟的想法和行为。即少些建议,做更少的阐释。

支持性的话语与共情

但是“少些建议”的意思并不是不给予我们的朋友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虽然我们永远无法完全理解他人,但是我们还有其他的手段与他人进行联结。欧文·亚隆希望称自己是病人旅途的伙伴。他觉得这比提供者、治疗师、咨询师这样词更好。他在文中提到一处例子:

在治疗结束的几年后,当病人回忆治疗中自己的体验时,他们会想到什么?答案既不是顿悟,也不是治疗师的解释。通常,他们会记起治疗师所说的积极的、支持性的话语。

是否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记得某个朋友的好,也不是我们困难时他们表达超然的建议的时候,而是给我们鼓励的行为,一个及时的问候或者一个坚定的眼光。心理治疗师这样的发现也可以让我们在与其他人沟通交谈时提供些许参考。

卡尔·罗杰斯认为有效治疗的三个基本特征有:准确的共情、无条件积极关注和真诚。真正了解另一人的感受是极端困难的一件事情,太多的时候是我们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其他人身上。

利用支持性的话语和行为,辅助交谈与考察,最终达到的状态也是我们在做用户体验设计时最希望能与用户产生的联结——共情。在用户访谈时通常情况下我们都采用访谈这种方式,访谈的技巧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向成熟的心理咨询师学习。治疗师的经验告诉我们不要假设在治疗中病人和他们会有相同的体验。同样我们在向用户询问的时候,也可以问一问自己我们是否进行了感情的投射,或者我们的问题太过于有引导性。

尽量不要替病人做决定。病人提供的消息可能不仅有扭曲之处,而且还可能随着时间或者是治疗师的关系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即使能够与朋友或者用户产生共情的状态,但我们也要相信我们永远都不能达到信息充足的状态,更不要为他们做决定,欧文·亚隆说为他们做决定是失去他们的好方法。与朋友的交谈,或者与用户的访谈,我们能够提供的支持性的话语和尽量产生的共情,比我们给出引导性意见或者替他们做决定更有帮助。

沟通与联结

无论通过什么样的沟通手段,我们最终其实都在希望与他人产生联结,设计和心理治疗都是希望走的更进一步,在建立联结之后,用我们擅长的手法满足一个需求。

人天生期望与人产生连接。我们自我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构建于生命中重要他人对我们的评价。大多数病人在人际关系上都存在根本问题,他们陷入绝望的原因是他们不能与他人建立并维持持久和满意的关系。

作者会这样回答病人问是否会想到病人自己:我知道你想到我要比我想到你多,你在治疗之外幻想和我进行的对话也远多于我对你的,这些都会让人觉得不公平和不平等。但这是这个过程的性质。我在作为病人接受指导的时候,我和你有相同的体验。

不仅仅是对于病人与咨询师的关系。我们任何一段亲密关系或者非亲密关系中都会遇到,一个人越主动的联系另一个人越被动,而主动的一方不可避免的期待能够有同等的反馈。我的意见是了解到自己所处的状态,接受永远不能平衡的境况,并合理的沟通表达。

最好等到情感的高潮退去,防御消失的时候开始分析。在每次治疗中检查此时此地,比如问:让我们来看一看我们做的怎么样?或者对于今天我们工作和在一起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感受?同样在别人因为某种原因了解到你时,你可以询问你真实的人与他的预期是否有不同。

仅仅是一个询问真实的情况与他人想的是否不同,就是建立联结的不错的方式。

给予有效、温和的反馈。首先需要使病人成为一个盟友:“…,如果我的一些观察能够帮助你看到你和其他人交往时发生了什么,我会愿意把这些观察告诉你。你觉得行吗?”病人很难拒绝这样的邀请,一旦我们“签订”了合约,我在给予反馈的时候就回觉得不太突兀。

这同样可以运用到我们访谈和与人交谈之中,预先建立的任何形式的契约,都会让下面的谈话变得更加自然。不管对方表现的是通过避免注视而躲避,或者通过记录来控制,或者通过长长的故事来娱乐,可以试图说出来,从而拉近交谈的距离。

“…能让我和你那一部分说话吗?”使用“部分”是一个有效的方法,能够帮助我们再治疗的各个时期减少否认和阻抗。

这里的假定我们人本身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非常有趣。《未来简史》中也对于人是否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展开过讨论。上面这一章虽然相对零碎,但是它传递了许多可以用于与其他人(无论是朋友还是用户)建立联结的方法,这种联结不仅十分重要,还能够被经营。

