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shuguan-008

在一个月时间中,我对自己做了一次关于工作环境效率的实验。一直以来我都很困惑为什么我会不想要放假,特别是上大学之后,每次假期的结束都会让我觉得整个假期没有做什么事情。

真的有假期焦虑症么

假期焦虑症好像是很多人给自己打的标签,在假期之前信心满满,甚至在假期开始的时候也定了完善的计划,但是不出意料的,假期进行的还是照它原本的样子,不紧不慢又慵懒。

在假期的时候会焦虑、忧虑、没法安心的享受假期,做什么事情都只是开个头,看个本来很喜欢的美剧也只看了半集也失去了兴趣,而且变得更不愿意沟通和更加拖延。

看样子上面就是假期焦虑症的典型特征,和之前听的李松蔚老师的「拖延症」讲座一样,他提到拖延其实并不能称为症,拖延症的诞生完全来自于口头,现在却俨然真的成了一种病症。其实假期焦虑症也是一样,我依靠自己进行了一个不严谨的实验,为什么假期在家仿佛得了假期焦虑症,甚至变了一个人,也可以由此解释。但这和拖延症不一样,它不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以雾霾为借口在寝室的四天

上一周雾霾特别严重,寝室的空气净化器呼呼的抽都还是依旧闪着红灯,室内也是严重污染。而且恰逢专业课到了结课的档口,需要时间坐着来完成。

8:30起床,这对于一般的学生的假期来说还算比较早的,洗漱吃一点预先买好的早餐,紧接着会断断续续的做一些作业,中途为中餐和晚餐订外卖,掺杂着和寝室室友打打游戏。事后我发现相比在移动工作我有几点出乎意料的举动:

  • 更加关注细小的事情,比如特别关注室内的空气质量,经常打开空气净化器的监控app来看室内的pm2.5指数,顺口抱怨几句,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 时间被切割的更碎,本来大块的时间反而没有连续的做事情,累了会选择不是休息而是游戏,之后可能会更加累
  • 会更加习惯性的拖延,我十分熟悉GTD等时间管理和计划方法,而且知道如何遵行,但在寝室的时候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去想

在嘈杂的陌生人中间

我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在移动中做事情,在咖啡厅、图书馆、教学楼,每处可能连续待几天然后换其他地点,而我更想弄清楚是什么原因让我不由自主的改变了自己,哪个才是真正的我,是懒惰的我还是勤奋的我?环境对我来说有多大程度的影响。首先,我意识到了嘈杂的陌生人的意义。

这也是查阅了资料后的发现,嘈杂的陌生人对每个人来说弥足珍贵,他们只要不是特别大声干扰到你,其实都与你无关。我们的基因告诉我们,周围有同类会让我们很安全,过于安静会让我们觉得危险的临近。

之前有流行过很多白噪音的软件,许多人会尝试用或者体会到他的好处但是并不知道其中原因,真实的原因是白噪音能够造成「干扰」,它所产生的打断我们思维的效果其实很有好处,以至于在设计中不陷入死胡同。

放弃在家人与熟人空间中做生产力工作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我为什么在寝室会变的不像自己,其实这两者都是真实的我,只是由于我是人所以环境因素的影响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家人和寝室环境周围的人都是我们所熟知的,即使没有交流,大脑感知的边界和力度也比嘈杂的陌生空间大的多,这种情感的纽带会让我们更加关注彼此,从而生产力工作更容易被打断。

而在家中会更加关注细小的事情的原因也来源于噪音,现在回想起来我之前那么关注室内的pm2.5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在熟知环境中,周围的噪音对我们来说起到的不仅仅是轻微的「干扰」效果,更多的是转移注意力,细小的事情会在这样的空间放大。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会因为安一个小的软件耗费一下午的时间,这个时候是真正需要噪音的时候。

最后才是太过舒适

对于熟知环境的舒适和陌生环境的约束力,其实应该放在最后面,熟知环境中比较舒适,无论手机和能够聊天的人都比较容易触及到。在公共陌生环境的约束力会强上许多,玩手机会有来自自身的压力。所谓「慎独」通常存在于人对自己的高要求,那么多人选择在咖啡厅工作也恰恰证明了这点的困难。

在嘈杂的陌生人中间工作,特别对于创意领域比如设计是一个比较适合的环境。写这篇文章,是在看了许多人的经验之谈后,还想亲身实践为什么。