总结

这一章的节选基本是欧文·亚隆对于与病人沟通的讨论,从建议、阐释到支持性的话语,再导共情与联结。心理治疗师传达的是一套富含温柔而富有敬意的沟通方式。

但最后想要补充的是,心理治疗师与病人建立的良好的关系不是心理治疗的目的,而只是为了去除病人心理障碍过程中的手段。对于设计师也是一样,我们的目的不是无限的强化我们与用户的联结,而是最终提供给他们易用且美好的设计。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三)

本章将会讨论“过程与决定”

这一章的内容更多关注心理治疗师自身的状态能给设计师的参考意义。对于过程和决定的讨论,由心理治疗师的叙述引向对人自身特点更深的认识。它的价值在于我们每天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决定,而在决定之前会有不得不经历的过程,我们时常说自己有拖延症(虽然它不是病症),但我们却依旧无法彻底解决。

关注过程

治疗师培训的重要部分就是学会聚焦在此时此地。你必须增强对此时此地信息的敏感度。同时寻找此时此地的事件,并处理此时此地的问题。而且在过程中,我们能更好的了解自己和自己的行为。

艺术观看同样是这样的过程,我们因为进化的原因,许多感官(尤其是嗅觉)已经退化,而艺术或体验其实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是用叙述而是利用体验重新激活沉寂的感官。这也就是艺术展览一直强调现场感的原因,它关注非固定视角的、个人的、临时的感受。

推广到设计过程,设计的目的自然是产出一个令自己与客户满意的设计作品,但是结果导向会让我们尽量快的期待完成手头的事情(类似过度的使用To-do-list给人带来的焦虑状态),而不深入思考如何在过程中更加投入。相反,更加关注过程的心态往往能够带来更加专注敏感与热情,并给出直接的反馈。

在设计或者创作过程中,倦怠和其他被认为不良的情绪也会经常性的出现。这对于心理治疗师来说也是同样正常的,欧文·亚隆写到:

治疗师必须熟悉自己阴暗的一面,必须能够理解所有人类的欲望和冲动。“我是一个人,不要让任何人性的东西与我梳离”;如果病人经历了一系列丧失,那么他可能会从丧失的角度看待世界。

在某种负面与消极情绪影响我们时,我们可以暂缓对自己的自我评判,而是可以询问自己内心的感受,并分析其产生的原因。如果是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高度的压力让我们变得不再有耐心,我们可以告诉自己我们是因为暂时的状态而产生的消极态度,而不是我就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如果我对下一段设计任务没有信心,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的项目经历了某种程度的挫败,而更深层的分析时,通常来说的项目失败不被“设计”所主导,我们会习惯性的归因于自己。这与心理治疗中病人经历的“丧失”十分类似,这会导致我们用“丧失”的角度看待世界。

当这种状态被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接近解决了。

维尼考特:好母亲和坏母亲之间的差异并不在于犯不犯错误,而在于如何处理所犯的错误。承认自己的错误对病人来说也塑造了很好的榜样,同时从另一个方面表明病人对你来说是有意义的。

这里给了我们两个身份来看待自己,一个永远会犯错误的人,一个能够体谅别人会犯错误的人。欧文·亚隆还写到:治疗是一个自发的过程,关系是动态的,永恒变化的,体验有一个连续的顺序,对这个过程需要进行检验。病人也可以帮助你,有的时候仅仅感到工作是有效的就能带来帮助,当我使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帮助另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让我有好的感觉。

在设计与创作时,许多人都会强调愿景感,但如果最后实现的情况与自己的预期一致,通常来说会相对平庸,因为经历过的设计过程没有对结果产生任何形式的影响。无论是通过在过程中别人的反馈,还是一闪而过的灵感,甚至不得不做的妥协,都是我们在深入设计过程时得到新的认识。

决定:通往存在问题的古老途径

在经历了过程之后,我们始终都会面临一个决定的时刻。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们总是会倾向于推迟我们做决定的时刻。对于做决定的推迟,欧文·亚隆这样描述:

为什么做决定这么困难呢?所有的事情都会消逝、一个选择做出排除了所有其他选择的可能。决定使我们直接面对自己在何种程度上正在创造着自己,也使得我们必须面对可能性的限度。

这是我们内心时刻都在做的挣扎。“机会成本”是指我们在面临方案必须选择时,被舍弃的选项中的最高价值者。不仅仅是经济或投资的选择,每当面临选择时,我们都在抛弃我可能能成为的那个更好的状态,或者抛弃了我可能做出的更好的方案。对于推迟决定,心理治疗中还有更极端的例子:

典型的病人不对自己责任负责的表现:一个男人有婚外情,使得他期待妻子也有婚外情,甚至自己去虐待她,使得她而不是他决定要结束婚姻。只要他拒绝承认自己的责任性,真正的改变就不可能出现,因为注意力完全导向改变外界的环境而不是他自己。

当我们不愿承担做出决定的后果时,极端情况下我们会想要转移对决定负责人,这样的状态对人的心理状态更有伤害。

总结

本章节选了欧文·亚隆关于“过程与决定”的讨论,从关注过程、了解自己的不足,动态认识过程,到对决定于拖延的认识。

心理治疗师与设计师不一样的是,在治疗过程中,心理治疗师依旧没有脱离人本身,而设计过程则从关注用户转向到软件的使用和最终效果的呈现。但这并不遗憾,设计过程的收敛必须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心理治疗师的礼物也已呈现,我们可以通过对过程的专注和对决定的再认识,接纳并成为一个真实而不一定更好的自己。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四)

本章将会讨论“机制与方法”

在心理治疗领域,有许多机制与方法可以被借鉴到我们与人沟通,或者用户访谈中。在用户体验设计的访谈中,我们更多的期望借助某种流程方法来产出对用户的洞见。但是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心理治疗师更以感受与体验为核心的。对于沟通方法,我们首先可以讨论“自我暴露”。

自我暴露

治疗师的三种自我暴露:治疗的机制(完全坦白),此时此地的感受(斟酌判断),治疗师的私人生活(要谨慎),一定的自我暴露可以缓解他人的情绪。

自我暴露的的意思即是将自己向他人呈现。在欧文·亚隆的观点中,治疗师的自我暴露是心理治疗过程必须的机制。他的建议是把治疗的机制完全的告诉病人,我们将以什么形式帮助你,我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和相关的保密承诺。而对于当时访谈感受的暴露,需要进行斟酌判断,但是当与病人的沟通进入瓶颈,欧文·亚隆建议直接说出当时的感受。即:

直接说出你的困境。

同时保持真诚与交流的态度,这样的方法也适用于用户访谈与亲密关系的处理。

记录与自我监察

尽量让治疗延续,并为每次治疗做记录。这个记录包括重要问题,还包括自己的感受和每次没有完成的事情,并在下一次开始前读自己的治疗记录。

鼓励自我监察,当要参加大型宴会、去父母家、班级聚会(可以尝试从其他人哪里了解自己是如何被看待的)等,是一个了解自己很好的机会。在哭泣时,同样鼓励病人不要试图离开这种状态,停在这种状态中。并一直说话,把感受用语言表达出来。

通常情况下别人的评价与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很不一样。而很多特殊的场合和激动情绪状态,其实能够让我们更好的认识自己,这种情感的观察特别类似于艺术观看状态。在生活和工作中,我会使用 Evernote 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感受,当我觉得焦虑时,我会观察我的呼吸、肌肉的紧张和左顾右盼的动作。而觉得某一刻很开心,将这样的感受都记录下来会达到很类似冥想的察觉自己的感觉,在人生的特殊时刻尤其具有价值。

例如重要的周年纪念、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空巢现象、退休、第三代的诞生等等),性是对死亡的重要中和剂。

对于日常感受的记录会让我们达到一种能够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状态。海德格尔也对于日常模式和本体模式做出探讨,对于死亡的认识让人对于价值的重新塑造有重要意义,哲学家提出的边界体验,“死亡”就是让一个人从日常模式转向本体模式的推动力(一种我们能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状态)

更多方法

心理治疗中海油许多促进治疗的方法,如“信任坠落”、“最高机密”、“扮演领导”、“重要身份排序”、弗里茨·皮尔斯的“空椅技术”、人际关系的“太阳系图”等。

在用户体验设计中,我们同样会用到许多类似的方法,如“对比评估”、“黑帽会议”、“情绪板”等,但是这些技术之所以有效并不是以其自身为目的,而是为了产生能够用于进一步探索的信息。

在使用这些工具时,我们还需要给自己留出时间,将记录它们还有阅读之前的记录纳入工作的时间之中,对于时间的分配,我在《闲暇与时间管理》中有详细的讨论。并不是工作时间就需要每时每刻的工作,为了达到一个最终的目标需要更多的思考,我们也需要学会对时间分级。

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种方法,欧文·亚隆还提到了“家访”:

家访,对于一个病人的家访,可以探索到他们的不同方面,例如他们的癖好、工作对他们家庭生活的侵入、他们的审美趣味(从家具、装饰和艺术作品看出)、他们的娱乐喜好、家里的书和杂志。

观察他人的生活状态是能够了解一个人的最效率的方式,任何表现给他人的都是一种姿态,即使觉得自己不看重装束的人,也会表达出一种对于装扮自己不看重的姿态。

格式塔心理学

《艺术与视知觉》的前几章,就提到过格式塔心理学在设计与艺术中的运用。而在视觉设计中,我们也常常提到格式塔心理学对于人视觉完型趋势的解释。但是在延展阅读格式塔心理学后,我们可以了解到除了完形理论,格式塔心理学其实是一个十分完整的心理学分支。它包括完形理论,完形组织法则和学习理论等。且这些法则不仅适用于视觉上,还适用于时间、空间、知觉和其他心理现象,甚至适用于动物与人类。

格式塔心理学中的学习理论,认为学习是可以顿悟的,可以通过重新组织知觉环境并突然顿悟。创造性思维的诞生来自打破旧的完形形成新的完形(我在《设计思考路径的塑造》中的讨论与其有不少相似的地方)。而在心理治疗中,欧文·亚隆这样看格式塔心理学的运用:

我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寻求解决、完形的需要,我们坚持认为解释或者某些解释是可能得。但是重要的并不是知性追寻的内容,而是其过程,这才是心理治疗提供给每位病人的东西:病人因为对其生活细节的关注而感到温暖,治疗师因为解决生活的谜团而感到兴奋。其美妙之处在于它让病人和治疗师紧密地联结起来,在其中孕育了最重要的改变动因——治疗关系

而对于过程的关注,也对我们处理事情,甚至如何过这一生都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寻找意义的过程让我们与世界联结,这同样来自于我们与生俱来的特质。

总结

本章针对心理治疗中的各类方法和理论的参考做了讨论,它包括“自我暴露”、“记录与自我监察”、“格式塔心理学”还有更多心理治疗方法。

对于机制与方法的认知,可以有助于我们更好的与朋友、用户沟通,更重要的是可以有助于了解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了解这种意识十分可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我们完全的了解自己的情绪的波动,并了解其触发机制,我们可以培养其任何形式的爱好,或者成为任何我们想成为的状态,它让我们真正意义上拥有控制自己的自由。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五)

本章将会讨论“意义与价值”

作为设计师,工作与创造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我们还希望赋予某种共同理想在我们所从事的事情之中。“优雅的解决的某个问题,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等等”。这种对于所做事情意义的渴求,其实来源于我们对于死亡认知。当我们在很小的时候看到我们上两辈的人离我们而去,大人们告诉我们他们永远都不再回来,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了对意义的追问。

关于意义

对于生命意义的讨论,我们人类似乎就是一种追求意义的生物,但不幸我们被抛入一个没有内在意义的世界。我们的重要任务就是发明一种足以支持我们生命的意义,并且以一种狡猾的方式否认我们自己的这种创造,这样我们就能得到结论说意义“就在那里”等我们。

在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意义,且无目的性的世界后,依旧接纳欲望和我们正在从事的事情,了解它无法超出我们所处的生活环境,并享受过程本身,才是心理治疗师告诉我们的与追寻意义结果的和解方式。

大多数对于生命意义的询问最终都会导向对于利他主义、享乐主义、为某种事业的献身、创造性、自我实现的讨论。

上面这些如利他主义、享乐主义、为某种事业献身的概念,就是我们中一代代人对生命意义询问后给出的答案。我不知道哲学家们是否给出过更多有趣的答案,但我想讨论的有两点。

  • 首先我们需要选择(创造)一个共同理想并接纳它。我们无法超出我们所处时代给我们的的限制,且即使我们知道对于意义的询问最终导向许多很暂时、没有远见的“主义”,我们也应该选择接纳它。利他主义、享乐主义的产生原因部分来自大规模工业生产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和人文主义的兴起。我们无法想象还没有来临的生活状态下我们会把什么看得重要,那么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接纳现在时代给我们的影响与建议。“可持续设计”,“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等概念即是在设计上的代表。

  • 其次我们不应该把意义看的非常重要。近些年的大众媒体总是把“梦想”时常提起,好像这是人最最重要的东西。但是意义和梦想并没有那么重要,它由于环境和我们自身的变化而时时改变。更多的时候,我们所做的都是在处理生活中所发生的突发情况,梦想的实现不是一个固定的节点或是一个达到就高枕无忧的状态。在我们对自己和当前环境的了解状态时,我们无法做出超出当前认知水平的愿景规划。更好的做法是基于当前的状态做短期目标的设定与实现,再进行时刻的调整。对意义的追寻不是某个终极梦想完成的过程,而是认知不断升级的短跑组合。

欧文·亚隆提到,四大终极关怀是:死亡、孤独、无意义和自由,如果我们直面这些事实,就会产生大量的焦虑。而且对于它们的思考,是一个真正没有结果的旅程,因为无意义是最终极的答案。

移情与喜爱

在心理学中,对弗洛伊德的批判好像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了,但是欧文·亚隆说,弗洛伊德并不一总是错误的,他提出了一系列基本假设:顿悟以及深刻的自我探索和自我表达的重要性;阻抗的存在;移情;被压抑的创伤;使用梦和幻想;角色扮演;自由联想;除了症状之外强调个体性格的需要;彼此信任的治疗关系的绝对重要性。这些概念其实有许多可以被参考的,用于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人的行为。对于移情,欧文·亚隆有这样一个例子:

心理治疗不是真实的生活,只是生活的预演。不要与病人相处有性的以为,这对于任何一方,都是极端破坏性的。病人经常对治疗师产生爱慕或性的感受。这种正移情的动力学总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注意,不要把移情性的崇拜看成是你具有不可抗拒的个人吸引力或魅力的表现。

这同样对于非亲密关系的处理有重要意义,而“心理动力学”也激发了我的兴趣。这种“移情性”感觉出现在很多领域,我们可能因为受到表扬而爱上某门学科,但是其实喜爱的动机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原因,如果能够更明确的了解到这些动机真实是什么,我就也能更好的理解和控制自己。任何狂热的热爱,都带有一种把目标事物理想化的倾向。对于喜爱,还有一段想要分享:

关于爱,有一种体验时类似的,爱的一方理想化了被爱的一方,难以自拔,经常感到除了和对方共度一生之外就别无他求了。理解病人的迷醉状态,但是也要为这种状态的结束的日子做准备,幻灭是迷醉的爱情状态的本质之一,但是小心不要试图急忙结束它。成熟的爱是对对方的存在和成长的爱。

设计师的价值

一位成功的治疗师必须能够忍受这个工作必然带来的孤独、焦虑和挫败感。每一次的治疗都充满了亲密感,但是这种与病人的亲密感并不足以支持治疗师的生活。而且,病人是那么感恩,那么崇拜,那么理想化自己,治疗师会冒着忽略家庭成员和朋友重要性的风险,因为他们不能意识到我们的无所不能。

设计师同样是一个服务的职位,它们给出了太多自己对易用和美的感悟,还有经历许多与他人沟通妥协的过程,这可能让设计师在一段时间后变得不愿更多的接受新的事物。这个时候与朋友交流,并让自己休息一段时间,重新关注生活和他人联结也很重要。

但是欧文·亚隆说,他极少听说他的治疗师同事抱怨他们的生活缺少意义。

治疗师的生活是一种服务的生活,每天我们都超越私人的欲望,关注其他人的需要和成长。这个职业有着异乎寻常的特权,也带来异乎寻常的满足。积极的治疗师总是在变化,不断地通过自我认识和觉醒获得成长。

设计师也在达到与类似治疗师的与用户产生联结的状态,我们在探索外部世界的结构和组成规则的时候,同时在对自己进行探索。工作给了我们某种特权,不仅仅是通过设计产出的交换来养活自己。还有能够通过设计产出影响到许多其他的人,超越自己和发展成长。清晰的看到所处环境的真实和虚幻,欣喜与无奈。欧文·亚隆这样描述:

我们受到知性的挑战。我们在最宏大复杂的领域进行探索,即人类的心灵的发展和维系。和病人一起,学会在生活中的其他人和自己,发现智慧的、美丽的、富于创造性的自我部分。同时,我认为最异乎寻常的特权是从属于一个古老的治疗者团体,他们是已经逝去的大师和先哲。

总结

本篇是本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本篇在讨论“意义”、“移情”与“价值”的问题。在阅读了欧文·亚隆的《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一书后,在总结的时候我们免不了的要对我们所从事事情的意义进行追问。在阅读之后,我感觉我有了更多的释怀。

我们可以试图去接纳我们所处世界和所做事情的无意义性,并关注我们生活的过程。我们知道有些特性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我们渴望与他人产生联结,我们可以用沟通与支持性的话语动作更好的与他人还有世界产生联结。我们可以动态地认识过程,并利用许多方式更多的了解我们自己。欧文·亚隆觉得它的工作与逝去的大师和先哲在一起,觉得他正在最宏大复杂的领域进行探索。

而设计师也同样在复杂前沿的领域进行探索,我们探索新科技的不同可能性,我们试图与身边的人还有社会产生联结。我们发现美与商业的结合,而且它可以让我们用我们所掌握的技能养活自己。的确,这个理想与意义并没有那么超然,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系列文章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一)引子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二)沟通与联结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三)过程与决定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四)机制与方法
心理治疗师给设计师的礼物(五)意义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